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美】戒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纵横
摘要:戒掉一个人并不难,难的是割舍。 又一次,她独自面对狰狞的伤口。关于爱情的话题,永无休止。是疼的,泪水也无能抚慰。白天可以装作若无其事,最怕夜晚降临,她被寂寞侵占,被内心的孤独引领。在黑暗中,摸索往事,那个男人留下的疮痍,触目生凉。   酒吧包厢只有自己一个人在狂欢。这个城市,由始至终的陌生。她没有朋友,并非她生来孤傲、寡僻,像她这样的年纪,大都有了家庭,忙着庸碌的平凡人生。不可能像年轻无所顾忌的岁月,说走就走,说来就来。或许是因为有了羁绊,多了几分忌惮,婚姻在保障两个人的关系合法的同时,也捆绑了一些自由。身边的女人大都以家庭为中心,她们不会以交友为乐子的。也因她是外乡人,生活圈子窄小,认识的人不多。除了他,这么多年来,她早已习惯独来独往,完全不介意一个人是否孤独,或被别人遗忘。   出门时,北京的三月依然料峭,她穿着厚重的棉大衣,双手戴着手套插入大衣口袋两侧。夜风有点大,刮在脸上,微微生疼。她低头走路,街灯投照在她身上,分蘖出一个长长的人影。她那么小的一个人儿,影子却如魍魉。居住的地方离酒吧不远,徒步五分钟就到了。   酒吧的包厢按时间收费,她要了一个小间,三小时,三百元。这种情况,她不少于五次。无处可去,喝酒、唱歌总算是一个选择。体内的疼暂时可以得到抑制。她点了酒、小食,关了门,这个世间只有酒和歌声。   酒入喉,入胃,清冽甘涩,很多遥远的事,一下子就能拉近眼前。她点了张惠妹的《人质》,歌词与内心现状吻合,“我和你啊存在一种危险关系/彼此挟持这另一部份的自己/本以为这完整了爱的定义/那就乖乖的守护着你/相爱变成猜忌怀疑的烂游戏……”泪就这样泛滥成灾。往事一幕幕,男人与她的剑拔弩张,在六年的相处中,已经到了无可回转的余地。她何曾不想修复这段被动的关系,但孤掌难鸣的处境不由得让她心灰意冷。爱他,如同走上高空一条钢丝绳,一不留神,掉下去便是深渊。   爱不成立,悲悯自是没有。男人连同自己的心都不知去向,又怎会有心给到她。她渴望的,他从来都给不了。一段不被别人祝福的感情,其必然惨败。她只觉自己从来不属于他,他也不属于她,彼此的相遇,只为路过。她枉费的年生,在一场又一场的战争中,身心俱裂。她只是不想说破碎。她六年付出的努力,岂可一句“破碎”说没就没了?   事已至此,除了接受,别无他法。她是看到这段感情的终极了,他为她编造更多的万花筒,无非出于内心的虚妄与狡黠,为自己残缺的感情之路尽最大的保全。或许某天,她离开了他,他会与别人诉说,他尽力了,不是他的错。   其实谁对谁错并不重要。离心的感情,对与错都不是彼此的线限。值得原谅的错,爱仍是润滑剂;不值得原谅的对,才是感情的导火线。他不是不懂,而是不想懂。他的世界永远要捆绑一个人来陪葬,用自私来审视道德,他是无视真诚的。她这样清楚,就是不愿清醒。痛苦便由此开始。   她最痛恨自己廉价的泪,想起这段无用的感情,随时随地,就能流下来。没有人会珍惜,也没有人会疼惜。但她的固执,总寄望在臆想的天地,以为示弱、争吵、逃走,感情会因此升温。她是知道的,对于一个情场戏子,这些花招,只会在他内心深处生起怨恨,关系越来越糟糕,但他会不动声色,以新的伤害来惩罚她。   是爱的,爱他,曾经的虚假。女人一旦自投罗网,谁都无法拯救。她笑中带泪,这些酒是温暖之物,忠诚于她,不会背叛,她想扔就扔掉。可这六年感情,一直被伤害、晾晒、扭曲,面目全非,她仍是不舍。到底是不甘,抑或已把这段爱嵌入骨髓,融为身体一部分,这般疼,无人能懂。   她掏出心窝的话,一次又一次,如果他不是聋子,不是木头人,他不可能不理解。可又有什么用呢?反问自己的人,总有他(她)可怜的一面。只因爱得深,爱得拔不动,陷进淤泥的腿脚,忍受着潮湿、污垢、浑浊,而他,视若无睹。这样的关系谈什么,拿什么来谈?关系一步步在恶化,他却说:我每天努力工作、煮饭、做家务,按你的胃口买菜……这些不是爱吗?   她除了以笑报之这些“爱”,这些断章取义的“爱”,她还能说什么。爱是可以忽略的,就如少写两笔,爱就是“受”了。该你受的,就是爱。   马伊俐说: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他举着爱的旗帜,招摇过市,连自己都骗。他总是认为:爱是可以有少少瑕疵,可以有不诚,解释就可以被原谅的。六年当中,她一直充当他的老师,教育他、引导他,无非因彼此都站在风雨飘摇的一艘舟上。他认为她是一个性情乖张的女子,不安分、没有未来可言。但他否认自己是一个不负责的男人。他总说,他在单位是一个好员工,对朋友,绝对肝胆相照,唯独对爱情,他无言以对。她想从他那双大眸子看到人性的含义,但他的眸眼多么无辜,她有时候怀疑他的背叛动机自己就是罪人。   真诚相对!真诚相对!真诚相对!……她说了多少遍,他到底是不懂,还是装不懂。背叛是他永远的乐趣。他们吵、打、闹,身心的负伤不比上真正的战场。依然无用。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失眠的痛苦是双重打击,他就睡在她身边,熟睡如婴;她的夜晚被放进油锅,他认为她那是惯病。无法睡,她轻轻起来打开房门走出外面,在昏暗的街灯下漫步,那是一种想逃又无处可逃的绝望。仰头看苍穹,黑漆漆的天空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一如她现在的感情。   他不会醒来留意她的去向。就算醒来也不会在乎她的去向。她无处可去,这个城市完全可以阻止她能即刻走的脚步。他才不会担心。冷漠使这段没有坚固基础的感情更加摇摇欲坠。她的胸口时常因失落痛得无法呼吸。爱若到了这般田地,婚书只是暴政。她收拾衣物,再一次逃跑。他拦截,央求她,给他机会悔改。六年来是一个什么数字,她不想去算。她扬起手,就给他两巴,并警告他,她不后悔认识他,却痛恨他不爱她,却不放她一条生路。他哭。她喃喃自语: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就算她留在外面一宿,他也不会多问半句。一天该应对的生活琐碎,他照样无误。她的悲伤失落是她个人的事,与他无关。他认为两个人的生活无非是果腹,然后沿着一条虚拟的康庄大道进军。细枝末节,可有可无。她知道,细枝末节,他宁愿留给别人,在这些人当中,不会有她。他是一个情商极高的人,不会不懂她的需索。   她需索和乞求的,无非是让他令自己觉得愉悦和安全。但他何曾去理解和观望她内心一直以来的深渊?没有怜悯,即没有应该的温柔;没有真诚,就没有长久的坚持。   酒喝得差不多了,她泪流如注。仿佛这些年的甜酸苦辣都化为泪水。那个男人对她的感情,不言而喻。他欺骗自己,也欺骗她。留下来只是给别人继续践踏罢了。她想起那么多担心吊胆的日子,与别人分享爱,却得到他矢口否认,这些不甘,雪花似的,在心头飘落。有些感情,好像不止这样,又只能这样。如果我们不想对人事失望,惟一的方法就不要对它寄予任何希望。但他总觉得她永远都在,永远可以忍受他的“小瑕疵”。他在认定人无完人的同时,可以容忍“小瑕疵”的存在。他从不承认,他没爱过她。   这些年,是她坚持的幻觉,不肯让幻觉幻灭的过程。她付出那么多,他也不会感谢她的仁慈。他需要的无非是一个陪衬,帮他支撑一个像样的家,凭借她的爱,有持无恐地伤害。他不爱她,他与她之间,是一种赖以生存的关怀需要,他从没爱过她一天。他说不会放弃她,但他何曾想改善彼此危在旦夕的关系。他只会在她情绪失控、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向她承诺他根本不想实施的谎言。   伤心欲绝时,她向他下跪,求他不要这样折磨她,不要利用她的爱,继续践踏、伤害。但没有用,一个没有爱的人,他的心是黑的。他倒嫌她不够成熟,像个孩子,跟他吵闹不休。吵闹解决不了根源,她越是如此,他就表现得若无其事状,没有任何解释。语言在表达爱意的时候,这样无力,在伤害的时候,是如斯锋利。他们之间再无感情可言,无非只剩对抗和胜负。   在知道你在找异性暧昧不清时,就应该沉默忍受,装作若无其事,甘心情愿去为这个“家”继续朝着你指引的路线行进,对吗?   在你闪烁其辞的背后,就应忽略你所有肮脏,任你自圆其说,从而忘了你在伤害一个爱你的人,这样才合你意,对吗?   她质问他时,他会保持沉默,换言之,沉默是他的防卫。他懂得将功补过,在生活上,更加努力,苦的累的,他抢着干。没有人可以指责一个勤劳的人。包括他的家人。他们的儿子纵然有千错万错,终是他们的儿子。而她这个附带的女人,失去了,还有别的女人补上。   这些质变的关系,导致矛盾的恶化。她不怪他的家人,问题在他。但他永远在自画的圆里设想进步,掩耳盗铃。他认为对她所有的伤害是无心之过,是万不得已,仿佛是有人架着刀,威逼他犯的。他不是罪魁祸首,他只是一个帮凶。   是啊,那么多异性送上门来,你都是迫不得已呀。她逼视他,觉得这个男人已经无药可救。   我们是两条平行的铁轨,永远没有交集的可能。她的背向他,丢下这句话,终于拖着一箱行李离去。   这时他的泪也是廉价的,流再多,也换不来他的真诚。她应该明白的。   在酒醒的当刻,她用手机,订了一张返回家乡的机票。一切将尘埃落定,在这个爱与被爱、伤害与被伤害的情感世界里,不经历头破血流和身心俱碎,始终无法拯救失落的年生。我们总以为坚持就是胜利,却忘了有些东西坚持,只是执拗的代名词。偏执是一种痼疾。   戒掉一个人并不难,难的是割舍。六年感情,算起来,只是她一个人在爱。在这个奢靡之都,就连爱情都是奢侈之物,拿什么去融入呢。想必明白,她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不是她这个外来妹说留就能留的,若是男人足够爱她,给她相对的安定,那怕在一个小镇,也有幸福支撑。但爱情不可假设,也没有算胜。押下的注,也许血本无归,也许会赢来别样的人生。爱情向来不可托付,缘由无他,生命毕竟是自己的,除了自己主宰,的确无从可付。   她在北京最后一夜,分享孤独和心痛的,是宾馆两张双人床。这些空落落的物件,如同那个男人给她的“爱”,亲密,却生疏,一转身,互不相关。   那个夜晚,她彻夜无眠,对于明天的离去,笃定而悲伤。她便起来写下《暂且今夜》:      最后一夜,让泪释放体内的悲   和破碎。向晚的风   会携着勇敢的心走向新生   权当我从没来过,就找不到回忆的辙痕   就与痛苦划清界线      今夜,暂且以泪欢歌   让眉结的郁抑融进夜色的霓虹      今夜,我会走进时光深处   劝说另一个自己   带笑遣返 武汉癫痫如何去治疗沈阳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大医院?云南有哪些专治癫痫的医院沈阳癫痫病哪儿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