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家园】这里的风景真好 (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散文星空

有几个喜欢观山游水的亲戚朋友来我家,我和妻子要陪他们去玩。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名胜古迹,也没有著名的旅游景点。有几个可去之处,如去观看小湾电站大坝,到香竹箐看茶树王,去黄草坝或干沙坝水库一游。小湾大坝他们已经去观看过了,去看茶树王,只能远远的看一眼,不能近观,看不清茶树王的真面目,到那里游玩,单调,心存遗憾,没有多少趣味,。于是我们就选择去干沙坝一游。

干沙坝我熟悉,那里风景挺美,是一个值得去的地方,那儿的景色完全可以与一些著名的旅游景点相媲美。只可惜坐落在离闹市区极远的地方,且交通不便,所以尽管这干沙坝的风景美如仙境,迎来的游人也不多,这美景除极少数人能享受得到外,主要也就是大自然自我欣赏而已。

去干沙坝的路不好走,那路是当年修建水库时开通的便道,路窄坡陡弯急,路面坑洼多,凹凸不平。除了拖拉机、摩托车,一般的车子很难开上去,小车要功率大的越野车才能开上去。我们乘坐的越野车开足马力,车后冒着浓烟,颠簸着向前爬行,车子发动机的轰鸣震得路两边的树叶“哗哗”作响,那叶子仿佛要被抖落一般。开车的袁亲家是有20多年驾龄的老师傅了,在这种路上开车还是第一次,不知是紧张,还是路难开着吃力,只见他满头大汗,紧握着方向盘,眼睛不眨地注视着前方。坐车的人情况也好不到哪儿,一个个神情紧张,手紧紧地抓着坐垫的边,眼睛不安的盯着车窗外。车子像喝醉了酒一样,东摇西晃地艰难向前行驶。

山回路转,一道土坝扑面而来,这是水库副坝。往前越过坝顶,境界豁然开朗,眼前顿时一亮,只见绿海之中,卧着一个像明镜般盛着绿色的水库。

这是一个小型水库,几平方公里的面积,能蓄水几百万方。它承担着灌溉2万多亩农田和1万多人的饮水任务。这个水库修建于解放初期,初修的水库没有现在这样大。到上世纪70年代初,在大搞农田水利建设时期,政府组织人马对这个水库重新进行了扩建。重修水库时,五六千民工进驻工地,他们在这里披星戴月的战天斗地,挥汗如雨的改造自然,那机轰人闹、尘土弥漫的热火朝天的壮观场面,惊得鸟飞十里,兽遁异乡。人的力量真大,原来隐天蔽日的原始森林,瞬间就被剃成了光头,几万把锄头削平了一座座山头,几十万只箕畚筑起了几道大坝,建造起了这座水库。建设者们让干沙坝变了样,从此这世上又添了一件杰作。水库竣工后,举行了隆重的庆功大会。大会现场,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欢笑声震动山野响彻云霄,呈现了这里自盘古开天劈地以来的第一次壮观场面,人们为改造自然取得胜利而自豪,大家在水库边的一片狼藉面目狰狞的山坡上欢呼……

突然,一阵鸟声打断了我的记忆。我跟随妻子等兴致勃勃地走向水库大坝。刚踏上坝顶,我的脚就开始不听使唤,我只好停了下来,暂时满足眼欲:一潭碧水,微波粼粼,天上白云悠悠,一副水墨画赏心悦目。远眺,山峰耸立,寒树生烟,青翠悬眼,声随风至,鸟声成韵,涛声阵阵。近视,水天一色,树影水色交融,其境界因我表达能力差,缺乏审美情趣,实在无法用言语表述出来。只好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来为自己开脱了。水库上有几个小岛。小岛原来是几个小山包。水库建成后,它们就成了水中的小岛。岛上生长着一些杂树和山茶花,树下和水边是草。此时正值春天,站在水库边望去,岛上山茶花正在绽放,红艳艳的花映红了蓝天和库水。花下小草茂盛,形似绿毯。小岛的影子随着水波摇荡,迷茫莫测。可惜没有船只,不能亲近小岛,上去享受一番。只能在远处多看几眼,让眼睛解解馋,心有不甘,就把手机对准小岛,拍摄了几张照片。

好在此处风景无限,此景不能尽享,其他景色早已等待着我们去观赏。我们一行8人来到水边,以水库为背景拍照留影。各自选取角度站定,摆出各种姿态,含笑地对着镜头,用手机尽情地拍照。每人拍了几张,又请人为我们一行人拍摄了几张,作为来此一游的纪念。拍出来的照片天蓝水碧人变美,一个个满脸带笑神采奕奕。几个女的,看那照出来的像,变得水灵灵的,不仔细看,还认不出是她们呢。我的妻子本来就很上相,看那照出来的像,简直让我吃了一惊:她一头长发,穿一件红衣裳,一条白裤子,满面春风,婷婷地站在水边,身后的碧水,水中的小岛,头上的蓝天,水库边的密林,构成一幅色彩明丽的图画,她就是画中人。

袁亲家建议要绕水库边走,看看库边景色。他的提议,正符合大家的心意,于是大家赞成,就从大坝起步,沿着水库边向西北方向前行。开始不难走,踩在厚厚的腐叶土上,软软的,别有一种趣味,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修水库劫后存留的古树,盘曲嶙峋,它的枯皮断枝,仿佛在诉说着历史的沧桑。就像人一样,一棵树有一棵树的特点,或高大挺拔,直插云天,或枝杈繁多,叶密蔽日,也有枝少叶疏,孤零零的。每棵树就是一个故事,一道风景。春天停留在树上,真谓树树皆春色,满眼是春景。林间枯叶发酵的气息和新叶的清新混合在一起,滋润着我们的心脾,激发着我们兴奋的神经,吸引着我们的好奇心。林间偶尔可见一些不知名的花,它们在静静的开放着,给昏暗寂寞的树林增添了些许色彩。

水边蛤蟆“咕呱、咕呱”叫着,越往前走,林子越深,不见日光,昏暗难走。如果不是看见水潭,那可能要迷路了。本打算围绕水库走一圈,现在大家才知原先的想法有点天真。在这密林中攀爬,可能六七个小时也绕不到起点。再说不知什么鸟在林中鸣叫,声音沙哑凄厉,行走密林,心里原本就有点虚,听到鸟声哀号,恐惧感剧增。我在前面探路,后面的人迟迟不跟上来,曾听人言这水库附近常有熊出没,我不敢贸然独自往前走了。站在一棵大树旁,忐忑不安地等待后边的人跟上来。我的妻子建议不要继续往前走了,这正合大家的心意,其实大家早就有退意了。我不说不出来是我不想扫大家的兴,其他人不说出来是不好意思。于是我们就返回了水库的大坝。

在守水库房的院外,我看到一些人正在烧鸡、烤羊肉吃。他们玩得兴致勃勃。那猜拳喝酒的喧哗让鸟惊慌失措,飞进深林。肉香弥漫在空气里,和花香融合,鸟也是爱热闹的吧?原先飞走了的鸟,过了一会儿,又飞回水库边的树上,在卖力歌唱,它们那样子,比吃烤肉喝啤酒饮料的人们还高兴。是这种情景它们每年见不了多少次,觉得机会难得,才这样高兴,还是他们想让人们给它们留下一点吃的呢?

我们走进守水库的人住的院子。这是一所砖瓦房小院,正房有6个房间,左右有耳房。院子宽敞,院子中间栽着一棵山茶花,院子的围墙脚飞舞着“嗡嗡”蜜蜂。我们问守水库的人养着多少蜜蜂,他告诉我们,原来养着十五六窝,现在只有6窝了。主人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他烧水,给我们沏茶。茶是他自家产的,只是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茶,也许是用这无污染的天然水冲泡的缘故,汤清味纯,回味悠长,喝起来别有一种味道。袁亲家说,这茶好喝。我也附和着说,确实很有味道。听我们这样说,平时不喝茶或很少喝茶的女士们也端起茶杯尝试。我的妻子会制茶,对茶稍有了解,口称这茶确实不错,连续喝了两杯。茶味诱人,一壶茶,三下五除二就被我们喝的淡而寡味。于是再沏一壶,继续喝。

我们吃了一点带去的东西,喝够了茶水,此时太阳已偏西,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出小院,准备回家。

我们来到大坝上,只见斜阳照在水上,天光水光交融,山色生辉。暖暖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微风抚摸我的脸,看着这景色,我想,这里地处高山深林,除了春天会有人少数人来游玩外,平时很少有人来亲近,一年四季花开花落,风儿轻轻,密林幽幽,骄阳似火,天高云淡,严寒地冻,会有多少人来光顾?只有它的忠实卫士,水库边上的那院房子默默地陪伴着它,那守水库的人会在水库边转一转,增添些许人气。而守水库的人天天生活在这里,别人眼中的美景,在他眼里却是平淡无奇的,他感受到的不是秀色可餐,可能是孤独、寂寞。只有这水库是他的精神寄托,给他安慰,给他希望。这里的一切的一切属于另一个世界。这里的一切不计较荣辱得失,走自己的路,不管他人怎么看待自己,自己按照自己的生存方式自然生存。它不怨天尤人,坦然地面对一切,尽管地处高山偏僻鲜有人迹的角落,但它自由发展,打造出一个美好的世界,努力展现出自己的风姿,这对它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

妻子的催促打断了我的思绪,于是我们挥挥手,告别这里的一切,踏上回家的路。

济南治癫痫公立医院哈尔滨哪家癫痫医院医治作用好?武汉市哪个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哈尔滨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