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笔尖◇暖】苍天,赐我一张平安符(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散文随笔

今天是平安夜,我不为自己求任何,唯有一个请求。苍天,赐我一张平安符,为我的父亲和母亲,求苍天能让他们生存在这人世间长久点,我之所以有这样的请求,因为我的父亲和母亲时刻都在与病魔抗争。

这个月我已回娘家七,八次,有大部分原因是为了父亲和母亲,不是父亲病发了,就是母亲身体有异样了。这一年为了这些情况,连我自己也记不得回家过多少次。

只知道嫂子的电话一来,我片刻不敢迟疑的往家赶,因为这是关系我父母的生死的电话,我不想因为自己任何怠慢造成遗憾

常有人劝我,你父母又不是生你一个,你哥哥也有责任。可我总觉得,不能让父亲和母亲处于子女推让中。虽然父母生我和哥哥两个,但我却只有一个父母,不可以让父亲和母亲在病重时还要被推让,我不能更不忍心,

因此,每次嫂子打电话给我,让我带父母看病,我从不推脱,甚至不管风雨,因为我不能让父亲和母亲因等待而感觉绝望,我不能更不忍。

我不仅害怕嫂子的电话,更害怕回家的那条路,因为那是一条悲伤的路,每次接完电话,骑上车顺间,我都会泪如泉涌,无法停上。回家的路程需要骑车四十分钟,我的泪却怎么也流不尽。

可是快到村口,我马上命令自己擦干眼泪,因为不能让父亲和母亲知道他们的女儿不坚强,此时的我是父亲和母亲坚守的靠膀,我怎能那么自私的悲伤,让父母陷入无穷恐慌。

而出了娘家门,知道父亲和母亲可能会有恶化的可能,我真想遇车撞车,遇河跳河,因为我真的不忍心看到父亲和母亲那煎熬的容颜。

快到婆家了,我又马上命令自己擦干眼泪,因为不能让婆家人看出我的软弱,我必须学会娘家哭不得,婆家说不得的伪装。

每次回家的情景,总是父亲睡竹椅,母亲躺床上,因此我也怕进那扇门,因为门里的父母,总让我那么愁肠。

每当看这样的情景,尽管心痛,但还得强颜欢笑的把父亲和母亲拉起来,赶他们出去晒太阳,然后自己把父母的被子全都搬出去晒,为了让他们晚上睡的舒服。

常常因为看到母亲鼻血怎么也止不住而心痛,塞住鼻子血却从口中流出,尽管我心痛如绞,却无可奈何,而且还得强颜欢笑的安慰母亲,因为此刻我是母亲唯一的希望。

常常因为看到父亲病发低烧不退,头痛难忍,我同样心急如焚,可依旧束手无策,我恨自己无能亦无力。

常常在梦里无缘无故的哭醒,因为总梦见父亲和母亲向我告别,说他们要走了,让我照顾好自己。我急得大哭,想追他们,可就动不了,直到自己急醒了,才发现这只是一场梦,而此时的我早已泪流满面。

于是,赶忙打电话回家询问父亲和母亲的病况,如果是平安,我便安心了。如果是异样,我便立刻驱车回家,带父亲或母亲去医院,直到医生很肯定告诉我,只是虚惊一场,我便安心了。

有时我不仅感觉很疲惫,更多的是精神快要崩溃,因为我不知道拿什么可以拯救我的父亲和母亲?我也不知道父亲和母亲能抗战病魔多久?

因为今晚是平安夜,所以我祈求苍天,赐我一张平安符,让我的父亲和母度过病魔的一关又一关,让我的父亲和母亲平平安安度过一年又一年,直到自然终老。苍天,我的祈求您能感受到吗?苍天,我心里的呐喊您能听得到吗?

左乙拉西坦的药效成都癫痫到哪里治疗导致继发性癫痫病的常见病因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