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大全 > 文章内容页

【丁香.那年丁香】空谷悠悠(散文)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励志大全

左江是一个呈马蹄形的美丽大草坝,面积大约为40多平方公里,四周皆有山川环绕,一条河流从距草坝十公里处情人树下起源自北向南流去。河流两岸世代居住着以游牧为生的牧民,随着生活的安定,牧民们大多选择依山靠水而居。

草坝四周的大山上森林茂密,葱郁繁盛,河流两岸零星坐落着矮矮的小木屋,不远处的围栏里圈养着猪,牛,羊等。河流在流经吉桑村地界时与其他河流汇集后匆匆流去,留下一方浅水湾,周边长满了芦苇,一簇簇一丛丛。每逢芦花飘飞的时节,半青半黄的芦苇在阳光的映衬下泛着深浅不一的光辉,格外美丽。

距吉桑村西南方向约3公里处,有两座依山而建的庙宇,当地人称女神庙、山神庙。山神庙与女神庙之间有一片人为开掘的空地,空地中间是用石块高高垒砌而成的诸神台,神台四周一座座石塔相连矗立,塔内雕刻着不同的佛像。平日里山神庙鲜有人来,周边极为安静。

山神庙旁另有一处木屋,常年居住着一个老婆婆,多年来唯一陪在老人身边的是一只花狸猫,花猫是十多年前阿婆在山神庙外带回来的流浪猫,现在也垂垂老矣。天晴的时候,花猫便懒懒的躺在门外的大石块上,偶尔抬头看看倚门而坐的阿婆。据长辈门讲阿婆是个孤儿,自小被卫生站的医生收养,学业完成后成了卫生站的医护人员,常常走村串巷为牧民门治病,或宣传医疗健康知识,深得牧民爱戴。

阿婆一生未婚,将大好的年华都奉献给了所热爱的工作,阿婆和一位从城市来的医疗志愿者有过一段感情。志愿期满离开的时候,医生想带阿婆一起走,阿婆舍不得她生长的地方,和需要她的病人,而医生家中还有日日期盼他回家的父母。权衡之下,医生回到他所在的城市去了,阿婆仍旧留在卫生站。

静嘉无意中看到医院张贴的公告,一眼便看到左江卫生站,这个对她来说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多年前爷爷因病西去,静嘉在整理书房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精巧的木制盒子,里面放着一本小相册,泛黄的贴纸上写着:你是我一生无法触及的梦,愿你安好。这个你是谁呢?静嘉越想越不明白,在她的心目中,爷爷和奶奶是很恩爱的。一张相片吸引了静嘉,一对璧人,这是静嘉看到相片后惟一能想到的词,虽然相片有点泛黄,但还是看得出,相片中的两个人很恩爱。穿着条纹衬衫的是她的爷爷,另外一个歪着头,靠着爷爷肩膀笑得很灿烂的女孩,静嘉未曾听爷爷讲过,或许这是属于爷爷的秘密。相片背面写着:左江浅水湾,第一次合影。自此左江便成了静嘉心中的谜,时隔多年再次看到左江,静嘉有些欣喜,便决定参加这次的志愿活动,去找寻当年爷爷的故事。

城市距左江大约180多公里,出城后皆是盘山路,静嘉紧贴着玻璃窗望去,只见峰峦起伏,山路蜿蜒,高低错落的峡谷间溪流顺着河道流向远方。每绕过一座山,便有一处村庄,依山傍水而建,不知过了多少岁月,有些村庄已人去楼空,极为苍凉。到左江卫生站的时候已是傍晚,一路上舟车劳顿,医生们并没有心情谈天说地,整理好行李之后很快便进入了梦乡。静嘉梦到了爷爷,自爷爷去世后这是第一次梦到爷爷,在梦中静嘉告诉爷爷说她来到了左江,也会去寻找之前爷爷未曾告诉她的故事。

山里的夏天并不像城市中那样闷热,尤其在傍晚下山风吹过的时候,舒适惬意。越是接近山神节,卫生站的人越少。这一天午后,太阳还未下山的时候,静嘉同几位医生一路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到了浅水湾。周边是生得茂密的芦苇丛,远远望去,与近处的水,远处的树融为一体,水中还有几只水鸭在嬉戏打闹,像油画一般。静嘉坐在水边的大石块上,若有所思的看着远方,同行的人看到静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以为是想家了,便安慰静嘉:我们应该不会在这边待很久,志愿期满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在这边的时候要开心点,不然家里人也会担心。静嘉回复道:没关系,我挺喜欢这里的,我的爷爷曾经来过这里,我只是很想爷爷而已。你们几个先回卫生站好了,我等会儿回去。

静嘉一个人坐在水湾旁边直到傍晚,夕阳落山的时候,牛羊群随着牧民从草坝远处归来,未被召唤回家的鸭群在河岸两边游荡着。自小便在城市生活的静嘉,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深深的被吸引。晚上的时候应该会看到星星,说不定芦苇丛中还会有萤火虫,淘气的孩童是不是会拿着玻璃瓶来芦苇边捉萤火虫,只是为了躲在被窝也可以看萤火虫闪闪发光的样子。静嘉一边想象着一边不知觉笑了出来。

“你在笑什么呢?”

静嘉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看到一个男孩子,微笑的望着她,静嘉娇俏的脸庞有点泛红,回头望着远处说到:没什么,只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风景,很开心。

“你不是这里的人吧?之前没来过像这样的地方吧?”男孩背靠着树坐着,继续说道。

静嘉低着头,一边回答一边摆弄着手中的芦苇。

男孩便像本地向导似的介绍左江:“我们这边有很多可以玩的地方,比如北面的情人树,再往北是一处大石洞,也是这条河流的出水口;比如西面的七夕桥,桥周边是一片沼泽地,太阳落山的时候格外美丽。再过一段时间就是山神节了,要不要体验下本地的传统节日?”

“山神节?第一次听说。是左江本地的节日吗?”静嘉对于这个节日充满了好奇,走到男孩旁边。男孩长得瘦高,浓眉下的一双大眼睛格外有神。

男孩看了看静嘉,微笑着说“每年的八月中,是当地的山神节。听长辈们讲山神节是为了祈求一年平安,也是对大自然的崇敬。”男孩见静嘉并未打断他的话,继续说到:“山神节一般持续两天,第一天,各村落牧民在山神使者的引领下环山而行,诵经祈福,祈求一方平安。第二天,山神庙祭组。祭祖前先要请山神庙的掌管人用面团捏造揉成各种神鬼塑像,并在诸神台设祭坛摆祭品。祭祀仪式是在早上举行,祭祀时神使们会在诸神台为祖先们念超渡经,牧民们则在族长的带领下向祭坛磕头,祈求祖先神灵保佑。”

“山神庙?”静嘉想起爷爷相册里有一张照片,背面写着山神庙。

“山神庙就在这附近,你没去过吗?”男孩抬手指了指山神庙的位置。

“还没去过。”静嘉有点不好意思的回答。

两个人聊了许久,男孩说到: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回家了,你住哪里?我先送你回去吧。

静嘉晃了晃神,答道:没关系,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可以回去。坐的时间久了,双腿有点砝码,静嘉站起来揉了揉双腿。

“谢谢你给我讲了这么多关于左江的事情,希望有时间再见。”静嘉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卫生站的方向走去。

“没事,我很乐意向刚来左江的人讲当地的事情,对于这片土地,我们每个人都是十分热爱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静嘉回头看了看男孩,“我叫静嘉。你呢?”

“江沅。”男孩略微提了提嗓子,高声答道。

“步余马兮山皋,邸余车兮方林。乘舲船余上沅兮,齐吴榜以击汰。船容与而不进兮,淹回水而疑滞。你的名字是不是取自《楚辞.涉江》?”静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江沅,见江沅还未回答,便一路小跑着回去。

这是除家人之外,第一次有人说自己名字的典故。江沅看着女孩离去的方向,下次应该还会再见的吧?或许会!

静嘉回到医院,想起刚在浅水湾和男孩的对话,不自觉的笑了。心想这个男孩还挺有意思的,两个人第一次见,竟也可以聊的这样愉快。

卫生站组织了小分队向牧民们宣传健康知识,并为一些年迈的牧民安排常规检查,静嘉被分到草坝北面的村落,很久没有去浅水湾了。

一天中午小分队在村口为村民集中检查的时候,静嘉听到旁边年长的人说起了零露医生。静嘉之前在卫生站的时候听站立的医生讲过,知道零露以前也是卫生站的医护人员。一旁的阿婆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没记错的话零露医生比我年长五岁多,以前的时候常常来这边为村的人减身体,带点儿常用的药,医生人很好,我们都很喜欢。只是......”

静嘉不知道阿婆为什么没有继续说下去,对于这位长辈,静嘉很尊敬,也充满了好奇。大概半个月左右,在外的小分队都已完成工作回到了卫生站。静嘉从医院老员工那儿大概知道了阿婆的一些事情,阿婆多年前和一位外来的医生有过一段感情,只是后来不了了之。静嘉脑海中又闪现出了爷爷珍藏的那张照片,迫不及待的想去阿婆那儿问个究竟,但又觉得直接去过于冒失,也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毕竟只是自己的猜测。静嘉想到了江沅,想起之前男孩对自己讲关于山神节,也应该知道阿婆的故事吧。

这天傍晚,静嘉又来到了浅水湾,但是没见到男孩。上次匆匆告别的时候没留下什么联系方式,也不知道住在哪里。坐在这里等应该可以等到的吧,静嘉走到之前和男孩聊天的时候坐的位置,背靠着树坐下。

“你终于来了,还以为你已经回你们那儿了呢!”

静嘉一听,知道是江沅来了,转过头朝着男孩微笑。“你在等我吗?”静嘉说完发觉自己的脸庞略微发烫,便用左手捧着脸,转过头朝着另一个方向看去。江沅朝静嘉走来,递给了静嘉一个用芦苇编制的小蜻蜓。静嘉接过,笑了笑。“没想到你还会编这个,还挺好看的嘛。”江沅低着头,腼腆的笑了,笑起来的时候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

“江沅。”静嘉见男孩没有说话,便叫了声男孩。

“嗯?”江沅看了看女孩。

“你知道山神庙旁住的阿婆吗?能不能讲讲?“

江沅好奇静嘉为什么对阿婆的故事这样感兴趣,静嘉便说了此次来这边主要是想知道当年爷爷在这里发生的故事。

江沅有点儿吃惊,问道:“你的爷爷之前来过这儿吗?之前是做什么的?或许我听过呢?“

静嘉便说了些关于爷爷的事,关于那张贴纸,那句话,那个相册,包括那个女孩。

江沅想起之前听长辈们讲的关于山神庙外住的阿婆的故事,也就是零露医生。便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静嘉。

“那你能带我去阿婆那儿吗?我一个人直接去的话,不知道阿婆会不会......“

静嘉话还没说完,江沅便说”好,这次我们约个时间好不好,之前约好的下次再见,没有时间,没有地点,不知道在哪见,我有空的时候便常常来这附近等着,心想或许会碰到,或许你已经回去了呢。“

静嘉听到男孩的话,心中微微泛起一阵涟漪,一瞬间便涨红了脸,低下了头,只轻轻答应了一声。

江沅意识到自己说话过于直接,不好意思的转过头看着眼前的芦苇荡,心里甜甜的。

天色渐渐模糊了起来,弯弯的月亮斜挂在远方的树梢上,银闪闪的小星星顽皮的眨着眼睛。

到了两人约定好的那天,江沅一大早便来到卫生站门口等着静嘉。”静嘉马上就过来,不要着急。“同静嘉一起的医生看到江沅,打趣的说到。江沅一害羞整个脸庞刷的一下子红了,耳朵略微发烫,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没关系的,现在还没到时间呢。“医生看到男孩红了脸,便不好继续打趣江沅。

静嘉提着小背包从前面走来,江沅伸手去拿包,静嘉说这里装了爷爷的相册,里面夹着那张贴纸。”你今天骑单车过来的?“静嘉看到江沅旁边的单车。江沅笑了笑说:”嗯,卫生站离山神庙还有一段距离,骑车比较快,这样你能在阿婆那儿多待些时间。“江沅边说边示意静嘉坐在后座上,我特意铺了垫子,走山路的时候应该不会难受。

两个人朝着山神庙的方向去了,静嘉靠着江沅的后背,感觉很安心。“你这后座有没有其他女孩子坐过?”静嘉突然问道。男孩憋着笑,“当然有,你问这个做什么?”静嘉捏了捏江沅的胳膊,默不作声。江沅见静嘉不说话,赶紧解释道。“刚和你开玩笑的,在你之前只有我姐姐坐过这个后座。”静嘉听到男孩这样讲,心里甜甜的,故作镇静的说:“你同我说这个做什么,你的单车后座,谁坐不坐都和我没关系。”江沅回头看了看女孩,“以后除了你之外,不会让其他女孩子坐这个后座的。”江沅边说边加快了速度。“真的?”“真的!”

不一会儿两人便到了木屋,静嘉看到门外呼呼大睡的花狸猫,木屋的门半掩着,阿婆好像不在家。江沅上前敲了敲门,“阿婆,在家吗?我是江沅。”静嘉听到屋子后面传来的应答声,转过身看到了阿婆。阿婆身形消瘦,半佝偻着腰,走路有点颤颤巍巍的。静嘉赶紧上前去扶着阿婆,阿婆瞧着眼前的女孩,伸手摸了摸女孩的脸颊,笑着说:“没关系的,不用扶我,我自己能走。”静嘉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

老年人得癫痫该怎么办山西癫痫病医院手术效果好吗吃癫痫药可以喝酸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