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科武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异悬疑
他每天下午回来的时候,正是我们厂下班的时间。他的俩个孩子总是在那个时候在他回来的巷子口玩耍,看到他回来了,远远地就蹦蹦跳跳地迎了上去。每当这时男人满脸的疲惫总是一扫而光。抱抱这个,抱抱那个,然后不紧不慢地从三轮后面的袋子里拿出零食。有时是几个桔子,有时是三两个桃子。这时两个孩子高兴地大叫:“妈妈,妈妈,爸爸回来了”。然后是女人从屋里走出来,递给男人一条湿毛巾。顺手把三轮车放进旁边的小棚子里。再然后就是屋里传出的阵阵笑声……。这样的情景每天重复着,既温馨又自然,毫不做作。今天又看到了这些,猛然间脑海里呈现出一个人的影子:在一条长长的慢上坡的马路上,有一个瘦弱的人正奋力的蹬着三轮车,可能是车上的人太重了吧!他把三轮车蹬得嘎吱嘎吱得响,他全身的每个毛孔都在扩张,脖颈间的青筋毕现,告诉人们他已经把体力发挥到了极限。这个人就是我写的主人公——“科武”      认识他已经是十七八年前的光景了,那时我还没有结婚。当时在温州一家眼镜配件厂做车间管理。期间有好多事情早已经淡忘了。   记得那时厂子旁边也有几间老屋,大概房子的主人在别处又盖了新房,一家搬走了,留下老房子闲着也是闲着,就出租出去了,多少也可以增加一点儿收入。   记得那天下班后,我和几个同事在厂边的小店门口吃冷饮,不知什么时候身后站了一个小男孩,大概三四岁左右吧,怯生生地望着我和我手里的食物。我笑了笑,随手从小店的冰箱里拿了个冰激淋递给他,他看看我,没敢接,而是转身飞快地跑了。这时从老屋里走出个女人,边推边骂小孩,说他不听话到处乱跑。这女人大概三十多岁年龄,不高又有点儿胖,皮肤裸露的部分晒得黑黑的。看打扮一下就能认出是从农村出来不久。天快黑的时候一个男人骑着黄包三轮车回来了,把车停在了门口就进屋了。这个男人便是科武。   科武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不善言语,身体也有点单薄,皮肤晒着幽黑幽黑的,一点也不男人,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科武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老家在温州永嘉县具体什么乡什么村不记得了。别看科武现在这副样子,据说解放前科武的爷爷是当地赫赫有名的人物,富甲一方。家里有几百顷田,有管家,有佣人,还是清朝举人的后代。大概“科武”这个名字就是他家族里的人给起的吧!一听就有点科考武举的喻意。后来他爷爷帮日本人做过事情,再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家道也没落了。文化大革命时一家还被打成“汉奸,民族败类的崽子”。常常被拉到街上游行示众。也可能是成分太差,科武三十几岁还没成家。后来几经挫折才娶了个外地女人结了婚。这也是他性格内向,不爱言语的原因吧。   因为是邻居的原因,后来我们熟悉了,科武的话便渐渐地有点多了。我常常去他家门口玩,逗逗他的孩子,和他们两夫妻聊聊天。科武说家里还有个孩子,刚上一年级。靠家里的那点儿田地根本顾不住开支。所以他把田租给了别人,把大女儿交给父母养,自己领着老婆和小儿子来城里挣生活。这是他搬的第三次家了,前两次房东嫌他们不卫生,小孩太吵又随地小便。到月底就不再续租了。他说他踩三轮车虽然辛苦,可是收入高。一天有四五十元呢!(因为那时工厂大概工资是600元左右,我一个月也只有1000多点儿。)所以一天50元算是高收入了,只是这三轮车影响市容,办不来合法手续。一不小心会被城管扣掉。要处处小心。所以他每天也都在恐慌中挣生活。   科武穿着很普通,一点也不讲究,常常是一件深灰色的背心,一条大短裤,肩上搭个洗不干净的毛巾。天天如此,就好像从没换洗过一般,他也是每天天刚亮就出门,天黑才回家。有时夜晚也出去。有好几次我都在路上看到他,车上坐着三两个人,在上面有说又笑,他在前面卖力的蹬着车,不时的用肩上的毛巾擦着流到眼里的汗。遇到上坡的路实在踩不动了,还要下来步行用手拉着车拉客人走。常常身上的衣裤被汗水浸透贴在身上。我这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穿着这样,因为他的工作,再好的衣服也穿不出效果来。   记得几个月后的一天傍晚,科武来厂里找我,说这个月运气太差,半个月不到被城管扣了三辆车,再也拿不出钱买三轮车了。一家的生活眼看没了着落。老婆又天天唠叨,不给他好脸色看。他说近段时间不蹬三轮了,城管查得太严了。他想进厂上班,问我能不能帮忙把他安排到车间上班。我看他太不容易,就把两班工人重新编整了一下,把他招进了厂里,对此,他们两夫妻对我很是感激。   科武其实一点儿也不聪明,车间的机器我手把手的教了他三天,他才勉强可以操作,(一般人只要简单介绍一下,示范一下,几个小时就可以操作了。)记得有一次机器出了故障,我正在维修,让他帮我打开马达启动开关,可是他一慌张打开了行程开关,害得我的手差点废掉。为此我大骂了他一顿,他低着头默不作声。过后想想很后悔,因为他当时也是无心的。   记得快过年的前个月,科武说过年前后是踩三轮最挣钱的月份,城管也不严,可以挣几千元。所以他想辞工。我知道他的情况,靠这点儿工资很难维持他的家庭,也就没勉强他,陪他到办公室帮他结算了工资。再后来我们搬进了新厂房,离得也远了,就再也没见过面。   岁月像流水般冲洗掉了太多的记忆,很多人和事不知不觉在光阴里沉淀,最后尘封在记忆角落的深处。如果没有打开记忆的钥匙,也许永远不会再想起。   石家庄哪个医院能看癫痫病湖南看癫痫比较好的医院看儿童癫娴最好的医院武汉治疗羊癫疯应该去哪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