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枝头又见新绿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秦风秦韵
春意料峭。乍暖还寒。昨夜雨疏风骤。雨后的天地清新、润泽,适合慢走心思神游。   看到它的时候,我是惊讶的。它是一棵垂柳,准确地说,它是半截垂柳树桩,就在水穷处的堤岸上。去年夏天,不知何缘故,它那些眉毛似的浓密叶子收缩、卷曲,由青绿渐转为棕褐,直至枯萎、脱落,原来那些随风拂动的柔媚枝条渐渐变得僵硬、孤索,最后彻底枯槁没了生气。冬里,园林工人打理花草时,顺便把它拦腰斩断,唯剩下孤零零的人高的树桩,顶端支楞着两根枯枝。   每次行到这里,都忍不住想,死都死了,咋不连根拔起重新栽一棵呢?   今儿也是如此。只是,想法刚冒了个头,就停止了继续往外钻。它,是不是不一样了呢?   远眺,桩还是那截桩,枯枝还是那两根枯枝。   可是,它,好像就是不一样了。   凑近,定睛细看。润如酥的春雨似乎喂饱了它,那半截干枯的树桩仿佛怀了孕的女人,轮廓圆润了许多。枯枝泛青,隔一段距离胀出饭粒大的芽苞,黄褐的带有细密绒毛的苞衣簇拥着一丁点新绿,就像是谁家姑娘耳朵沿上点缀的翠玉坠子。   只是一点点绿,枯枝就又有了柔媚的韵味,垂死的树桩就又有了活泛的生气。恍然开悟,它就是不一样了——死去,活来,犹如凤凰涅槃一般,生命,又成其为生命!   生命,多么神秘莫测又多么高大上的命题。这截垂柳,从外在的死再到外在的活,其间经历了怎样的挣扎,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我无从知晓。我却知道另一个生命的故事。   去年冬里雪出奇得大,父亲母亲没有照例回老家看外公外婆。年后,舅舅外出打工,经过我们家。问起外公外婆的身体状况,舅舅笑呵呵地说:“爹身体好得很,还能打猪草喂猪,还能咬碎核桃壳,照我看,至少再活五年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外公今年八十八。大概八年前,外公是差点没了的。外公曾经嗜酒如命,早上一醒,都要先从床下掏出酒葫芦咪上几口才起来,吃饭时也喝,出门放牛时还背着酒葫芦,睡觉前自然也是要咪几口才睡得安稳的。久而久之,他以酒为食物,以酒为茶水,几乎不进其他,导致人骨瘦如柴,走路打飘飘东倒西歪,精神也恍恍惚惚的,浑浑噩噩差不多不认得人。偏又好烟,时不时咳得蜷成一团,痰里还夹带血丝。最后,卧床不起了,儿女们都赶着准备去看“最后一眼”。   接去瞧病的大夫一个劲地摇头,在床前下了“最后通牒”:“你是要命还是要酒?要命的话就把那玩意儿给戒了。不戒,也不要再找我了。”   命,是多金贵的玩意儿。混沌中的外公居然听进去了。自此,滴酒不沾。后来接到我家玩时,我还在医院工作,带他检查了肺,打了针,开了中药制作了半年多的丸药让他带回家服。咦,咳嗽、咯血丝再也没有了,饭菜也吃得香了,人,自然也精神了。   记得“蓝天六必治”牙膏曾有一段广告词:“牙好,胃口就好,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外公有一嘴好牙。说来人不信,快九十的人了,一颗牙不缺,一颗牙不坏。外公家在高山,盛产核桃。别人吃核桃不是用夹子夹,就是锤子锤,或是塞门缝里挤压,总得费点劲才能吃到喷香的核桃仁。外公却不,拿起核桃搁到上下磨牙之间,咬合,“嘎吱”一声,坚硬的核桃壳就碎了。戒了酒,戒了烟,又有一口完好无缺的“钢牙”,外公的生命年轮便续画了一圈,又一圈,八年过去了,还将继续画下去。   枯木逢春,耄耋之年的外公重获新生,不得不说,生命,真是多么奇妙的东西。   不由感慨。嗟叹之余,想起多年前读过的红柯老师的长篇小说《生命树》,想起他在小说里所写的关于牛与龟的神话故事,想起他从女儿、妻子、母亲的不同角度展现出的生命的新生、繁盛与死亡,想起他由人的“牛性”和“龟性”探索顶级的“神性”的可能。   其中有这样一段,至今仍记忆犹新:   牛的遭遇女天神全都看到了,谁能逃过女天神的眼睛呢?女天神就问牛:“你在大地上过得怎么样?”牛平静地回答道:“我过得很好。”女天神还想给牛一次上天入地的机会,牛告诉女天神:“人类已经离不开我了,我也离不开人类了。”女天神就说:“这可是你重返神位的最后一次机会。”牛就告诉女天神:“我从来就没有丧失过神性,跟在神位上不同的是我蒙了尘土,神的光芒却更纯粹了。”   当年要比现在年轻得多,生活阅历也单薄得多,可就是“我蒙了尘土,神的光芒却更纯粹了”这样一句话,悄无声息中触动了我,启迪了我,感化了我,也鞭策着我向更纯粹的自己进发,学会营造、享受更为纯粹的生活。   红柯老师说,“世界不是有权人的不是有钱人的,是有心人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生命和世界一样,也是有心人的。心怀敬意,不抛弃,不放弃,即便生命的物理形式消逝了,精神层面却是永存的。   就像那个探索人的神性可能的西北汉子,他在春天,去了,他又在春天,活着。至少,我记得;爱文字的人,记得。   记得,也是生命的另一个形态。   春,是万物生发的季节,也是生命回归来路的季节。   收回心之野马的缰绳,环顾四周,云轻了,风香了,草冒芽了,迎春开花了,鸟儿成双成对了……春,大张旗鼓地来了;生命,亦大张旗鼓地活了。   看,枝头又见新绿。   听,“嘎吱”,那可是八十八的外公咬碎核桃壳的脆音? 黄冈到哪里看癫痫病南昌哪家癫痫医院靠谱男性癫痫要注意禁忌什么呢北京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病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