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心灵】这个暑假 陪着妻子做发箍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青春幻想
无破坏:无 阅读:2491发表时间:2015-07-30 14:34:54    放暑假了,我和妻子,两只旋转的陀螺终于停歇下来。   是该好好放松一下了。丽江游?太远,又贵。那就张家界吧!   袁子山,金鞭溪……徜徉在大自然的怀抱,心,有溪水洗过的清亮,有山风吹过的舒爽。   妻终究是个闲不住的人,旅游归来才一个星期,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教育局禁止教师补课,妻又不爱打麻将,整天看电视,终觉乏味。   晚餐后,我陪妻子到一中散步,看到一位“陪读妈妈”在做手工。妻顿时来了兴致。上去一打听,知道我们菜场附近有家做头饰的厂,可以将材料带回家加工,做成头饰后再交过去,按件计酬。   妻赶紧拉我去头饰厂。做头饰的都是女工,我不愿进去,便在厂门外等着。   妻进去半个多小时了,还没出来,我等得有些不耐烦。   进去一看,妻正饶有兴趣地向一位老师傅学做发箍呢!估计她早把老公忘到九霄云外了。   见我进来,妻冲我笑着招招手:“你也跟着学学吧!”   做发箍其实并不难,在一根黑色塑料发箍上贴上双面胶,将双面胶上的纸撕下来,包上一片裁好的花底布,这叫“打底”。然后再贴上一层双面胶,撕去胶纸,将一块缝成筒状与底布花色相同的面布粘上去,这是“妆面”。最后,将面布两端布头整理好,用拇指宽的一小片黑布头包上,再用“焊枪”将熔化的胶水涂在黑布头上粘好,这叫“包头”。三道工序完成,一个发箍就大功告成了。整个过程,师傅只用了一分钟!   师傅说:“你们先做这个简黑龙江癫痫那里治的最好单的头饰,如果做长了,可以再学做别的头饰。”   妻觉得做这个头饰很轻松,能打发时间,还能赚点钱花,早就心动了。   妻试做了几个,师傅认为合格了,才允许领材料回去加工。   我们在师傅的指引下,交了25元押金,拿了一把手枪模样的“焊枪”,领了300个做发箍的材料,装了满满4个大袋子,兴冲冲地回家了!   第二天一大早,按照妻子的分工,我贴双面胶,撕胶纸,她“打底”。然后我再贴双面胶,“妆面”,她“包头”。   选好位置,准备好材料,我们便忙开了。   贴双面胶很容易,从塑料发箍的一端沿箍面贴至另一端,扯断双面胶,撕下胶纸即可。贴了几个后,我觉得贴一个揭一个胶纸太费事,就先将100个发箍贴好,再专门撕胶纸,这样快多了。不一会功夫,我的任务完成了。   妻“打底”麻烦点,先要将底布与发箍对齐,将底布的一边粘在双面胶上,再从发箍底部绕过来,将底布的另一边也粘在双面胶上。包底布的时候不能将底布拉得太紧,太紧了两端留下的布头很长,要动剪刀,很费事。也不能太松,太松了包的底布皱巴巴的,不好看。   见我闲下来,妻便要我跟着她学“打底”。   妻一边指导我“打底”,一边高兴地盘算着:“一个发箍1毛5,十个发箍1块5,一百个发箍15块。我们一天只做400个也能赚60块钱!”   “要是做熟练了,起码能做600个?”我兴奋地给妻鼓劲。   “师傅说,那些女工,会做的一天能成年癫痫病因都是怎么造成的做600多个。我们两个人,会不会到时候一天能做1000个呀?”妻越发高兴,仿佛拿到了钞票!   “当然可以!”我附和着,妻脸上乐开了花。   接下来贴双面胶和“妆面”也很容易。“妆面”只须将面布两端与发箍对齐,让缝线的一面粘在双面胶上即可。看来,妻是有意让我做些轻松的活!   妻“包头”就麻烦多了。她将面布头整理好,再用专门包头的黑布片包上,将“焊枪”里的胶水涂在布片上,再用手捏紧。   这项工作最难的是打胶。胶水多了会溢出来,烫手,做出来的包头像结了痂,十分难看。胶水少了也不行,粘不牢,露出布头来就不合格。   我完成“妆面”任务后,便试着帮妻“包头”。   才做第一个,手一捏布头河北专业癫痫医院在哪里,就粘上了滚烫的胶水,痛得我跳起来把手乱甩。见我上当,妻笑弯了腰,我气得直瞪眼。   我不信做不好!忍着痛接着做,可不是胶水打多结哈尔滨癫痫病十佳医院有哪些了痂,就是布头从包头里露了脸。好不容易做成了一个,又做成了“鸭子脚”,太丑了!   眼看到了12点,妻见我手忙脚乱,干脆叫我数一下做了多少发箍,再去准备做饭。   不数还好,一数情绪就低落下来——总共才做了102个!   “刚开始不熟练,等做顺手就快了!”妻自我安慰着。   为了试一下一天最多能做多少,我和妻子没有午睡,吃完饭接着赶工。   动作慢慢熟练了,但腰开始酸,臂开始胀,手开始痛了。   “老徐,看来这钱不是那么好赚的啊!”妻有些丧气。   “能做多少做多少吧,反正是打发时间!”我嘴上安慰着,暗地里还是憋着劲想多做点。   这样默不作声做到下午5点半,妻让我再数数。我五个一扎,二十个一堆整理着发箍。一共11堆,220个。   “你没有数错吧?”望着可怜巴巴的一点“战果”,妻显然有些失望。   “都是整数,不会错的。”我语气肯定。一看妻失落的样子,我又赶紧安慰:“还是不够熟练,做顺手就快了!”   晚饭后,感觉很累,我提议跟往常一样去散步。   妻人是跟着出来了,心还惦记着发箍。刚到头饰厂门口,妻就钻了进去。   妻一边跟师傅聊天,一边观察厂里的女工如何打胶。   回家的路上,妻对我说:“看见没有?她们打胶的时候不是四周打,而是一手拿枪,一手拿发箍,只在边上一旋就完了,难怪那么快!”   回到家中,按照新的方法,我们试做了一会,果然效率提高了。剩下80个发箍,不到两个小时就完工了。我和妻子仿佛又看到了希望!   第二天交发箍的时候,验质员挑出20多个不合格发箍,有的布头露出来了,有的包头脱胶。妻只得耐着性子重做。   交完货,选了600个发箍的材料,已是十点多钟了。我和妻子拎着6个袋子回到家中,已经气喘吁吁。   天气炎热,加上折腾了半天,我们都提不起精神。机械地完成着手中的动作,在细节中节约时间。   一天的时间在沉默中挨过。下午5点半,妻让我照例数了一下发箍,438个。虽然数量不多,但有了进步,妻的脸上总算有了一点笑意。   妻决定晚饭后交货,这样可以避开上午人多的时候。   因为注意了上次出现的问题,这次交货顺利得多,只有两个发箍有问题。   妻觉得我们的速度还会提高,这次竟然拿了1000个发箍材料!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每天上午和下午加起来都能做400多个。但400多个发箍做下来,腰都快累断了,手指疼痛难忍。真不知道那些女工一个人一天做600个发箍怎么受得了!   “老婆,我们又不是没有工资,干嘛这么拼命?把你累坏了我会心疼的!”我小声乞求着。   “看别人做着轻松,没想到还这么累!算了,我们能做多少做多少吧!”妻同意了我的想法。   于是,我们不再追求做多少个发箍,只把做发箍当做消磨时间的一种活动。有了这样的想法,我们就白天边看韩剧边做发箍,午休照样睡觉,晚饭后出去散步,晚上不再做发箍了。   漫长的暑假,日子就这么在做发箍的指尖上流动。陪着妻子做发箍、看韩剧、打趣、散步,生活简单而充实!   这个暑假,陪着妻子做发箍的日子,注定成为,又一段美好的记忆! 共 261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