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吃面的记忆(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末世小说

我们的祖先把面食看得很崇高、很神圣,在面食上也就给予了太多的内涵和象征意义。从古到今,人们在面食上大做文章,花样百出,各式各样的面食层出不穷,不断扩大面食文化的外延,不断加深面食文化的内涵,不断发扬面食文化的精神。到今天,小麦这种禾本科植物的颖果,可制作成面包、馒头、面条、油条、油饼等等美味佳品。但就北方而言,仅就一种面条,它五花八门的种类,就足以让人们吃得五迷三道,迷恋了几千年。

中国人一辈子就是图了个“吃”,就像易中天先生说的,吃是中国人一生的主线。我是一个典型的北方人,吃面,也就成了我一生的主线。我们这里的族群,大约是在明末从山西逃荒过来的,老一辈总说:“我们老家洪洞县,大槐树下埋先人。”可怜遭了年馑,没饭吃,更不用说吃面了,所以也就拖儿带女,哪里能种麦、能吃到白面,就朝哪里走。所以,我吃面的天性,骨子里也许还是先人冥冥的念想在里面吧。可惜山西人现在富了就不吃面了,去年我去山西洪洞遏祖,过了黄河走州过县十几个,想吃一碗刀削面都没吃上,就更加让我想起吃面的美来......

北方人把面食做到了极致,所以面条也做到极致。在我们这里,仅仅是面条就有几十种:臊子面、浆水面、杂酱面、油泼面、模糊面、混汤面、蒸面、炒面,拉面、扯面、挂面、刀削面、手擀面、菠菜面、空心面等等。对我来说,只要是面,没有不喜欢吃的。只要嘴里吃着面,那就吃的是一口的心满意足。一碗面条,那吃的是山沟野洼的亲,吃的是父母姐妹的爱,吃的是浓浓淳朴的情,吃的是这片黄土地上祖祖辈辈千年的血脉、万年的气息。古人俗话说“吃老本”,依我看,吃面,就是典型的“吃老本”,吃出了黄土地的原汁原味,吃出了生命的本色,吃出了魂魄的本来面目!

小时候,看着别的富人家端着大老碗,那长长的白面条,被筷子挑得老高老高,那满嘴里都流着涎水,恨不得扑上去夺了他的碗来,来一顿狼吞虎咽。所以,从那时就有了一个梦想:长大了要天天吃面条,吃白白的面条,吃长长的白面条,还得是油泼的!自然也就暗暗下着决心,努力努力再努力,一定要吃着油泼的长面条。这也几乎成了我的心结,弄得几十年满脑子都是为了这一碗面转,假如一天不吃面,那晚上睡觉都不踏实!

记得小时候每逢大考的时候,母亲就给我做一碗油泼面,算是我的“壮行面”。那时候的面不全是白面,里面参杂着小豆面,就是所谓的“杂面”,可就是那样,我也是吃得很狼狈、很嚣张、很不要命,一副饿死鬼托生的样子。无奈,农村孩子就这个俗啊,也就小人谋食罢了!

不过,要说吃面,我喜欢的还是吃扯面,吃油泼扯面。但是吃扯面就得有吃扯面的讲究。那样斯斯文文、细嚼慢咽的吃,是我所不喜欢的。吃扯面吃不出精气神儿,吃得再多顶大就是个“肚儿圆”,没什么意思。所以,吃油泼扯面那就得看你的经验了。首先面要白、要宽、要长、要劲道,最好像裤带一样,吃在嘴里还豁着两边的嘴角。其次是油要重,辣子要旺,葱花要稠,香菜鲜嫩,让人看上一眼就垂涎欲滴。再就是得要有面汤,面汤得供足,得才出锅,款款亮亮的,还得有蒜,要蒜瓣,吃一口面咬一口蒜瓣的那种。最后那就更讲究了,吃扯面,得要有吃扯面的气氛和吃相。最好在不起眼的小店,就是那种好像是做了几百年却老做不大的那种传统小饭馆,进去了要大声喊道:“伙计(土话读huòqì)!来一大碗油泼扯面!”然后伙计赶紧一溜风跑过来,点头哈腰的:“得嘞,客官。”然后再朝后厨大声一喊:“油泼扯面,一大碗!”那个音调高高的、长长的、悠悠的,光听着,那享受的气氛就出来了。这个时候,你就大咧咧地坐在木桌木凳上,最好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穿着破了的布鞋或者光着脚丫子,一只脚踏在凳子上,一条腿大岔开,一副“我就是大爷我怕谁”的模样。等到吃的时候,一定要大牙大口、虎虎生风地吃(一般用土话叫“咥”dié),要吃得嘴巴“啧啧”作响,吃得油光满面,吃得大汗淋漓。一定要吃出那种就你最幸福、最满足、最得意的场面。这样吃扯面,光是看着就是一个字:“爽”(土话叫“啴chàn”)当然,这都是我想像中的画面,因为我老想着吃扯面就应该是这个样子,这样才显得爷们,才显得咱土老汉有能耐!

当然,要说吃的美,那还得数母亲做的模糊面、混汤面。说起模糊面、混汤面,那就是家底饭、根本饭,吃这个面谁都少不了、缺不了。这个习俗,甚至也影响到丧葬之事。在我们老家,有人去世了,下葬前的那几天,那是必须要吃模糊面、混汤面的,因为不论生前是穷是富,到那边过日子前先要吃好这边的一顿饱饭。啥饭?那就是——模糊面、混汤面!所以,在我们那里开玩笑戏谑某某某要死了,就说快要吃你的模糊面了,那意思就是你临死不远了。其实说到底,模糊面、混汤面,不过是早些年景农村人穷苦,粮不够吃,是一种将就、凑合的吃法。一大碗干干的长面,吃起来是很美,可家里的粮仓能让你那样放开胆子吃吗?所以,就只好锅里下点面,然后用玉米面搅合些,把锅烧够火候,白是白、黄是黄,看着俊清,吃起来黏黏的、香香的,吃得有滋有味。有经验的妇人,做模糊面的时候,放一点碱面,那就闻起来更香了。当然还有给里面放点土豆块、豆角、黄豆什么的,那也是别有风味。至于混汤面,那就是比较奢侈的了,因为首先得要有油,得有青菜什么的,先炒菜,等调料完全入伏(渗透的意思)到菜里面,再添水烧开,下好面条,再大火烧,等面条腾浮上来,再慢火煮,煮得满锅飘香,但这时候还不要急着开锅盛饭,得要再等上一会儿,要把锅捂一捂,等锅里面汤和面充分融合在一起,这样吃起来,才有味道、有立身(质感的意思)。当然,吃这两种面,最重要的就是得有酸菜!要用“疙瘩白”(学名甘蓝)的叶子腌得半新不陈的那种酸菜,酸得恰到好处,有嚼头,然后拌点调料热油一浇,就着模糊面、混汤面吃起来,那叫一个“僚咋咧”(好的意思)。

小时候去姥姥家,村口有一棵几百年的大核桃树,树下有个大碾盘子,每每看总是有三五个人在那里闲聊,当然记忆最深刻的,还是他们端着碗吃面的情景。但我这时候却不稀罕了,因为我二舅妈就是个做面的好手。她虽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不过待人实诚,只要来了客,不管家里有没有,想尽办法都要让你吃上一碗捞面,何况对我那是没得说,一碗捞面,那是肯定能吃得上的。可惜二舅妈去世得早,吃她的面,就成了我常常想起她的由头。

吃面的记忆,也不仅止于此,早年在一个叫柏峪寺的乡镇工作,所包抓的一个村,村委会主任的媳妇也做得一手的好面,至今也忘记不了。也不知道她用什么法子,做出来的面,和机器压出来差不多,但完全又是手擀面的味道,鸡蛋豆腐西红柿臊子浇上去,一拌一挑,酸菜一上,不想吃也由不得你。后来我还专门看着她做,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同的特点,可吃起来就是不一样。为此,她那两个漂亮的女儿还笑话了我好久。想想,那真是人美,面吃得更美呵!

......

想着吃面的美,追根朔源,还就得想起那些小麦。根据史料,中国最早发现小麦遗址。是在新疆孔雀河流域的小河墓地,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楼兰,在那里出土了四千年前的炭化小麦。在我的脑海里,四千年前的塔里木河和孔雀河,绿洲葱郁,游荡的鱼儿,飞奔的动物,翠绿的草地,当然还有那大片适于耕种的土地。楼兰人每天吃着各种各样的面食,悠然自得地过着充满异域风情的小日子。然而大自然无情的狂风一扫而过,一望无际的茫茫沙漠将良田淹没,罗布泊四十多年前就已干涸,只有残破的古塔和千年不倒的胡杨,在斜阳的余晖下,默默倾诉着辉煌的岁月。那些面食文化,终究还是消散在大漠的风沙中了......

哎,我的长面呵!多想生活在四千年前的楼兰啊!那样我就可以每天吃着长面,然后骑着骏马充当一回白马王子,和心爱的姑娘并辔而行,看远山翠黛,看高天流云,看溪水花开。现在我吃着长长的白面条,心里却想着楼兰的姑娘,那种惬意的场景,让我恨不得马上穿越一回。想着她们吃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面条?那面条是什么样的滋味啊?有酸菜吗?端起碗一刹那,我吃面的神色,便凝重了很多,但又舒展了很多......

沈阳哪里能治疗癫痫郑州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儿童癫痫病该怎么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