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医手遮天至尊琴灵师第二章亲逝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5-6 分类:灵异悬疑

仍旧昏昏沉沉的楚沐颜脑中有一系列的疑问,可憋不住肚子一声声的抗议,望着眼前看似寒酸的包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一口咬下。

呃,硬,好硬!不但硬还食之无味犹如嚼蜡,好难吃!

吃惯美食的楚沐颜哪里忍受得住这种粗食,更别说她还咬不动。

无奈的松口,瞧着包子上一排小小的齿印,楚沐颜羞得脸颊也红了。

“怎么了?”楚沐枫有些疑惑的看着楚沐颜,又瞧了瞧手中的包子,似是明白什么自责道,“颜儿忍忍,现在情况特殊,有机会哥哥就给你弄好吃的去。”

哥哥?瞧着楚沐枫那小孩子样,楚沐颜实在没办法把他和哥哥联系在一起。不过隐隐之中她知道有什么变了。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楚沐颜并没有当场发问。随着一段时间的了解试探,跟随着楚沐枫东躲西藏逃窜两月之久的楚沐颜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她穿越了!

过去的她的确已经死了,现在的她是楚家嫡女楚沐颜,竟与前世的她同名同姓。由于家族旁系夺权叛变导致如今他们的逃亡。

不过楚沐颜并不觉得糟糕,只因为她有个犹如前世那样宠爱她的哥哥楚沐枫陪伴,就好像她前世的哥哥还在。无论前世还是今朝,只要哥哥还在,一切都好。

舒心一笑,楚沐颜对着向她走来的楚沐枫甜甜的叫了声:“哥~”

突然几道人影凭空而降,楚沐枫眉间一皱,赶紧加快速度冲向楚沐颜。

“小心——”

楚沐枫一把拉住楚沐颜就往外跑,身后紧跟着的一群人怎么也甩不开。两人跑上山,慌乱下阴差阳错走到死胡同,来到了悬崖边。

就在楚沐颜不知所措之际,楚沐枫在她怀中塞了些东西,把她推向离悬崖有段距离的石洞中,而自己独身一人明晃晃的继续向前跑着,牢牢将那群人吸引住。

“臭小昆明癫痫好的医院子,看你往哪跑!”

在一个陡峭的悬崖边上,一位清瘦的少年挡在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前。

尽管少年发丝凌乱、衣衫污迹斑斑、身上更是大大小小伤口无数,可那眼神的坚定与执着,这一份心中的执念似给予他无穷的力量。

毫不畏惧的挺直腰板,凌厉的扫过眼前的人,少年低眉轻笑,忽的周身绿光大盛。

看见少年周身的光芒,那群人中一中年人眼神微凝,一个手势众人后退半步,而他从中走出,直视少年满脸的惋惜。

“不愧是被誉为天才的大少楚沐枫,年仅十四岁就成为了四星灵师,不过可惜了……”

说着中年男子手掌一翻,淡淡的青色从掌心冒出,如挑衅般讽刺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可惜了,老朽虽不才,这把年纪前几日刚好冲过中级屏障,如今比你也就高那么一点点,真是可惜啊~”

楚沐枫并未回答那中年男子的话,转头温和的淡淡扫了眼后方,眼中担忧更甚,而手上的动作却越来越快,深绿的光芒笼罩着悬崖,周遭忽的风起,飞沙走石,雾气弥漫。

颜儿,记住哥哥的话,哥哥只愿你好好活着!

“竟然是风水双属性!大家小心!”

只听一声怒吼,一道淡青色的光芒从绿光中穿破,看似均势力敌,但隐隐有着压到绿光的趋势。

毕竟是高自己一星级,更是跨越了中高级屏障,楚沐枫慢慢有些后继无力,苍白着小脸一心坚持着,只想为颜儿,他那仅剩的亲人,他最爱的妹妹多争取些逃跑的时间。

“哼!看你还能坚持多久!风腾虎跃——”

中年男子一声大喝,一只猛虎从他的手中幻化而出,巨大的虎头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少年扑越而去。

“风逆,十字斩!”

楚沐枫凝重的望着扑面而来的虎头,迅速收拢起漫布而开的灵力,双手合十、平转、开合,随着双手舒展,从手心中闪现一道十字绿光向着虎头切割而去。

“砰——”

蓝绿相撞,灵力的碰撞造成小规模的灵力暴动,到底存在等级的差距,青色灵力以微小的力量胜出,虎头被十字斩断,可是暴走的力量大多向着少年冲刷而去。

“嗯哼~”

一声闷哼,楚沐枫喷出一口心血,瘦弱的身子无力的随着力量的波动飘忽而起,划出道抛物线,摔落悬崖。

就这样完了吗?

楚沐枫从没感受过如此的无力,随着身子的掉落,目光潜意识的扫过悬崖另一侧——妹妹躲藏逃走的方向。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他最爱的妹妹,穿着母亲新制的绿袄,睁大眼睛有些呆萌得对着自己傻笑,糯糯地唤着:哥~

带着满心的祈求与祝福,他闭上了双眸,只剩下嘴边淡淡的笑意。

颜儿,你一定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哥——

在离悬崖有一段距离的一个石洞下方,楚沐颜双手紧捂住自己的小嘴,生怕一不留神发出那么一星半点的声响,泪水如决堤的坝喷涌而出,一双大眼紧紧盯着悬崖,心碎了。

为什么?为什么又是这样?为什么?!

哥——

“六爷,现在怎么办?”

楚沐枫被力道冲撞落崖,中年男子那方虽然受的影响较轻,可也人仰马翻,个个被搞得灰尘土脸,凌乱不堪。

“哼,都是没用的东西!”中年男子,也就是他们称呼为“六爷”的那人,抖了抖衣衫的灰尘,不满的冷哼一声,“今日就先如此,我们走!”

“呃,这就走?可是小姐……”

“什么小姐?!哪来的小姐?!”提出质疑者话还没完,就被中年男子当头一拳。

“反正楚沐枫掉落悬崖,八成是死了,至于楚沐颜那小女娃,一个毛还没长齐的伪灵师,又能掀起什么风浪?”中年男子见那小厮连连点头称是,这才语气稍缓。

“是是是……”

“走吧,就这么个小废物,哪值得我们费心思?说不定没几天就自己饿死了,就说那丫头和着那小子一起掉下崖便罢,懂了吗?”

“懂了懂了,六爷高见,高见!”

众人见中年北京正规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男子带头先走,赶忙紧随其后。

楚沐颜怒目圆瞪,紧紧注视着这群人从她所藏匿的洞前走过,使劲全身的力气抑制着自己心中的愤慨与仇恨,紧握的小拳头都渗出丝丝血迹也不自知,只是死死的盯着那群人的背影,牢牢的将他们每一个人的样貌映入脑中。

哥,这一回我可以为你报仇了,你等着,治癫痫病的中药方子是什么我会让那些伤害过你的人,那些伤害过我楚家的人,连本带利统统还给我们!

良久之后,楚沐颜从石洞中爬出,站在悬崖上使劲眺望崖下,可一无所获,原本清澈的眼眸渐渐凌厉凶狠,染上仇恨的尘埃。

“哥—郑州哪家医院治癫痫好—”

撕裂的呼唤声响彻天际,换不回事实的残酷。

楚天齐,我要你亲眼看着你千辛万苦夺来的楚家分崩离析,我要你尝尝最爱的人在你面前死去的痛,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微信关注公众号小桔秋色,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