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晓荷. 四季的故事】一个村庄里的水质文化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励志大全
无破坏:无 阅读:1741发表时间:2018-04-27 13:54:46 摘要:在图瓦人的食品结构中,水质的奶液和由奶液而派生出来的食物,既含有历史的某些记忆基因,也包括着当代文化生活深刻的重大影响。在图瓦人积累起来的丰富的食品种类之中,有一个最基本的母体,也是最初的细胞,它就是充满着水质的鲜奶,这才是衍生一切的源头。鲜奶这种来自于草棵、来自于绿色、来自于最柔软的物质的产物,是一种令人惊讶不已的食品。    “我始终相信文明的起源和江河的起源保持着某些共同点,都源于高原……文明像江河那样,起源于高地的时候,是那样清澈、明亮、活泼,如同婴儿的眼睛,黑眸上充盈着水雾”   ——新疆作家周涛      (一)   水是人类生命诞生成长的第一要素,是人类延续需求里永远需要珍贵的物质。水是文化的源头,也是文化的肥沃土壤,它由不同的状态分别呈现出来。从中国的黄河长河到古代埃及的尼罗河文化,再到古印度的恒河文化,甚至是经济、政治、文化和宗教非常发达的欧洲的莱茵河、多瑙河流域,河流都会成为文化的源泉。   纵眼四望,在星球之中的地球上,唯有水,才能最终构成一个民族最初的文化形态,唯有滴动或流动的水,正成为人类文化进程中,那一片最令人感动的柔软部位。   只是人类在现代文明社会的进程中,被许多外在的物质包裹着,远离或忽视了水,隔阂着文化的最初形态或最早的源头。就像我们早已忘记中国文化的源头与春秋战国时代的诸子百家,忘记了这种文化的密切渊源关系。   只有在远离现世生活很长时光的禾木村里,在这个中国行政系统里最后一个被想起来的村庄里,站在一道道丰富的雪水或泉水的资源面前,才能让我想起所有的水并思考起来。水的营养、水的力量、水的自身以及水对所有生命至关重要的吸引力,都会让人们在血液的暗示之中、通过思维的潜意识反思,重新想起自己民族文化的真正源头在哪里,流淌着水对生命的那种浸漫式的滋润和浇灌。   在经历过与图瓦人的生活之后,我觉得自己找到了一种看似柔软却实为坚硬的东西,这种貌似无骨的东西,却能在激动的同时,撞击着自己久已干涸的心灵之田。我觉得,它们应该有一个更为概括的名词,有武汉癫痫病哪里好一个代表着他们文化品质的东西。   ——水质的文化!      (二)   这个被我突然翻动出来的词句,像打开的伞一样,“膨”地一声张开啦,像一个精灵,又如同过去相爱过的老情人,从天涯海角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种亲切而完整的抒怀,这种对内容与本质的准确把握,将我的精神一下子撂倒在地。在霎时之中,有一种冥冥之中的物质慢腾腾地走了过来,它以凝固的妆束和活性的鲜艳,永远地坐在了文化的面前。   水的母体和演化而来的不同的具体内容,在生活与岁月之中构成了图瓦人神秘而充满着暗示的文化外壳。   我前面说过,在这里呆的时间久了,你就会成为一个睿智的学者。我没有学过精神学和课程,也没有过专门研究的历史,但是不知为什么,在这里我的思索远远地超出了我的能力。在静得能听见风走过的脚步之夜中,长久地陷入冥想状态,我曾想过,人类的文化与精神层次是相同的结构,就像一层层的沙土与泥土构成人类历史的记录一样。人的生命基本上分为物质的层面与精神的层面,物质的层面的水质,是皮肤、肠胃、血液等生理机能的需要,是保证生命继续延续和成长的营养渠道,任何的营养成份都濡入水质之中,通过水的消化和融解进入人的各个部位,包括人的大脑。   而精神的层面对水的需要就有所不同了。水对精神反应已经成为一种审美的本能,它是深入的、感情的不断深化,所带给人类的精神财富是无穷无尽的,幸福、快乐、喜欢、兴奋、高大、壮美、安慰等等,这些都是水能给人类的精神感受。      (三)   在禾木村,所能体现出来的物质和精神层面的水质文化,是那样的简单质朴和完整无缺,充满着鲜明的个性。   在图瓦人的食品结构中,水质的奶液和由奶液而派生出来的食物,既含有历史的某些记忆基因,也包括着当代文化生活深刻的重大影响。在图瓦人积累起来的丰富的食品种类之中,有一个最基本的母体,也是最初的细胞,它就是充满着水质的鲜奶,这才是衍生一切的源头。鲜奶这种来自于草棵、来自于绿色、来自于最柔软的物质的产物,是一种令人惊讶不已的食品。经过了胃液的浸蚀与肠道的吸收,草的汁液却成为一种最富有、最伟大的文化的支撑,不能不说这是生命轮回的一种奇迹。大凡牧业生产圈子内的食物结构中都是以奶制品为主,最后,竟然反过来,这种最柔软无形的东西,却以有力的腕力紧紧地把握了民族生存和发展的方向,成为主宰和支撑这一民族的文化内核,对于这个文化形象的认识和确定,让我不由地想起城市来,它们就是盖出的高楼之中,那些埋在水泥中被人们忽视的坚硬钢筋。   图瓦人属于这个大牧业圈中的一个小小的组成部分,因而,它无法逃避这种作用之下文化的影响。第一需要的仍是物质层面上满足,是为满足生命生存和种族发展,食用的第一鲜美物就是奶液,然后是祭祀和人们食用的奶酪、奶油、奶粉、奶乳等等,接着是奶制品与麦粒、谷物、稻米等其它食物的配制,最后,才是用于祭祀、生活和娱乐的食品:奶酒。如同许多文化一样,图瓦人的水质文化也是物质与精神相互一体,相互融合、容纳和包含的整体。区分只是一个概念的要求,而在他们具体的生活之中,你无法能细细地分开哪些是物质层面的需要、哪些是精神层面的需要。      (四)   这里在生活,需要感受的体验、体验中的激情、激情中哲理的浮现,都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和文字所能表达详尽的心境。在这人充满着人类原初生活状态的地方,除了感觉上的自我囿限之外,你会感到汉语言文学的某种拘束和缺陷。因此,在每天晚上的灯光下,一一记录着自己的生活与感受之际,我就有这种越来越明显的强烈感受。文字能够表达出来的人类感情是那样的苍白,也是那样的有限,因此,我才相信,书法、摄影、绘画、音乐和舞蹈等艺术,才能从不同的角度来表达人类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某种深层感情。   我亲眼看过一个牧民制作苏尔的全过程。苏尔是图瓦人传统的乐器,是代表图瓦人文化内容的唯一物质实证,也是中国唯一仅存的古老乐器种类。有人反复考证,认为它是汉末到三国时代的胡笳,也有人认为它是印第安人的某种音乐,反正针对它的来源有着诸多的个人看法。制作苏尔的材料是一种生长在本地的名叫“芒达勒西”苇科野生植物。制作苏尔的人是叶尔德西老人的女婿巴合提别克,他当着我们的面,熟练地完成了选择原料、削磨打制、掏空杆芯、烫制管眼、校对音调、祭祀敬拜、试验演奏等过程。“苏尔”的管子上端没有发音的哨片,吹管时要全靠演奏者用舌尖的不断变化,来控制风门的大小来发出音乐的声音,加上粗犷的喉鼻音贯穿于音乐的始终,吹出的声音圆润而又神奇,有一种人间稀少的“天籁之音”,静心聆听,仿佛能将你带回到遥远的过去,感受着古代北方少数民族深郁、忧怨的情感,体验一种来自天外的声音;正因为有了这些美丽的旋律,才在“风吹草低现牛羊”的环境下,孕育出了感情丰富、能歌善舞的图瓦人。   我们听着巴合提别克用才制作出来的“苏尔”演奏出来的歌曲,虽然它只有五个简单而古老的音调,选择的整首歌曲也比较平直,但是,在手指起落之间,伴随着磁性的喉音所演奏出来的曲调,却沉郁苍劲力透四野,令人有端坐不动的静穆之情,在低沉的主旋律中,常常会出现比较委婉欢快的音阶,虽然曲调并不复杂,却可以在完成一个完整的和声。据我查到的资料得知,近几年,“苏尔”自中央电视台播放后,先后在中央音乐学院进行了专门的录音,一下子成为一种研究的主题,经国内外研究人员证实,它很可能就是现存的古代乐器“武汉中医羊角风医院哪里好胡笳癫痫发作时应该注意什么?”,它产生于古代的汉朝之前,主要流行于塞外和西域一带。所以“苏尔”所演奏出的民族传统曲谱,又被音乐研究者们誉为中国古代音乐的活化石。   这些用野生植物制作的乐器,其实就是图瓦人生活与艺术追求的真实写照,仍旧是那种来自天地原野、植生于水质,而最终成为娱乐人生的一种精神文化。      (五)   同所有民族的婚礼过程一样,每年的秋天,村子里为数不多的娶嫁活动,也展示了图瓦人最集中的文化形式。我曾有意识地在村子里,以主动的态度参加过图瓦人家中举行的婚礼。当男主家的亲人前来女方家庭迎亲时,需要向他们的身上洒水、洒奶子,在亲友入席就坐之前,要一碗碗地向迎亲的人们撩洒清洁的奶酒,通过这一仪式,以示对天、地、人的深深敬意。在亲人出现的场所里,不但要向天上撒酒奶酒和新鲜的牛奶外,还要多撒各类食品和种籽之类的东西,这些带有祝福性质的水质文化习俗,完整地记录着古代人类文化的最初状态。   在奶酒的大瓷碗被快速而热烈的传递之中,一切水的东西,在时间的包围里悄然地融为一体,水在这一瞬间中成为联络亲人、滋润生命、增进友情的象征。同文明社会的直截了当和简单相对比,在这些被人们视为烦琐的表达仪式中,水以物质的方式和包含的暗示,始终主导着人们一步步相到走进,就像在水的鼓励之下,将一个襁褓里的孩子一层层,水更成为揭开孕育生命的那张幕布。从一定意义上讲,水又代表着亲密无间的融合,宗族和亲戚关系的确定,夫妻、雄雌、公母等阴阳两性的媾合、祈求生子愿望的裸圳和虔诚,没有一处不是因水的流动而起始,由水的融解而字静,由水清洗而纯洁。至于图瓦人为什么要这样去做,具体的含意又是什么,谁也不能立即得出明确的答案来,因此,当我们以水的心理面对这一切时,水在这些场面中的所有内容,就只能像水自身一样悄隐于其中,难为人知了。不论是男女双方说亲时敬献的奶酒,还是男女定亲时点燃的奶油,还是结婚时洒向天空的牛奶,水已经成为图瓦人生命的形象,也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联系媒介。      (六)   在仔细深究图瓦人宗教活动的背后,你无时无刻地感受着一种来自纯朴与真诚的人生态度,感受着这个民族与生俱来的那种固有的孩童心态。我不知道这种让人喜欢的心态,是他们不断变化而来的,还是保持至今的原始状态?但是,我非常喜欢和这种状态的人相处,喜欢听他们来自真实、来自虔诚、甚至来自有些可爱的那种狡黠。   仔细地分析自己所能理解和解释出来的这种水质的文化,不知为什么,我时时有一种被真实而远远隔离的感觉。图瓦人看似简单的文化、看似粗糙的表达外形,其真实的生命文化内容和形式又是什么?对照着原初的自然环境,对照着生活之中的牧民,我想起中国《楚辞》所表达出来的某种意象,那些生于荒野、远离精细、疏于直率的方式,不正是图瓦人目前的文化象征吗?这种类似《天问》的思索方式,这种接近《山鬼》的神秘象征,这种相当《礼魂》的祭祀山神的形式和《哀郢》般的孤寂悲伤之情,都是树根般深深地、泉水源头一般不断地,以丰富的想象力隐藏于生命的地壳之间。在庞大而巨重的信息时代面前,你根本无法在立即穿透黑色之中,通过对他们展示内容的概括进行总结,来形成自己对生命文化的理性归纳。更不可能把这种偏远的文化形态纳入主流之中,承认图瓦人代代生命所形成的这种理论。对于生命本源、生命价值、生命意义等内容的诠释,每种文化都有着自己不同于人的带有自我角度的说法,而图瓦人的这种文化的意象,只能让我们越来越清晰地看到事物最初时的那种清晰轮廓,因为,更加理性的原初的内容,就如同河道中冲涮而下的原木一般,始终重头在后,渐渐地在摆动之中浮现了出来。   承认一种看似比自己落后的文化的优势所在,其实,也是对自身文化显性或隐性缺陷的重新检验。   我们这些文化与思想上的外来人,带着自己的习惯与思想来到这里,将看到、听到、感到甚至是闻到的事物,与自己的想法思想一一对比,发现他们其实都有着各不相同的存在方式,在巨大的差距与差别中,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要以沙里淘金的毅力,以行走者的耐心和科学家的好奇,以小锹掘土的方式和积累成山的办法,不断地向这座山脉的深处进行挖掘和探索。细究图瓦人的文化质地,它们被一种流动的形态主宰着,始终处于行进和流速的状态。我终坚定,在图瓦文化的坚硬外壳内,构成其中最核心的东西,其它就是一种水质的文化。为什么这样说?你可以走进他们的任何活动,从宗教仪式开始到人的生活劳动,从人性的变化开始到人的生老病死,你不能不发现,其中离不开的主要要素就是奶液,奶液是水生的流动着的草场和时间。由奶液而衍生的各种礼仪方式,由奶液而延续的活性内容,由奶液而展示的多彩文化。可以说,在水质构成的奶液中,它的周围的每个毛细血管里,都注满着来自滋润的水份所养育的生命点滴。你会发现由水而形成的重重包围中,甚至于泛起的圈圈涟漪深处,层层围绕着的闪亮点,依旧是图瓦人水性式的生活。   你可以不事言语地细细体验。当你喝着奶酒和茶水,向一个个生命的诞生而表示祝贺时,水质一样将一碗碗地捧起并成为所有快乐的源头;你可以在歌声之中感谢大地、感谢河流、感谢泥土、感谢上苍,是他们的流云带来了水汽,是水汽催生了生命,是生命附依着人类的转世轮回。你可以在生命死亡的结束中体验水的消失,当一具干枯的肉体被放入大地之穴时,穿过潮湿的空气,生命仍以水的姿态,在完成一个娱乐的开始和结束。一种信仰由初期到坚定,始终都有水在它们的中间,充当着联系与洗涤的作用,由物而人,由人而心,由心而情,不断地向你扑面而来。 共 642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