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暖】心灵深处的那盏灯(散文)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职场小说

漆黑的夜晚,空气非常闷热,停电让人有一种错觉,大自然把风也停了。我送罢友人,极想逃离黑暗,便匆忙往家里赶,因为那儿有一盏灯,永远为我闪亮。

车载音乐舒缓地响起,心情也随之松弛。“一路上,只有一盏灯伴我前行,千山万海,各自有各自的表情……”听林志颖演唱这首《不熄的灯》,那浑厚的声音、动人的旋律及婉转的歌词,深深地吸引了我,引起心里的共鸣。我不用闭上眼睛,往事都能一幕幕浮现,每一句歌词,都能触动心底的那根弦,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却在不经意间泪流满面。是的,在我生命中的每个阶段,都有这样一盏灯,流淌着温暖、闪耀着光茫,一路照亮我的行程。

记得小时候,母亲虽然年轻,却体弱多病。家里如豆的灯光,似乎极度疲惫,昏昏欲睡。母亲每到傍晚头疼加重,仿佛是灯光点着她的头痛之顽疾,所以,那时家里每晚都是很晚才将灯光点亮,而且光线暗得不能再暗。微弱的灯光,勿明勿暗地闪烁,像配合母亲呻吟的节奏,又像她痛极时的抽泣。母亲头上总是缠着手绢,偶尔稍有宽松,她会让我帮忙扎紧,即便我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扎不紧手绢,更无法缓解母亲的头痛。她不得不用拇指和食指,掐紧两边的太阳穴,一遍遍地揉。

那天见母亲起床,我搬一条小凳子让她坐下,她指了指旁边的长凳。我把长凳挪到母亲身边,她用两手抱着头,匍匐在长凳上,表情痛苦,大汗淋漓,呻吟不已。母亲喊叫得口枯舌焦,等我端杯水来时,只见她把自己的头一次次往凳子上磕,额头磕出殷红的血丝。我的心被牵痛,杯子掉落在地上,抱着母亲的头,嚎啕大哭。

随后,母亲被送往医院。第二天放学,我便去镇医院看望她。回来时,山高路远、天色渐暗。乡村的冬夜特别黑,寒风吹得松涛呜咽,岩鹰在山崖啼哭。猫头鹰的眼睛,从树梢尖上射出两道绿光,“哇、哇、哇哇”的惨叫,让人听得毛骨悚然。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行走于乡村小路,全凭熟悉的感觉,深深浅浅地踩出一路脚印。我下意识屏蔽野外恐怖的声音,只听自己喘急的呼吸和“砰砰”的心跳。

忽然,一丝亮光在远方闪烁,那是黑暗行程中的一线希望,我心中一阵惊喜,不由得加快脚步。当灯光越来越近,我却放慢了脚步,心里问自己,在这黑灯瞎火的荒野,寒风刺骨的夜里,是谁会这样急匆匆地赶路?想到这儿,在拐角的路旁,我停了下来,只见迎面而来的光亮也停住前行步伐。

“闰儿,是你吗?别怕,我接你来了。”是铁柱叔叔的声音。我心里狂喜,连忙应声回答。

铁柱叔叔是位盲人,白天在他眼里也是一片黑暗,没有光感,可黑暗并不影响他的热心肠。他听奶奶说我放学后去医院看母亲,他便点亮借来的一盏马灯(外罩玻璃罩防风的灯),来山路上接我。这时的我像受了天大的委屈,飞奔扑到叔叔怀里时,不争气的眼泪直流。

叔叔的身影,被马灯映照得高大无比;山村的黑暗,被马灯的点亮。他一手提着马灯,一手牵着我的小手,手心的温度暖暖地传遍我的全身。那明亮的灯光,一瞬间将我包围。虽然他从未见光明,可他却提着一盏灯照亮黑暗,自己照亮我的方向。

回忆往事,不觉已开车走到十字路口。停电,路口失去指示灯维持秩序,人和车都缓慢了下来,而我依然沉浸在歌曲的旋律之中。

“人来人往吃尽苦头,潮起潮落我是我,笑一笑海阔天空……”是的,人生何尚不如此?我的生命中也经历潮起潮落、悲欢离合,最终,也是经历笑一笑、退一步海阔天空。

犹记曾经生命中有一盏灯,让我绝处逢生。那年我进入人生的低谷,工作之舟触樵。是夜,我正在单位加班,身着旗袍、盘发上插着水晶发夹,在明亮的灯光下熠熠生辉。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我瞬间落入坏人之手。黑衣彪汉抠住我胸口的衣服,一扯一推地对我进行辱骂和摧残,一阵接着一阵砸碎玻璃的声音,撕破了单位往日的宁静。面色惨白的我,强装镇定,一边安抚众人情绪,一边斡旋在十几人之间。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摆脱对方的魔掌,从后门逃走。身后仿佛有无数双眼睛在寻找,又似有小车向我追来,耳边隐约听到嘈杂的吆喝声。背过光明的方向,我拼命奔跑,奔向黑暗的深渊,夜色掩护我仓惶逃离的狼狈,漆黑包裹我胆颤心惊的无助。不知走了多久,四周安静得出奇,除了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之外,还有蟋蟀乱糟糟的鸣叫。我的心也如几只蟋蟀纷乱,感觉心跳越来越沉、呼吸越来越急,脚步渐渐慢下来,忽然看到不远处,有一盏灯在闪烁着光芒。

走近灯光,一处临时搭建的简易工棚,出现在我眼前。淡蓝色的石棉瓦拼成低矮的鸽子笼,一盏白炽灯散发出昏暗的灯光。木架子上,那台微型电风扇已不堪重负,像老牛推磨一样迟缓,吱吱呀呀地呻吟着。在这盛夏的季节,外界的温度,似乎不能抵消我心中的寒意。我双腿发软、四肢冰凉,冲了进去,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

当我再醒来时,一个不满十岁的小女孩,正在托着我的头。女主人正端着一杯温水在喂我,男主人正抽着闷烟,时不时地往这边瞅了又瞅。

我挣扎着坐起,简短说明情况后,纯朴的女主人拿来她的衣服和裤子,递给我说:“你这样的穿着太显眼,换上我的衣服,取下耀眼的发夹,就不容易被发现……”

眼前这位三十多岁的女人,她浅浅的微笑中,流露出浓浓的人间真情;她平淡的举动,却给我脱胎换骨的勇气。在蚊帐挂着的角落,我默默地换衣,就像进行一次生命的洗礼:蜕去华丽、回归平淡。低矮的工棚、拥挤的房间、昏暗的灯光,成了我人生路上一个温暖的驿站。虽然灯光不明亮,但是,小女孩握着水晶的发夹,依然熠熠闪光。就像小女孩的家和家人,在城市黑暗的角落,向我伸出援助之手,用人性的光辉把黑暗照亮。

我至今不知她叫什么名字,可她的笑容及那温暖的灯光,一直在我心灵深处,激励我不曾停留。

车一路行驶,如泣如诉的歌词,让我回忆继续。

“因为一份感情,就算我走得艰辛,也不觉得巅沛流离……”

多年后,飘泊的心灵,我终于找到文字的港湾,又有一盏灯陪伴我一路前行。这片静谧的海洋,每一粒文字,都是一滴荡涤心灵的海水;每一段优美的句子,都是治愈心里创伤的神药;每一篇文章,都有一种营养,滋润每一朵生命之花。广袤的海域,精神栖息的家园。远方有一盏灯,如同黑暗中的灯塔,指引着前行的方向。

忆起那年职称考试,复习进入最后六个月,为劳逸结合,我安排课间休息,来到新浪UC古诗词的学习房间,排麦玩耍。房间演出的节目自由选择,表演的内容有:古诗词朗诵、现代诗歌朗诵、说话题、唱歌、舞蹈等等。我先屏蔽声音复习专业知识,等到管理员提示下一麦到我,就点开声音观看表演。我的表演都简单,问候管理员后,唱一首歌就下。

“你好,海外侨胞,好久不见?”房间传来一条私信,显示对方叫微风。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和你不熟悉,也不是海外侨胞。”我礼貌回复后,便早早退出UC房间。

接着第二天、第三天……只要我进UC房间,微风依然问候,我爱理不理。一星期后,终于忍不住想知道微风到底是何方圣人?等到他表演时我点开屏蔽,只见他上麦挂的是一幅绿树成荫的图片,朗诵纳兰容若的《饮水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朗诵之后,接下来便是一段词意解说。微风的声音非常有磁性,博学多才,连词中的典故“秋扇见捐”也作了详细的解说。六分钟的上麦时间,被他充分利用。

“你喜欢古诗词?你的朗诵和解说都非常棒!”他下麦后,我私信给他。

“看来,你也喜欢!不如我们加好友交流?”微风回复。

就这样,我和微风偶然相遇在茫茫网海。与其说是他先发现我,不如说是他的才华吸引了我。成为好友后,我近距离接触,发他才华横溢、风趣幽默。更让我佩服的是微风的心细如发,这让从小性格就大大咧咧的我,为此汗颜。

记得最后冲刺阶段,用屏幕捕捉加语音,微风陪我看职称考试的资料、陪我做海量试题。微风逐字逐句读、分析,并选出他认可的答案。我分析后,选出答案,并对微风说出选择理由。一台没有活力的电脑,因屏里有微风而生动;一次枯燥乏味的备考,因微风而轻松、充满活力。之后,我以优异的成绩完成考试。

考过之后,微风成了半个医生,而我成了网络作家。每当我写文时,微风就是我的良师益友,耐心地指出缺点和错误。我对微风的依赖,难以言说,他的头像亮时,我的心里就是亮的;他的头像灰暗,我的心里就黯淡无光。在微风面前,我秒变小女生,开心、调皮、毫无顾忌地说话,地球就像绕我而转动,时间好像因微风而停留。

记得有一次,我和微风意见分岐,一向性格温和的微风十分生气,对我说话很重。我非常害怕,不敢多说,怕愈描愈黑;又想再说几句,怕以后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

两人都沉默了,我一遍又一遍翻看与微风的聊天纪录,不知道我们的情谊是否会如断线的风筝,无处寻觅。伤悲之际,我写下一首诗歌

《枕》

枕头满脸苍白,应该是

受到失血的内伤

可是,它用几朵素色的花掩饰着心事

颗颗决明子在枕头中

晶莹光亮。塞得鼓胀

枕头,消化不良

腹痛、胀得难受

失眠在黑夜里,陪伴着枕头

风无声、雨有痕

枕头辗转反侧,沉重

哦,枕头夜里被雨淋湿

割破枕套,掏出枕芯

文字般的决明子,任太阳烤干

再用止血贴,把伤口粘上

真的感慨时间富有魔力,它能沉淀浮华、浓稠真挚;时间见证了一切,微风,他并没有走丢。几天之后,当他把两根棒棒糖送给过来时,我又破涕为笑。

“时间的对岸,有人在喊我的名,远远近近温暖我荒凉的眼底……”

我和微风的情谊依然如故。微风像一盏灯,他虽然远隔千里,但光芒足以驱散我的苍凉、治愈忧伤。微风就是我生命海洋中的灯塔,在黑暗中指引我的方向,为照亮我的行程。

车缓缓驶向停车场,我收回思绪,抬头望向家的窗口。家里的灯已经点亮,窗户上映出年迈父母盼女儿归来的身影,我知道还有二宝盼望妈妈归来的目光。灯光下,更有爱人一颗焦急的心在等待……此刻,家中的这盏灯,早已将我的内心照得温暖又明亮。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设备到底咋样商洛市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哈尔滨医治癫痫的专科在哪里癫痫病的最好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