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憧憬】山水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职场小说
   向远眺望那雄雄群峰,冰雪覆盖,犹如一天洁白的哈达;石崖上蹲着一只古刹,注视着山下;蜀道般的峡谷间,结起数米长、碗口粗的冰柱,阳光透过,刺眼叮叮咚咚,灵动,空谷传响。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虽无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的美名神奇,但有着世间少有的珍贵药材,冬虫夏草,有着世间珍惜畜种—白牦牛,由此赢得美誉:天下白牦牛,唯独天祝有。   我行走在冬日的山下,积雪覆盖着大地远处山梁上北风吹出的空地上,一群乌鸦寻觅着食物,半山腰的避风处,牦牛正在反刍着。对牧民来说,牦牛才是他们心中的图腾,春天,用牛耕地;夏天,剪牛毛,牛尾巴,维持生活;秋天,晒干牛粪取暖;冬天,穿着牛皮做的衣服避寒。牦牛的存在,给孤寂的寒冬添了几分暖意。对于牦牛有这样一个传说,远古时代,天祝连年大旱,寸草不生,河流干涸,明不聊生,于是天降神牛,在玛雅雪山顶峰用身躯解救苍生,化为泉眼,喷出万丈水柱。小草,绿树,红花,争相斗艳,才有了美丽富饶、人杰地灵的天祝。   山路奇而险,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来形容再好不过了。山上桑烟缭绕,山下祝贡寺矗立,正如深山藏古寺,路上遍布朝圣者的脚步,背负行囊,来自千里之外,三步一磕头,额头渗出鲜红的血迹,内心闪烁憧憬的光芒,眼角流露藏名的纯朴、憨厚。通往东大滩的路,是一条通往天堂朝圣的路,是通往心灵深处最美好的路,一条离天很近,离梦很远的路。虔诚的藏族人民,对幸福的向往如此真挚,对信念的恪守如此深重,匍匐前行,用身体丈量着幸福,用生命传承着信念。   走进祝贡寺,信徒转着刻有六字真言的经筒,酥油灯点亮着希望,活佛诵着经书,博大精神的梵音响彻整个山谷。墙壁上雕刻着佛像庄严、神圣,院内的灶炉中,煨着松柏,五谷杂粮,呼吸着佛祖的味道。我匍匐于地,磕了三个长头,转身离开。   家住深山的老阿妈,穿着长褂,提着奶桶,做着天祝特色风味—酸奶,酸奶制发还特有讲究,用新鲜的白牦牛奶,煮沸,倒入桶中,放上奶酵,将奶桶捂得严实,半晌后就可吃到美味酸奶。有这样的民谣:古有神牛从天降,行走河流与山岗,阿爸挤奶阿妈酿,天祝是个好地方,酸奶奶酪农家藏。   天空漂浮着星星点点的雪花,阳光微弱,雪花绚丽多姿,唱一首牧歌,声音回荡在山谷。望着天空飞过的苍鹰,思绪跟着苍鹰飞过山岗,飞向梦到达的地方。我捧起一捧雪,放在嘴中,微甜,似白糖。寒风吹打着还未脱落的树叶,不由的想起一句话:叶子的离去,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生活如一副雪景图,渺茫,高远,起伏,平静,波澜……   远处的小煤窑,燃起了煤油灯。我走上前去,像一座小山,深黑,油亮,煤块上印着金色的线条,历经天寒地冻,沧海桑田。他,身体宽厚,结实,头戴一冬帽,脖围一围巾,白色的衬衫变成了青色,一脸的煤粉,只见眼睛转动,喘着粗气,哧哧,白齿变为黑齿,肩上搭着一对箩筐,载满着煤,手扶墙壁,吃力的走着,不由的想起了挑山工,“伯伯,我可以下去吗?把你的箩筐给我”。我背起箩筐走向井口,匍匐前行,阴森,恐惧,潮湿,汗毛林立,浓浓的油灯味,井下一边煤槽,一遍流水,水很急,发出隆隆巨响,掉下去会不会流向地府,海洋……把煤装满,细绳陷进肩膀,勒出汗水,嘀嗒在箩筐,一趟,我瘫痪于地,内心慌乱,更加恐惧,只想着,煤窑塌了,怎么办?   “孩子好好学习,住上有暖气洋房,就不用这样了,”雪花又一次飘落,他又背起箩筐,走向“地府”。   我爬上山顶,有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寒风吹乱我的头发,看着坐落山间的土坯房,又想起城市的摩天大楼,眺望着远方天地相连,幻想着豆蔻年华之时让梦想氤氲在山水间,幻想着曲终人散之时让辛福长留心间,幻想着六月马兰盛开之时结出鲜红的果实。   给我一双隐形的翅膀,我要飞,飞到没有纷争,没有勾心斗角,没有猜疑,只有不知有汉的世外桃源。行走在田耕,青山绿色水青间,做一个隐居山林之人。死后,尸体化为泥土,常伴故土。   山对面,藏族姑娘卓玛,驱赶着羊群,唱着花儿,歌声悠扬,透露着对丈夫的深切思念,飘向云彩,高原的女人,如同高原上的雪莲,守护着羊群,温暖着家。羊群竖起耳朵,听着天籁之音,三三两两,跑到树下,吃着积雪融化后潮湿的枯草,羊羊叫唤着,称赞卓玛的歌声。卓玛挥起羊鞭,打一个响亮的口哨,走到樱桃树下,寻找着未脱落的干樱桃,轻轻的弹去树上的雪,摘一颗,脸上流露辛福的笑。比花还艳,比蜜还甜。   云彩如同丝带,哈达如同祥瑞,祝贡寺的梵音经久不衰,阿妈拉酿的酸奶又藏了起来,高原的卓玛依偎在丈夫的怀中呢喃。这里是英雄的部落,这里是歌的海洋,人人向往的香格里拉,情系山下,醉美乡音。 儿童癫痫饮食上应该注意什么?哈尔滨哪里能看癫痫婴儿癫痫能不能治好?癫痫药物治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