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绿野》二姐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职场小说

二姐二姐在我心目中地位很高。她对我的爱如一股清澈的山泉滋润我的心田,不易让世风污染。虽然她居住在偏远的农村,但我会时常想起她,并且每年都会坚持去看她。

二姐天生好像都是为别人着想的,她甘心情愿的为姊妹奉献。可到现在姊妹们又有几个人感激她呢!

二姐黑黑的辫子,黑黑的皮肤,黑黑的眼睛,稍稍外露的牙,就像戏中的“王银环”,脸上透露出淳朴和善良。

我和二姐很是投缘,(姊妹八人,我是老六)我小时候,妈妈身体不好,在二姐的呵护下,我没有受什么罪。

记得有一年初,大姐刚参加银矿化验室工作,她就爱上了一个钻工。爸爸死活不同意,说那小伙子文化太低,他妈妈是全县出了名的“母老虎”,又加上爹去世了。可是大姐私自拿了户口册跟人家登记了。在那年头真是伤风败俗到了极点,爸爸恼羞成怒,宣布十年内大姐不能登家门,任何人不准和她来往。从此爸对女孩有了新的看法:女孩子是人家的人,不让上学了。二姐就是直接受害者,她被迫从重点初中辍学在家。妈妈本来身体就不好,爸爸责骂妈妈教女无方,妈妈一病就是几年。

二姐非常听话,恳求爸爸让我继续上学。她就学起了做鞋,剪裁衣服之类的活。曾记得她给我做的衣服,还有夏天的布凉鞋,用花布对成的“丁”字鞋袢儿,还有“米”字的鞋前脸,配着胶底用细麻绳成合,穿起来很好看,也很舒适,冬天做的棉靴,用桐油漆过可当雨鞋穿,赢得好多同龄人的羡慕。

二姐辍学那几年,大哥,二哥,三姐都先后考上大学了,我也上到了高中,两个弟弟也上了初中,那个并不富裕的家,要供几个大学生,实在是不好撑。

那时,我最盼望二姐出现在校门口,因为她会给我带去些豆腐干,再给几元钱,还有自家做的豆瓣酱,咸菜丝。五十里山路,姐姐都是要走着来,走着回去。每当我看到她黝黑的手时,我的心里都是酸楚楚的。

二姐那时也是家里的主要支柱,爸爸每月几十元的工资,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她每天早上要帮妈磨好豆腐,白天还要去炒茶,秋季还要摘棉花。每次炒茶到深夜,到“甩条”儿这道工序上,手要迅速地从茶锅里抓起茶叶,然后再由“虎口穴”处甩出茶叶,烘热的焉茶叶被捋搓成条状。手被锅烙出“明水泡”,有时会烫成一块硬皮,手指染成了青黑色,只为换来每斤五角的收入。在天热时,茶锅烤得她满脸红彤彤的,衣服都汗湿了。

到了秋天,她就不停地摘棉花,十来亩花,靠她一人摘,周而复始一两个月。锋利的花桃壳扎烂了她的手,冷风吹来,她的手全是血口口儿,这才换来了我们的学费。

有一次二姐给我送来了一身新衣服,还有几十元钱,她高兴地说:“你要是考上大学,需要自己交学费的,我要去东莞打工去”,并叮嘱我星期回家了帮帮家里干点活。

我明白了二姐的意思,干惯了活的她走了还是不放心家里。二姐走了,我看着她的身影,鼻子一酸。。。。。。。

我回到家里才知道,二姐订亲了。两身衣服给了我和弟弟。一百元彩礼给了我五十,剩下五十拿着去东莞了。我的心头又是一酸,羞愧和疼惜一起涌上心头,安慰我的是泪水,我只有好好学习来报答她。

后来听人们说,二姐去东莞时,开始没找到工作,流浪街头一星期,每天只吃一顿饭,被子也被巡逻队给撵丢了,没办法,就去做了保姆。从农村到发达的城市,做个保姆也不容易,在家的手艺也排不上用场,受不了主人的气,两个月后,自己自做了烤箱,每天早上卖烙饼和豆腐脑,晚上就烤麻辣串。在这期间她受了多少委屈我不知道,只知道她除了自己吃的,剩下的钱全寄给了我。每当我拿住她寄来的钱时,我真想嚎啕大哭一场———我的二姐呀,你为我们吃的苦太多了!

二姐到了出嫁的年龄,回家就嫁到了大山深处,交通不便。现在儿媳儿子在外打工,她依然守着山,看孙子。每次打电话,还是说:“我给你窖藏了板栗,你什么时间回来拿?”或是说她为我晒了蕨菜,黄花菜,还有自己酿的野葡萄酒。

现在我有了工作,有了一个幸福的家,收入也不错,却只给能给她微不足道的帮助,二姐呀,你当年的付出,我何时能够偿还得起?姊妹中其他人,谁从心灵上感激过你?在我最幸福的时刻,我却常常想起你!

清远市哪里有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武汉专治癫痫病的好医院在哪江西癫痫病医院合肥治癫痫专业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