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大全 > 文章内容页

嗒嗒马蹄的美丽错误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8-24 分类:励志大全

她到北京的时候已是傍晚,从车站风风火火的赶到西单,才发现茫茫人海里找一个男人有多难。这年她二十四岁,小他两个月。

她沿着长街越走越急,穿过商场门厅时从天而降的冷气收不住脚,浇了她满头满脸的寒意。阿嚏——她显然对这个陌生的城市感冒了。你在哪儿?我找不到!她用肩膀摁着电话,手上是大包小包。一点衣角从兜里红杏出墙,朴拙干净,皴淡了西单的浓墨重彩。

马上到了!马上到了!男中音传来,从车流不息的对面。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一条马路瞬间跌宕成恼人的银河。那路段没有红绿灯,他等了二十分钟才得过去。一过去她就拥到了他的怀里,二话不说,一个劲的啃他。

好了好了。男人的不耐烦里洋溢着得意与满足。她仰起头仿佛在看他,而他也耷下眼皮去。她小巧的鼻尖儿低低的压着,抬眼间,俊额上便牵出几道细细的愁纹。素美一如当年。

那时候她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她喜欢青蛙和布谷鸟,喜欢风穿过树林雨跌落檐角,更喜欢沿着铁路漫步到好远,因为铁轨高高的,直直的,不会让人迷路。她总以为轨道是一棵卧倒的拔节芝麻,哪一天,大发慈悲的上帝会慷慨地送她一粒。

山色虽好,火车却从不会为这个村庄留步。要不是那次山体坍塌,也许这段爱情永远不会在缘分抛锚的时候被钩沉起来了。从山上流下的碎石埋了半列火车,他的双腿未能幸免。在铁路边闲逛的她循着呻吟找到他,灰飞满天,这云蔽日,她不知道她其实是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儿。那时候他正春风得意,来来回回跨省地演出。面如敷粉,唇红齿白,活脱脱一个戏子啊。邻座老人把他夸得熏熏欲醉时,山崩地裂了。

他在昏迷中被呛醒了,因为给他喂水的女孩儿把水送到了他的鼻子里。睁眼看,是一春衫正薄的观音少女。两个人都是情窦初开的总角少年,这样你一勺我一口地喂,脸早已红透,心中是握不住的喜欢。他的身体好些,她就陪他在小茅屋后边下棋。你落一子,我落一子,把茫茫山色全都纳于指尖。一点情愫渐生渐起,漫过脚裸,淌成了淙淙流水。山中不知岁。救援队赶来后,男孩儿被接走了。他说,我每年从这里过两次,你等我啊。女孩儿点点头,一地清泪浥轻尘。

铁路共光阴起伏。以后的每一年,她的心脏只在那两天跳出水面,他亦如是。火车一次次飞驰而过,他从窗口扔下情书,随身听,或者一张画着心箭的粉红卡片。这都是爱情的包裹啊,她收好每一份寄物,将这些期待与怀念束之高阁。岁月的铁轨,渐渐温柔成了缘分的回归线。

其实她不知道,他的演出生涯早已被人枪毙。出事后的第二年,他在餐厅谋了一份洗盘子的工作,勉强维持生计。可每到约定日期,即便再没有路过村庄的必要,他也总会狠下心买一张昂贵的双程车票,为了让“我”答打的马蹄犯个美丽的错误,为了一段此去经年的执著与牵挂。别人劝他别花冤枉钱,他说花再多也在所不惜,爱本来就不懂得鸣冤。那火车跑了十年,他们的爱情也跟着跑了十年,虽然是那么的跌跌撞撞,却满是百年刹那的心心相印。

现在好了,他凭着一口字正腔圆的昆腔在西单的食府大厅里做台唱戏,一幕下来,常常是满堂彩。于是他把她从小城叫来,仿佛呼唤一只苦情的候鸟。这时候,他正推着他的轮椅漫步北京,他给她描述着身边的一切,西单好美啊。她听着听着便略带怨气地问,有我美吗?他笑笑,居然调皮地捏起她的小鼻子,我是爱江山更爱美人呢。

树林里有两只动物,一个是小狼,一个是小狈。一天他们相爱了,在倒地的拔节芝麻上。小狈是瘸的,小狼是瞎的,狼问狈,多少年的擦肩而过,才能换一种温情脉脉?狈说,或者十年,或者你我的青春吧。夜晚的西单华灯初上,照彻人间,或者就是你我的青春吧。一位面庞清秀的盲姑娘正搂着轮椅上的男人你侬我侬,大概是又想起了那列爬上心头的火车。也许他和她永远都不知道,十几年前的那次不幸的巧合。那还是他出事前的好几年,演出不顺,火车正走到小村庄。心烦意乱的男孩儿随手抓起桌上的一包保鲜石灰摔倒了窗外,白蒙蒙一片,全撒进了她的眼睛里,她不知道石灰是不能见水的,竟然用泉水去洗,从此坏了一双干净的眸子。不过还好,老天让他在冥冥中赎了罪过,充当她的眼睛。

如有来世,请赐我爱情的皮毛,如有来世,也让我们修成一对含情脉脉的“狼狈”吧。即使需要用整个青春下本,我们也要赌一把。那个小小的山村茅屋边还有人下棋吗,那列跑得冤枉的火车还在兼营爱情速递吗?让我答答的马蹄犯个美丽的错误吧——我不是过客,我是用一生蓄谋的爱情归人。

酒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家沈阳癫痫病的医院呼和浩特癫痫病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