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河边的证明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励志大全
今天是立夏节,地里的小麦正在拔节抽穗,大秋作物也都种妥了。这是难得的一段清闲光阴,照例逢喜和石鼓三个人躺在河边的沙地上,看着湛蓝的天空,听着欢叫的马莲河水,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说闲话。他们三人从小北京哪里有癫痫病医院在一块玩,一块上学,二十五六的人了,一个还离不开一个。这段时间只下过几场小雨,没下过大雨,马莲河的水是清的,清得可以一眼看见河底的青石板。望月在离他们几十米的上游河边洗衣服。她是个盲女子,生下来就这样,都二十七岁了,还寻不到婆家。她是村长的女儿。村长权威很大,可他没有权威把女儿嫁出去。农村家庭嘛,女人就是天上的太阳,女人的眼睛看不见,一家人的光景就暗无天日了。望月是村长的心病。望月好像并不在乎,她的一双坏眼睛好像并不影响她的正常生活,别的女人能干什么,她也能干什么,有时她的坏眼睛好像比别人的好眼睛还管用。比如,照例媳妇草花刚过门十几天,在开村民大会时,两人坐得很近,她说,草花妹妹,恭喜你,你怀上娃娃了。草花红着脸说,你乱说,哪有那么快,没有的事。众人都说,这女娃胡说呢,才十几天,就算怀上了,医院的机器也难查出来。望月说,都快两个月了。大家一听有故事,就起哄让柳医生当场把脉。柳医生是中医世家,很高明的,他一搭麦,确实是喜脉。照例只好当众承认,正式办事前他俩已在野外预习过几次。这虽是丢脸的事,但也丢不了多大的脸,只不过是把晚饭当早饭吃了。大家闹着要授予照例两口子“先进生产者”光荣称号,他们推不过,就接受了。有人问望月是怎么看出来的,她说我啥也看不见,怀娃娃的女人有一种特别的味道。
   望月在河边洗衣服,洗得很投入,花花绿绿的装满了一大木盆。照例说可惜了一个好女子,逢喜说就是的,长得啥都不差,心灵手巧,待人也好,就是个睁眼瞎,石鼓叹息数声说,她爹瞎眼了多好,好人是瞎子,坏人却长了牛大的眼睛。照例和逢喜不搭这话茬。石鼓和村长有仇,他父母死得早,姐早嫁人哥早成家,各过各的日子。石鼓一无所有,别说娶媳妇了,连肯提亲的人也没几个,提过亲的几个,不是腿瘸眼瞎就是个半傻子。媒婆上门给他介绍望月,他一蹦老高说,我石鼓不是收破烂的,我宁愿把鸡巴挂在树上闲着,也不降低档次。村长对这话很在乎,给谁谁都在乎,啥话嘛。此后,村里所有的亏石鼓都得吃下去,所有的便宜都没他的份,家家都有宅基地,都盖起了砖瓦房,石鼓还住在一孔破窑洞里,村长死活不给他批宅基地。村长也把话撂明了:我给吃奶娃娃批阴宅地,也不给狗日的石鼓批宅基地。
   照例说,有些事怪你没本事,怪不着村长。石鼓激动了,说亏你还是我的好朋友,眼皮朝上翻,胳膊肘往外拐,要不是村长整我,我哪能这么落魄。照例说你不要往别处想,朋友是朋友,实话是实话,越是好朋友越要说实话。你让逢喜说。石鼓把脸转向逢喜,逢喜两眼望天,不说话。石鼓说,逢喜你的嘴让猪踢了,不说话?逢喜说,你让我咋说呢,说实话你不高兴,说假话荒了咱的交情,一定要让我说,我说照例说的没错。
   石鼓瞪大眼睛,愤怒地盯了几眼逢喜,又盯了几眼照例,越看眼前的两个人越陌生。照例把眼神移向一边,谁也不看,说算了算了,咱不说这话了,为你好的,不领情,还生气,咱生这闲气干什么。石鼓说,我没生气,啥事都得说出个理长理短,道理说通了,好朋友比以前还好,你怕什么。照例说,你真的让我说,不生气?石鼓说,你说你说,男人家的,上服天地父母,下服人情道理,你说你说。
   照例说,你贩猪亏得一塌糊涂,能怪村长吗?
   这倒不怪他,怪——怪我没经验。
   大前年春节前,石鼓打听到省城猪肉供应紧张,他把准备盖房娶媳妇的家底全抖出来,从外省弄回一卡车生猪,刚进城就碰上了春节市场纠察队,一检疫,一车猪全是注了水的,被没收了不说,还挨了一笔重罚。
   逢喜说,没经验是没经验,说到底还是没本事。吃了一次大亏,前年你贩黄花菜还不是让人骗了。人一生不能让蛇咬两次,可你两年就被蛇咬两次,咬人的蛇虽毒了些,说到底还是你没本事嘛。
   石鼓乍然想起这事,真像遭了蛇咬,他一蹦老高,双拳紧握,原地转了几圈,抬头看天,天上还是丽日高悬,身边还是清流潺潺,远处的望月还在不紧不慢洗衣服,照例和逢喜眼睛望着虚空,石鼓无处撒气,颓然坐地。那一趟黄花菜贩的,不光折了钱,还把脸丢尽了。他打听到这年黄花菜生意好做,就四处抓借了几万元钱,从一个远房亲戚家开办的农副土特产购销公司董了一车货。那菜烘焙得真好,个又大又匀,颜色金黄,看着实在让人喜爱。货到广州,当地质检部门一抽查,黄花菜都是用硫磺熏过的,人吃了会中毒,被当场销毁,还罚了款。石鼓空手回来,去讲理,理竟然在人家手里,人家说货是当场验过的,一手钱,一手货,两清了。石鼓说他不知道还有这鬼名堂,那家人笑着说,你鸡巴上的筋一根不通,还争着抢着当骟匠,不出医疗事故才怪。这趟生意使石鼓一贫如洗,还欠了一屁股烂账。他说他这下有了经验,只要有人肯给他借钱,他就能翻本。可是没人敢把钱往沟里扔了。逢喜旧事重提,石鼓一下泄了气,他恨道,如今这人咋都不像人了,连亲戚也坑害。照例说,人不像人是一个,你没本事也是一个,都在一块天地过活,为啥有的人日子过得好,有的人日子过得次,关键因素还是看你有无本事。石鼓强辩说,别人有无本事另说,我是没运气,如果有本钱,我一定翻过身来。逢喜说,这话我也能说,谁都能说,空口说白话,长嘴的人都会说。你连弄到本钱的本事都没有,还说有做生意的本事,说给狗,狗都不信。
   这话说的刻薄了,逢喜也觉失口,但又认为这是实话,向石鼓道歉吧,天神爷都不怪罪诚实的人呢,不道歉吧,又像在给朋友不上麻药动手术,虽是治病救人,心里还是不忍。他把脸偏向照例,他唱了黑脸,希望照例唱红脸,给朋友以慰籍。照例却把脸扭向另一边,朝向望月,模仿港台歌星,有些恶心地说,哇噻,望月小姐洗衣服的动作好好看啦。石鼓和逢喜没有被他转移视线,争不出个理长理短,就是看望月上天成仙也无甚意思。
   你不要小看人,我确实是没运气,不是没本事。
   没本事就是没本事,不要拿运气给自己遮脸。
   不走运,本事无处施展。
   你施展的不止一回了,主要是没本事。运气像个漂亮女子,有本事的男人才能把她变成自己的婆姨。
   石鼓和逢喜你一言我一语,争得口干舌燥,也没有争出个绿肥红瘦。照例吭哧一声笑了,说你们像两条狗为一只兔子咬仗,石鼓觉得自己有本事,又没法证明自己的本事,逢喜说石鼓没本事,又都是拿些陈年旧事说事,狗咬狗,一嘴毛,兔子早跑远了。
  河南看癫痫病哪家医院更好 两人不咬了,逢喜笑嘻嘻的,石鼓气恨恨的。照例说,石鼓你也不必生气,逢喜长得是狗嘴,说的却是人话。拿一个简单事情来说吧,咱三个从小一块长大,各项条件都差不多,可我俩的婆姨都是自己想办法搞来的,情况你是知道的,结婚前也是要啥没啥,讨了婆姨,日子才过顺当的。做生意的事咱不说了,单说讨婆姨这件事,你还是没本事嘛。
   石鼓的气一泄无余,说我要啥没啥,拿什么讨?照例说,鸡巴你总长着吧,有本事的男人有这一样就足够了,金山银山未必弄得来,讨个婆姨还是绰绰有余。未等石鼓答话,逢喜笑说,照例你千万不要给石鼓说这话,人家那件东西是专门撒尿的,仅此一件理当敝帚自珍,咱就别为难人家了,作为朋友,给他找几方上好青石板,立块贞节牌坊是正经。看见石鼓真生气了,照例忙说,逢喜你长的真是狗嘴,石鼓有石鼓的难处。他稍一思索说,石鼓我问你一件不该问的事,你还没有沾过女人吧?石鼓生几口气说,你明知道我没成家,还问?照例说,人家问你沾没沾过女人,没问你成没成家,这是两回事。石鼓悄声说:没有。逢喜说,不是没有,是没有那个能力,多年都不在一块玩了,谁知道他那东西还能不能用。石鼓又不高兴了,逢喜说,既然能用为啥不用,不用和不能用没什么区别。
   气氛不协调,三人都不说话了,都抬头看天。冷了一会场,逢喜说,照例你是怎样把草花搞到手的,说说,给石鼓开个窍。照例笑说,你们都知道,还说。逢喜说,大样子知道,细节不详,讲细节。照例边笑边把细节讲了。草花是邻村女子,两人见面机会多,彼此都有好感,可要谈婚论嫁却不成,草花家嫌照例穷,怕出变故,托人给她找了婆家,开过年就要领结婚证了,照例急了,在乡村庙会之夜,他找着草花要给她说几句话,草花不去,说我是有婆家的人了,咱们再接触,名声不好。照例说,就说几句话,与名声啥关系,再说,人家都在看戏,谁注意你呢。两人来到一座麦秸垛下,他抱住她就来了几口,还要进一步动作,草花死活不肯,他软缠硬磨,草花肯了。有了一次,二次三次就顺利成章了。巩固了草花这头,他去给草花对象说,草花是我的人了,你要是不介意,兄弟拱手相让。对象带媒人来草花家询问,草花当众承认了,那家当场退了婚约,问照例这事咋收场,照例说随便,她家见这事没法收场了,连彩礼都没要,气恨恨地把草花嫁给了照例。照例说,女人和男人都是人,到年龄了,男人急,女人也急,男人只怕沾不上女人,只要沾上了,手往她奶上一搭,她就软了,糊涂了,要啥给啥,除非人家十分讨厌你,你硬来,就坏事了,闹不好就是犯罪。要是不讨厌你,事情好办的很。
   照例的口气很是得意,把石鼓听得脸红心跳。逢喜说,石鼓你听听,这才叫本事,你有吗。
   石鼓不说话,一脸的沮丧。逢喜说,石鼓你不是一再说你有本事吗,你去把望月闹一下,证明你有本事。石鼓望一眼望月,望月还在不紧不慢洗衣服,蹲在那里,胸前满满的,一耸一耸的,身后圆圆的,一收一顿的,两条胳膊白白的,一舞一舞的。一身花布衣服,在水里倒映出一个忽闪忽闪的人影来。石鼓咽了口唾沫,说我又不娶人家,闹个什么。逢喜说,你看看你这脑瓜,刚都说清了,沾女人和讨婆姨是两回事。石鼓说,那女娃多可怜,咱还闹人家,这事我做不出来。逢喜大笑说,可怜?人家可怜,村长的女子可怜,人家哪里可怜了?可怜的是你,让村长整爬下了,见了村长夹不住屁,连村长的瞎女子也不敢正看一眼,你石鼓倒是天下最不可怜的人了。逢喜满脸不屑,不再正眼瞧他一眼。照例说,逢喜你是站着说话腰不痛,你咋不去,叫石鼓去。逢喜说,我凭什么去,吃的饱饱的,再有多好的饭也没肚肠了。不像有些人,明明眼睛都饿绿了,还跟着别人做减肥操。
   石鼓眼睛真的绿了。他看见山是绿的,岸边的田地是绿的,水是绿的,头顶的太阳也是绿的,远处的望月也是绿的。她的身上放着绿光,水中的倒影变成了一棵葱葱绿绿的树,树上缀满了红果子。他又咽了口唾沫。逢喜说,咱是说笑呢,真是说笑呢,石鼓兄弟你别当真,万一让村长知道咱们动过这心思,就不得了了。石鼓又咽了口唾沫,说逢喜你不要误会,我真的不是怕村长,村长得罪了我,可望月待我挺好,路上见面,老是一副笑脸,我不忍心欺负人家。看这看这,逢喜跺脚叫道,谁让你欺负人家女娃来,只是让你跟她开个玩笑,吓她一吓,证明你有没有本事,有没有胆量,你不敢就不敢,别把屎盆子往别人头上扣好不好。石鼓说,可是你说是闹/?逢喜说,脱裤子睡觉是闹,在身上摸一把是闹,喝喊两声也是闹,怎么闹是个轻重手法问题,敢不敢闹是个本事问题,胆量问题。石鼓回头看照例,照例笑说,看来今天不闹一闹是不行了,以后逢喜就会看不起你的,再说啦,在她身上摸一把,村长权威再大,你死不认账,我们也不说,没有证据,他干着急没办法。再再说啦,瞎女子本来就嫁不出去,把这事再张扬开来,在人们的嘴里,肯定会被夸大成养了几个娃,村长就是有八个脸,也丢不起这个脸的。
   石鼓一听这话有道理,眼睛由绿变红了,狗日的村长一直欺负我,今天我把他的瞎女子不轻不重闹一下,让他肚子疼着去。石鼓豁地站起身,把沾在身上的沙土弹一弹,大踏步向望月走去。他心里叫道,望月,对不起了,我不是诚心要跟你过不去,你是个好女孩,可你爹偏偏是个坏种,我闹你其实是闹你爹呢。望月不知道眼前的危险,自顾自洗衣服。她洗了好多了,各色衣服丢了一大片。洗得高兴了,边洗边哼起歌来:小妹妹河边洗衣裳,双腿腿跪在了石板上。
   小亲个蛋!
   小亲亲那个小爱爱,把你的脸儿扭过来。
   小亲个蛋!
   你说扭过就扭过,好脸脸要对那好小伙,小亲个蛋!
   别着急,好小伙来了!石鼓心里这样说着,两眼紧盯望月的侧影,前后突出的部位都看在他的眼里,他想该怎样闹她呢,是抓一把前面,还是后面,前后他都想抓,但只能选一项,做事不可过分,毕竟人家还是个姑娘,人家也没得罪咱,她爹是她爹,她是她,咱只向照例和逢喜证明咱有本事有胆量就行了。离望月还有十步远近,石鼓有些胆虚,他放轻了脚步。在近处看,望月别有一副模样。她把裤脚挽得很高,双脚浸在水里,精脚片子从清水里映出来,袖口挽得很高,两条胳膊经水长时间的浸泡,像刚出锅的豆腐。蹲在一大堆各色衣服当中,在水中的两只手像两条红鲤鱼,划出各种花样。他看的呆了,忍不住轻声叫道:望月。

癫痫发作四肢强直是什么原因共 8689 字 2 页 首页12武汉看羊角风最好的医院/article/showread?id=340286&pn2=1&pn=2" class="next">下一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