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派】在你年少时,承蒙你爱我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职场小说
在这样的夜晚写这些字,有一种甘咸的余味,让人忍住去喝一口水,很怕那水把味儿都冲淡了。   (一)螺   在初夏的正午,我收到一个包裹,皱皱巴巴的缠绕里,躲着一只螺。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螺,如同一个标准的圆锥体,一层层密实地圈在一起,只剩下一道细窄的缝,螺身上均匀规则地布列着褐色的星点,一层层像是远古计数的标识。把螺扣在耳朵上,从那道窄细的缝里仔细听,听到渺远的风声,像是海风从杀戮过后的战场上吹过,带着干净新鲜的血腥。   “师父,它是一只大货币。”送给我螺的孩子揭开谜底。   在远古时候,海边的居民就用它当作货币吧,那么那声音又是什么?就像我看不懂它身上的星点一样,我也听不懂它说的话。至于那个送螺的孩子,我似乎也不懂。   “狮虎,么么哒……”当有一天,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个小孩,在虚拟的时空里抱着你的大腿一脸幸福地喊你师父,除了惊诧你竟不知道还可以拒绝。   我就这样莫名其妙成了一个远在天边的小孩的师父,一种信赖从天而降。   她是个海岛上的小姑娘,刚刚成年不久,用她自己话是比我小不了几岁,或许因为这个她才觉得我有资格做她师父,因为一个大不了几岁的人写得文字比她大很多的样子。她不知道长大有时候就在一瞬间。每一个长大的人应该都对那个突然长大的时刻铭记在心、耿耿于怀,岁月开了那么长的玩笑,在终于可以笑的时候,会有些恍然。   和她说,她不会明白,但是她总会明白,因为她总会长大。   我并不是个合格的师父,倒是个合格的观众。她特别特别用功,比我那时候用功得多,在我还纠结于青春迷惘的年岁,她却知道要读书。   “师父,我很难过,一个人很寂寞,身边没有人可以对话。”我深切地知道她的苦闷,尽管如此,不几天她一定又读完了尼采抑或康德的又一本哲学著作。   青春总是和苦闷作伴。春天有太多的萌动,在惊蛰那天不知道有多少蛇虫在梦醒时分怅然若失。随口编过一个童话,曾有一条小蛇它呼呼睡过一个冬天,梦到自己生出了翅膀,当它醒来感到身上一阵阵痒,它惊喜地以为它的梦即将成为现实,可是后来它仅仅褪去了一张皮。   年少时都有过飞翔的梦吧,梦醒的时候或许仅仅是成长的痛痒。   (二)星星   孤独和苦闷无处安放,便会去给自己寻找陪伴,在茫茫黑夜中,一颗冰冷的星子,明明没有任何温暖与力量,依然愿意去相信和寄托,“启明星”、“守护星”、“幸运星”,好多一厢情愿,带着宗教的情怀。年少时,你无比信赖过哪一根救命稻草?   我曾经的师长、学长,都曾被动地接受过我的信赖,他们说的话是千金宝石,他们的回应总被奉若箴言,那时候的自己不知道所谓的现实,当局者迷,迷得美轮美奂。   小姑娘像极了那时候的我,每每清晨醒来看到她半夜发的一条条讯息,我大概会做一个简短的回应吧,这样想来,几年前被我“骚扰”的人,是有多么宽容和认真,现在的我远远不及。   如若有机会,我特别想和小姑娘谈一谈,谈一谈那些年做过我“星星”的人,他们确实像星星一样遥远,却散发着穿越无数光年的明亮。闭上眼就会想起那初夏的杨树叶呼啦啦拍着手掌,吞吐着绿色的小舌头,在安安静静的教室里,写作老师明亮的眼睛里都是狡黠的余波,那是我最初的伯乐。   小姑娘说,师父你来舟山,我们住在一起,一起写文。   我想和小姑娘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一个人跑去另一座城市,只为了和一颗“星星”挨得近一点,却从未与他谋面。   我也曾经和我认为最好的姐妹说,将来我们住在一起。可如今天各一方。   年少时,轻易许诺的人哦,是谁最先反悔,是谁不经意打翻了青春的调色盘,于是那幅未完的画,只好失色作铅灰的轮廓。   当年听我说那些傻话的人,心湖一定都像明镜一般,那么沉静、那么默然,看天上的卷云自行飞远,即便有彩虹般绚丽,终会消失。   可说的时候,是真的,把心全部拿出来,一点不剩。如今还能扒心扒肺地去与谁在一起,连扬言都没有了勇气,当习惯了一个人,是打败了孤单,还是与其达成了妥协?   有一天,自己竟也成了湖。   (三)礼物   曾经很爱过,也许。爱过需要证据,写过诗,写过信,寄过自己亲手做的礼物盒,一个人去寺庙里求的佛珠,能记起那时候兴冲冲的心情,像是完成一项了不起的事业,以爱的名义。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礼物盒会被人扔进杂物堆,佛珠被他转送了外婆,黯然失色的除了这些旧物,还有人,再也没那么认真地做过礼物。   我收到了小姑娘的礼物呢,带着咸咸的海风,从遥远的海边来,有各式各样的小鱼干、那只“大货币”螺,还有一只红绳穿着的小木鱼。小木鱼正戴在我的左手腕上。   小姑娘说,小木鱼保幸福平安。我看着这些小玩意儿,想起了我做的礼物盒,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礼物盒,被五彩缤纷的纸屑粘满了表面,像我做过的最绚丽的梦。   还会不会像以前那么幼稚?明明知道不华丽、不昂贵、不讨巧,笨拙、廉价、天真到冒傻气,依然愿意去做?还有没有人值得,有没有人在打开这个礼物的时候,怦然心动?有哇。   我很爱小姑娘的礼物,那甘咸的余味像是幸福的眼泪,让我想起诗,想起爱过,也想起爱。于是,变得很安慰。   以为就这样了,也不过是想起,然后心安理得。但是青春是个相对的季节,当我在小姑娘这里缅怀曾经的时候,也会有人在另一个角落因我而若有所思。礼物在不停地辗转,成为一条记忆纷呈的河。   于是,我盘坐在河边,想到每一个礼物送出和到来时,都是一个美丽的提醒,如同严冬中听到燕子的呢喃,它会告诉你春天不远。   爱永远是个少年。   当有一天你倾己所有,两手空空,却禁不住欢喜,请少年一样去爱吧,爱像凤凰一样,在绚丽燃烧为灰烬后,在死灰中获得重生。   远方的小姑娘,当海浪拍打着沙滩,那只漂洋过海的螺讲着我听不懂的故事,我深切地知道我正走在路上,去与爱重逢。 陕西有专治羊角风的医院吗黄冈到哪里看癫痫病延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里找哈尔滨治癫痫病哪里的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