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情书(七夕同题·散文)_2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玄幻小说

(一)

这是一个电子科技高速运转的时代,电子产品层出不穷,更新的速度如雨后竹笋一样节节攀高,更新的花样像那雪后千树万树梨花开,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电话更是这个时代人人都不可缺少的装备,无论繁华都市,还是偏僻乡村,家家都有电话,人人都在用手机。

人们都很匆忙,时间以秒计,摁下一串数字,倾刻,千里之外的声音就洪水一样涌来,甚至可以听到对方的喘息,不必寒暄客套,不用转弯抹角,一句“嗨”,竹筒倒豆子,要说的话,要转达的事,要嘱咐的细节,要寄托的幽情,哗啦啦流水一样泄洪,从线的这一端,余温未减地涌向另一端,那卷席之势,犹如涨后的河水,以万丈之勇,百丈之势,滚滚长江东流水啊。

电话,这个在八十年代还仅限于办公大楼的饰物,曾显贵地置于办公室的一角,而且还不是每个办公室都可拥有,只有那些手握要政或是享有法人权利的人,才可配置。

时光流转到九十年代初,电话已普遍进入各办公楼,领导要传唤某个人,同事要递个话,只需要轻轻拿起电话,慢慢地拨出一串号码,滴滴的几声后,那人已是说曹操,曹操到。

九十年代中后期,电话已经开始陆续走入百姓家庭,只不过,那时安装一部电话,首先需要向邮局申请,仅上户费就是几大千,可别小看了这个数字,区区几千元在那个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不吃不喝半年的工资。但想到这个还略带身份像征的宠物,用起来确实方便快捷,省事省心,好多家庭,一咬牙,也就装上了。

随之是BB呼机的应运而生,几乎一夜之间,犹其是在年轻人中,个个身后别个呼机,爽啊、拽啊、酷啊,逮谁就对谁神气十足说“有事你呼我”,然后风一样飘去。

仿佛一场午夜烟花的绚烂,在好多人还没明白BB机是何方神圣时,让那些还睡在呼机梦中未醒来的好多后生,一觉醒来,带外置天线的小巧电话已经响彻大街小巷,这便是移动电话----手机。几乎黑白灰是第一代手机的主导颜色,那神秘的黑呵,那晃眼的白啊,那高贵的灰哟,瞬间吸引了大片目光,惊讶的、羡慕的、憧憬的、怀疑的,种种目光,像一把剑,投向那闪着金属光泽的黑白灰,无限向往中啊。

这一波潮涌潮来的漫天,让人们已经对电子产品不再神秘,不再仰望,放眼熙来攘往的人群,随时可能听到某个电话突然响起。电话里的秘密,也自然而然潜入了心事莫测的海底,电影《手机》便是最好的诠释。

随之,翻盖的、滑盖的,内置天线手机仿佛春天里的百花野草,齐刷刷地粉墨登场,响彻大江南北,色彩上更是万紫千红,款式上也精彩纷呈,面对商场琳琅满目的一溜溜手机,没有独爱,只有最爱。

同期,那高端神秘的英特网,也揭开了玄妙的面纱,开始,堂而皇之,进入寻常百姓家庭。若说电话是二个人的清唱,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未免过于单调了,那么网络便是一个庞大的舞台,声色俱全,灯光俱佳,字幕清晰,人物景色鲜活,应有尽有。

这华丽丽的开场,令济济众生,看到了一个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世界,这崭新的方寸世界,囊括了现实生活中的所有,所以众生初期的沉迷也是可以理解的了,万家灯火从此为网络点亮,通宵达旦伏于案前的人像麦田一样疯狂,那疲倦的脑袋,耷拉的脖子,正是那一望无际沉甸甸的麦穗。这是二十一世纪的私人风景,也是世界与个人的咫尺天涯。

继之,手提电脑、平板电脑再次应运而生,而智能手机更是把电脑这一模式方便地携在了坤包里、裤兜里,以野火燎原之势,让所有信息一机带,一网装。现如今,几岁的孩子都会玩手机,下载歌曲,让你一不小心,就问:流量去哪儿了。

科技已经把地球变成了一个村,人们早已冷漠、淡漠,一个电话仿佛能解决一切,更别说写个什么信啊。连编辑个短信也是群发,呼啦啦圈上十来个人(群发信息一次只能发十个人,若不限量,不定要圈多少人呢),再轻轻地一摁发送键,便哗啦啦传到了一群人手中。后来人们干脆连短信都懒得写了,转发吧,又省事又不伤脑细胞。或者,网上复制粘贴一个别有情趣的,以为自己的短信很独特,很有个性,信心十足地发出去,瞬间,收到多条一模一样的回信,甚至于后面的署名都没有更换,怎一个啼笑皆非啊。于是,歌曲《群发的我不回》一夜唱响,道尽无数人的无可奈何的心声。

稍有点情趣的,也许会去邮箱发封电子邮件,要不寄一张现成的明信片,至于明信片上的问候语,祝福语,都写了什么,已不重要,更是懒得改写成自己的话了,只需鼠标轻轻一点,也算是小情趣了一回,小浪漫了一回。

其实到后来,可能连邮箱爆满,也懒得去清理了。好在邮箱肚量大,常常胜过人的肚量,任你往里塞,就是不言不语,不怨不躁,人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简洁化、讯息化,也理所当然地无视化、淡漠化。

再远的远方已经不远,现代通讯又是如此快速便捷,有谁还能想起,那些徒手写信写情书的事情呢?

(二)

这是时代的进步,科技引领了文明,科技携着文明,以秒速在发展,文明似鸟儿的翅膀在飞翔,人们享受科技的同时,几乎已经忘记了最初的文明的传承,是需要用手来书与和记录的。

好在人们已经认识到五千年汉字的博大精深,大到央视节目,如“汉语桥”,“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蓬勃兴起,再到一些院校重开国学,三字经走入现代课堂。这些,都旨在传承千年汉字的文明及其深厚的内涵。小到人们已经开始越来越重视传统节日,正视传统文化的繁衍。在被西化节日洋气的同时,人们越来越渴望用本民族的东西来表达心中的情感了,比如多个古老节日的复苏,如春节、清明、中秋等国家给予的明文规定,甚至像七夕这些流传于民间的节日,也被更多的人所在意。

眼下正是七夕在即,这一古老文明的中式情人节,其起源远远早于西方的情人节,在千年历史的河流上,曾一度沉睡,搁浅在了历史的船上,像一叶漂萍,风吹浪打,失去了活力。

在西方情人节风糜华夏大地时,人们再度想起了这个节日,同时觉得这远古的文明历经岁月沧桑,正以越来越深厚的文化底蕴,再次轻启着心扉。

“烟霄微月澹长空,银汉秋期万古同。几许欢情与离恨,年年并在此宵中。”七夕,一个久远的神话,一个不老的传说,华夏文明中最浪漫的一个节日,金风又兼玉露,撩拔了多少人的诗情画意,煽动了多少人的指间情怀,微熏了多少人心底的浪漫情思。

物质文明越来越时尚高端的今天,古老的文明却越来越激越了人们的向往,传承中那些被遗忘的文明,正在一点一点复苏着被城市烟火熏绕的灵魂,越是民族的就越是经典的,越是古老的就越是卓绝的,遗世而独立,引领着情感中最朴素的愿望: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为了这个美丽的神话,引起了多少古往今来诗人的咏叹,其中最脍炙人口,传诵不衰的绝唱,当属秦观的《鹊桥仙》:

纤云弄巧,

飞星传恨,

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

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

佳期如梦,

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长久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因为这古老的情书,世人记住了秦观也记住了这首诗。深情似秦观,怎么不教人感动呢?夜凉如水,金风送爽,拂拭着眉梢盈盈的思念,364个寂寞的日子,364个期盼的夜晚,364个望穿秋水的凝眸,就为了这一夕的银汉相聚,迢迢银河水啊,怎么能把你阻隔,你看,那云彩多轻柔,你看,那夜空多美丽。你听,千万只鸟儿正在为爱歌唱,那美丽的长长鹊桥,已经搭起。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心上人啊,就要相聚了,请拥我在怀。柔情似水,佳期如梦,为了这一刻,多少等待多少煎熬都云淡风轻,金风玉露夜,你碧落银河,宛然在目,这是多么幸福美好的时刻啊,天上一次相逢,便胜却人间千遍万遍。

悠悠银河水,涓涓淌过,诉说着364个夜晚的传说与思念,温柔缠绵的月光啊,请慢一点,再慢一点,不要梦幻一般倏忽而逝,才相见又分离,怎么不令人心碎?不忍离去,不忍归去。朝朝暮暮的思念,暮暮朝朝的牵挂,是不是一直一直地延续,就可以延续成长长久久的永远呢。

七夕,这个浪漫了几千年的节日,正以她丰盈饱满的文化,浸润着越来越多的人。人们已经开始怀念那银汉迢迢一年一期的相聚,也怀念一纸翰墨韵香的平仄排版。

在千年的历史河流中,有多少个秦观,书写了属于他们的情书。曾经鸿雁传书,飞鸽捎信,曾经竹简写字,香笺寄情。那油墨香的字字书啊,款款深情,行行情浓。

七夕的银河已经升起,谁还记得写一封情书,白纸黑字,字斟句酌,以墨为引,用心构思,用情书写,笺笺寄相思。

(三)

犹记得那些写信的日子,记得那些年轻的岁月里,因为骨子里的浪漫情怀,喜欢距离美,爱上异地恋,在没有电话也没有手机更没有网络的年代里,书信是我们唯一可以表情达意的方式。

虽然千里之遥,年轻的心却在彼此靠近,两颗心在热血澎湃,情感日益加深,眼底的相思愁成一弯新月,明月千里当头,思念无处安放,心中委曲在风声雨声中,飘零成叶,多少欲说还休,凭栏成排排南雁的嘶鸣,情至深处,相思汹涌成河,多少个寂夜清灯,铺一纸素白的笺,密密麻麻写下思念的碎语,然后用心折叠成纸鹤的样,封在素净的白色信封里,贴上八分钱的邮票,匆匆忙忙赶往邮局,再三检查那收信地址,收信人,邮政编码,确信没错后慎重投进邮箱。

接下来就是掰着手指盼回信,心中满怀期待,忐忑不安,真的如小鹿撞怀,七上八下。算着日子,想像着他收到信后的喜悦及百感,不免窃笑。若是回信的日子里还没收到回信,心中就百般揣测,心神不宁,失魂落魄,万般借口也要给迟回信找一个自己愿意相信的理由,其实有时不过是路上耽误了,一来一去,时间自然而然顺延了几天,完全没有想像的那么复杂,但是,那时就是那么爱猜想,也许,恋爱中的人,总是有无边的想像力。

倘若听到收发室有人喊某人,你的信,立马快乐如小鸟,边跑边想着又写了什么。每一次收到信,总是不忍用手直接撕开,一定要回到房间,用剪刀齐齐剪下缺口,再抽出信纸。虽然他从来不像我一样把信折叠成纸鹤状,但也一定叠得有棱有形,整整齐齐。一个人静静地看信,欢喜与幸福随之漫延到每个毛孔,连细胞都在怒放如花,见字如面,整个人是那么轻盈,仿佛在云端,眉梢眼底都在笑,风儿云儿都在笑,十指尖尖溢出了他身上的味道。

看完信,工工整整写下收信的时间,依序编上号,每一封阅读过的信,会收藏在一个干净的抽屉里,按编号依次放好。接下来又是回信、盼信、写信……周而复始的日子里,虽然单调,却总是充满了期待,充满了惊喜,让那些寂寞的岁月诗情画意,情意绵绵,真是相思剪不断,理还乱。

记得那时一般三五天就可以收到一封信,有一次,一天收到三封信,让同事取笑了好几天,那些年轻的心情啊,不言而喻,整个人都飘了起来。

五年下来,也不知最后到底共写了多少封信,又收到了多少封信,中间的称呼又变了多少样。两地书,一生情,叠成了厚厚实实的一大堆。结束两地分居的时候,除了自己身上的那一身衣服及个人必须物品外,他就带回来那些经我之手,再千里辗转,一封封到达他手上的信,我笑他,他却很认真地说,这是他的宝贝,不能丢失。

而他那些同样从千里之遥飞回来的信,多年来,依然以最初的干净整洁,同样的姿势,静静地躺在那里。几度搬家,好多东西都抛弃了,唯有这八分钱一封的款款信,还在。

这是信吗,是的。这是情书吗,确实是,货真价实。这还是信吗,已经不是了吧,这是岁月长河里我们同生共长的一份情,已经深深融入到了我们的骨子里,任岁月如何篡改容颜,也无法篡改这印着千里邮戳的情。

虽然已经多年不写信了,但是,想起这段岁月,总是心底温暖。这一封封的情书,温柔了岁月,见证了一路情深。不管时光如何流转,它们依然是最初的浪漫与温柔。虽然现在有了种种替代写信的电子产品,让两地情变成一线牵,再也没有了距离,但也没有了等待的期盼滋味,更没有等待有了回应的那份惊喜交集。没有经历过书信往来的人,是永远不能体会那种空中锦书翩翩来的百感滋味。

现如今说起写信,说起情书,多少人不屑一顾,但也有多少人在怀念啊。

纵览岁月中那些情深义重的信,比比皆是,那是先辈留给后人的精神遗产,也是世人向往的美好情感。干干净净的文字,书写的是纯纯净净的心情。

七夕,站在银汉鹊桥上,立于相思树下,多么想,用岁月的剪刀,把思念精心地剪载。以柔情为墨,以河流为绢,以山脉着色,在千年月溶中,拔动相思的弦,漫舞银河。多想,再次,为爱,用平仄韵角,呈上一件梦的华服;为爱,用素色纸笺,书一曲纯净的心歌。

今夜无人的角落,星星也停止了眨眼,是谁在偷窥,鹊桥相顾?是谁的思念,漫过城市的灯火,漫过山水几重重,漫过迢迢银河。

流年,在这一天盛满诗意的芳华,月色,在这一夜饱含柔情与温暖。千年七夕,千年月华。漫漫长夜,你能否?能否?感觉那思念,也厚重如这山峦,绵长如这银河,缱绻如这月华呢?

千年的月光依然,千年的银河不变,你,手中的情书,可否,也未曾远去?

后记:在后台看到有个《七夕同题》《情书》,瞬间被题目触动,是啊,现代人谁还在写情书啊,曾经说起情书,人们羞怯着,也满心欢喜着,而今忆情书,已经是天边云月上枝了,这一古老的文明,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远去,但是,凡有写过情书经历的人们,又怎么能忘记那些岁月呢?又怎么能不怀念那些被素指翻了一遍又一遍的泛黄纸笺呢?

保定癫痫医院哪家最好有效果呢?怎么治严重癫痫病癫痫患者进行手术治疗老人癫痫病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