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看点】我思,故我在(散文)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随笔

◆爱上当的老人

“我家那老头子啊,简直就得了老年痴呆症!”说这话时,办公室的同事满脸的气愤。

也难怪同事有如此之说。她爸爸去年生病,送住了人民医院。为了缓解忙碌,她与哥哥商量,为老人请一个保姆,照顾老人起居,负责一日三餐。刚开始,一切正常,没过多久,事情迭出,老人对保姆言听计从。对于这个社会而言,钱是关键因素,住院后期,老人一直向她哥哥开口要钱,今天一百,明天两百,后天三百……偶尔正常,次数多了就引起她兄妹俩的注意。经过调查,老人将钱都交给了保姆,保姆说是生活开销,实则挪作他用。

后来,病没好彻底,医生也不同意,老人非要嚷着出院。医生询问原因,他说:“病好得差不多了,再说我回家有保姆照顾,没事。”兄妹俩再三劝阻,也不见成效。老人还是坚持出了院,回了家。她哥哥为了保险起见,先是要换保姆,说城里人去乡下不合适。老人不同意,说保姆愿意前往。再是只给少量的零花钱给父亲。老人没意见,保姆不答应了。保姆不能直接出面,背后怂恿老人去政府告状,说是儿女不赡养。老人找到政府领导,领导接待了他。他声泪俱下,说退休工资的存折被儿子拿了走,一个月只给少量的零花钱,买肉都不够。这不,一个多月都没见荤了。领导听了,立刻电话联系了同事哥哥。同事哥哥那个气啊,直接把存折扔还给了老人。

有了存折后,老人不告状了,保姆也消停了。偷偷地,兄妹俩到银行查了查,老人的退休工资是一分不剩,俗称“月月光”。要知道,国家政策利好,工资涨幅还不错,老人的退休工资将近四千元。在农村,消费水平并不太高,老人要想用光,着实不容易。只有一种可能,保姆乐享其成。

听了同事爸爸的故事,大家都义愤填膺,抱怨保姆的黑心,责备老人的糊涂,感叹社会的黑暗。同事话锋一转,又感叹起哥哥来。

她哥哥在国企上班,每天工作比较忙。嫂子是专职家庭主妇,主管一日三餐,相夫教子,每天挺闲的。老人年龄大后,到了晚辈赡养之时。同事是女儿,农村有个习俗,老人归儿子。哥哥抽不开身,嫂子扔下一句话:“要照顾可以,那就让他来我们这。去农村,我可不习惯。”老人一直住在农村,习惯了四邻八舍、鸡笼猪圈庄稼地,闷在城市里,同样不习惯。某段时间,老人来过城里,住过筒子楼,每天进门脱鞋,出门换鞋,想串个门,防盗门怎么都敲不开。还没一个月,老人就回了乡下,扛着锄头过日子。老人生病后,嫂子不见踪影,兄妹俩除了上班还是上班,晚上去照个面,总呆不了半小时,所有的事情都归保姆。衣食住行,甚至连上个厕所,也是保姆帮忙。久而久之,老人对保姆生出了感情,一份浓浓的依恋之情,一份厚厚的子女之情。虽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当然,他对保姆言听计从,也在情理之中。

许多时候,我们总在责怪老人,“唉,你们怎么那么容易上当?”殊不知,在他们眼里,已经有了比你更亲的亲人,他们愿意全身心地为对方付出,愿意倾其所有以助对方,这是上当吗?不是的。其实,只要我们子女多一份关爱,多一份无私,他们又怎会上当受骗?在责备他们的同时,我们是不是该反思一下自己了?

◆朝着平坦狂奔

在乡下工作时,从宿舍到厕所有两条路。一条先平坦,再上坡;另一条先上坡,再平坦。反之上坡变下坡,其它亦然。我每次内急,直冲厕所,总是朝着平坦的道路狂奔。回头的时候,我轻吐一口气,照样毫无顾虑地先走平坦的路。几年中,并非刻意选择,却是次次如此。

偶然间,我发现自己的选择,心中充满疑惑。无聊时,我坐在操场上,看同事们的走路路径。结果大感意外,大家与我相同。偶尔几次,因为有事,同事们才会出现不一样的方式。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大家去也好,回也罢,都是先走平坦,再走上下坡。我百思不得其解,两条长度相当的道路,大家为何都是朝着平坦而狂奔?

某日,我躺在床上,看着夜色如水,忽然发现,这不正如人生吗?每个人的人生都如一条路,有平坦,有坎坷;有笔直,有弯曲;有上坡,有下坡;有一帆风顺,有重重困难。这现实中道路的选择,不正是寄予了人们的希望吧!

人生路上,如果可以选择,大家都希望一帆风顺。即使两条路摆在面前,一条先一帆风顺,再重重困难;一条先重重困难,再一帆风顺。世人估计都如我们一样,朝着一帆风顺一路狂奔。他日再遇重重困难,到时再说。

我是老师,每天面对学生。在办公室里,同事们最喜欢说:现在的孩子太懒了。的确如此,每天布置作业,学生总是先玩,玩得彻底,玩得疯狂,等到迫不得已时,才匆匆完成作业,作业质量一塌糊涂。平时如此,暑假更是这样。每当临近开学几天,学生的着急才溢于言表,大家忙着赶作业,忙着找代笔,忙着糊弄老师。全班学生,没有老师严令,没有家长监督,能够积极主动完成作业的少之又少,仅有几人。也许这些人,他们以后的人生道路会不一般。

家庭教育中,每个家庭都是一个孩子,都是独苗,捧在手中怕掉,含在嘴里怕化。长辈尽可能地包办一切:背书包,穿衣洗脸,洗澡换衣……估计能做的,长辈都一定代办。孩子们在无忧无虑中成长,道路一帆风顺。长大了,往往催生了无数高分低能者,无法面对困难,遇挫折而逃避,尽成了温室中的花朵,经不起一点风吹雨打。

人生的路如此,人们的选择如此。我们何不用现实的经验去判断,用理性的思维去思考:是否可以改变一下思路,先走崎岖路,再奔向平坦?

先走上下坡,平坦路走起来才会更顺;先做完作业,玩起来才会更舒心,更自在;先让孩子自己面对,未来才会更加璀璨。

滚蛋吧!急功近利

期末考试结束,许多家长打电话给我这个班主任,话题大同小异:“老师,我孩子学习最近退步了,考试才八十多分。以前,他都考九十多分。”话里话外的意思我很清楚,我这个老师教得不好,导致他们成绩出现滑铁卢。

扪心自问,我是一个负责任的老师。上课认真准备,尽量以精彩来呈现;批改作业力争及时;讲评作业,绝不拖延。与众不同的是,我的教学方式独出心裁,以作文为抓手,激起学生写作兴趣,打造高水平作文。

许多同仁都不可否认,作文是语文的关键。字、词、句、段、篇、修辞等等,均为作文而服务。学生若能写得一手好作文,语文成绩绝不会差。

我教了学生一年,天天作文,月月作文。既创班刊,又写征文。多重措施下,学生的兴趣高涨,水平也呈直线上升。接班时,某位学生写作文时,仅一百来字,经过锤炼,也写得有声有色。

作文有了起色,成绩却下滑。我苦寻答案,翻看试卷,发现学生丢分多在课内阅读上。我的教学重点转移,教科书内容有所疏忽。课内知识必考,老师们多采取一考再考三考的办法。经过多重训练,再后进的学生也掌握了,成绩自然提高。我注重作文,产生这种结果也在情理之中。

听了家长的电话,我躺在床上苦思冥想:是该回到平常的教学路上,还是往个性教学上一意孤行,决不回头。

中国式教育以分数为目的,一切以高考为标准线。考得好就是好学生,考不好就滚回家。多年来,高考状元的光环耀武扬威,倾盖四野。大家盲目遵从分数教育,导致催生无数高分低能,造成高中生不堪压力、逃避现实。反观美国教育,以快乐为主线,培养学生独立自主与创新能力。美国学生多踩着自信的步伐,大踏步向人生的成功而前进。截止2007年,中国五千年历史,诺贝尔奖获得者数量为零;美国二百多年,却高达二百七十一人次。这就是中美教育的不同,这就是中国教育急功近利的结果,这就是美国教育长远打算的硕果。

对于孩子而言,应该还他们一个快乐天真的童年;对于学生而立,应当授之以渔,让他们掌握学习的本领。这比分数强若干辈,对人生将来的发展必有大作用。

滚蛋吧!急功近利。我一如既往向着长远的目标,朝着个性化的教学一路狂奔。

◆祸福相依

人生是个未知数,谁也无法清楚明日之事。也许我们有计划,也许我们有梦想,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梦想敌不过现实。我们谨小慎微、胆战心惊地度过每一日,盼望着福如东海,结果是祸从天降。祸福总如双胞胎兄弟,不离不弃,跟随着我们一生。

2010年,我谋划着离开工作将近十年的乡村,调往县城。乡村是好,风景秀丽,空气清新,民风纯朴,但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不想路越走越宽,日子越过越顺?整整半年,我都钻在书本中,背诗词,嚼定义,辨词汇。人不打无准备的仗,既然有心做之,就应认真对待。到了8月下旬,教育局的通知已经下发,我报名的手续已然办好。临近考试前一天,家中打来电话:母亲与人打架,双方受伤都较为严重。对方头部出血,母亲当场晕倒。得知事情后,心急如焚,匆匆骑车回家,雨大路滑,重重摔了一跤,膝盖血流不止。回家后了解母亲已经没事,心中的秤砣得以放下。第二天走进考场,试题较为简单,都是复习过的,或是本已掌握的。上交试卷后,窗外的阳光正热烈。把握是有的,结果是幸运的,我考了第四名,如愿进了县,到了心仪的学校。只是那些日子,因为母亲的事,后续纠纷不断,忙了将近半年,事情才总算收尾。我一头忙于奔波新旧学校的交接,一头忙于母亲的打架事件,恨不得一身掰开两半用。这种感觉,真是福也在,祸也在;喜也在,悲也在。

2012年,我在县城已经呆了两年,租房子的感觉实在不好。搬来倒去太过麻烦,还要看房东的脸色,水费电费凭空臆断,想收多少都他说了算,一个月下来竟然高达一百。再说租房子总不能过一辈子,买房是迟早的事。既然都得买,晚买不如早买,避免被节节攀高的房价逼得心脏病发作,避免被贬值的人民币逼得无话可说。在大哥的操持之下,我们看中一套七十年代的老房子,砖木结构,上下两层,一百四十多平方,价格太过实惠,只要十万,旁边还有几平方的菜地,怎么说都是单家独院?看到这,我当即拍板买下,签合同、付款、过户等等手续,从八月份看房直到水电过户,前后历时两个月。当红彤彤的房产权拿过手时,心中的喜悦不言而喻。从这一刻起,我也算城里人,有了自己的一个小窝。虽然小,但足够温馨,能够遮风挡雨,就已心满意足。忙完房子不久,班上出了一些小插曲,一个女学生因为受不了成绩差,害怕父母责骂,选择离家出走。我作为班主任,首当其冲帮忙找人,找东找西,问南问北,又是张贴寻物启示,又是蹲点守候,晚上睡觉都不安稳,家长不断地打电话询问诸类事宜。累死累活,苦不堪言。幸好一个星期后,此学生在公安局的配合下安全返家,心才放松。

2014年,妻子嫌弃老房子,瓦盖的屋顶经常漏水,木头的结构老鼠猖狂,水泥的地面扫不干净,黑灰的墙壁让人看不上眼。她思前想后,与岳父母商量许久,又打起了新房的主意。火车站附近开发一新楼盘:大名府。价格三千多一平方,这在婺源来说,低得让人心动。我也有此想法,房子买了总不亏,谈不上升值,保值还是绰绰有余。只是苦于囊中羞涩,无可奈何。还是妻子胆大,决定向双方父母筹款,找兄弟姐妹借点,再向银行贷些,加上自己一点积蓄,应当没问题。看房、交首付时,我苦命的牙疼了起来,牙龈肿起来,吃不下饭,嚼不动东西。到了牙科诊所,又是洗牙,又是吃消炎药,结果不见好。隐隐的痛,让人受不了。这种状况持续了一个月,后来去了另一家牙科诊所,医生一针见血,说上次洗牙根本不干净,必须重洗,才能解除疼痛。死马当活马医,听了他的话,再洗了一次,当天就不痛了,牙龈也不肿了,吃嘛嘛香。

进县是福,母亲打架是祸;买房是福,学生出走是祸;换新房是福,牙疼一月是祸。祸福总相依,这些事情一直在提醒我:得意时莫忘形,失意时莫沮丧。上帝是公平的,关了一扇门开了一扇窗,开了一扇窗关了一扇门。

西安去那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呢癫痫控制以后如何停药青少年癫痫是怎样引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