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人生无常如此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8-22 分类:历史小说

(文/李湘琳)晚饭在水街一个很不起眼的陕西风味小馆子吃饺子和面条,意外地发现手擀面做得很地道。吃到一半,我又多要了八块钱的肉臊,这于是引开了老板娘的话匣子。

老板娘60岁上下,姓着一个很罕见的"斯"字。斯姨从面条聊起,回忆了她在陕西成长的经历,她跟我们说,困难时期,粗粮难下咽,粗粮粉里加榆皮粉,可以让口感变好,但是会使大便干结。"吃下去容易了,出来又难了。"

彼时我正狼吞虎咽那筋斗香滑的手擀面条,心里一阵无语:心想"出来"的事儿就别提它了吧。斯姨谈兴很浓,无视我微妙的反应,又从榆皮粉说到三氧化二铝,她说当年中国第一颗卫星就是他们单位搞的,卫星要演奏"东方红",其中一个部件必须用到三氧化二铝…..后面的我没听清楚,因为我有点儿懵了,我不是正在一个路边小饭馆吃饭吗?发生了什么事?

斯姨不管我们的惊讶,继续摆龙门阵,从三氧化二铝又说到她是南方人。出于礼貌,我问她是哪儿的,她说生在香港。这奇了,那个年代出生的香港人怎么跑到内地吃榆皮粉呢?"两航起义的时候我父亲带我们回国……""他当时是地下党……"

我那时只觉得身处梦中,香港卧虎藏龙我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虎和龙不光藏在太平山和浅水湾,也藏在西营盘。一个红色英雄的儿女,正系着围裙搓着手,跟我们花30块钱吃顿饭的顾客闲聊,多么神奇的世界。

越聊越神奇,后来竟然发现斯姨还是我们家一位老朋友B姨的旧同事。一提到B姨,一直藏在厨房里的老板也激动地跑出来了,从他们对B姨动态的精准掌握来看,他们在同事之外还是不错的朋友。我向来最高兴就是这种连点成线的事儿,发现有共同的朋友,喜不自禁,心情大好。要知道国庆的时候我们才刚去探访过B姨的地盘。

回到家,我赶紧给我爸打电话通报这一趣闻,还没来得及讲,却听我爸说金叔走了。虽然在几个月前我就知道金叔查出有癌症,但是我听到"走"的时候还是不敢相信是去世的意思,我想着是不是去国外治病了,最后确定金叔在几个小时前去世了的时候,我再次觉得身处梦中。

金叔是我见过最帅的中年人,身高一米八五,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觉得他长得像有文化的史泰龙。金叔曾经在拉斯韦加斯做过酒店经理,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他接待过邓小平,曾经主管过珠海最大的酒店和温泉,他的举止言谈永远都是那么得体,他的衣着永远都是那么一丝不苟。他喜爱海钓、积极锻炼,也爱侃大山,就在几个月前,我还在他的酒店健身房里看他气宇轩昂地慢跑,五十多岁的人,就像三十多岁的帅哥。那时他自己也还不知道身体里有癌细胞,别人更看不出来,谁也想不到,从发现到去世,快得这么不真实。

我听出我爸的悲伤,所以赶紧告诉他晚饭的奇遇,把话题从伤心处引开。我爸笑了,笑斯姨竟然不给我们打个折,我跟他说这顿饺子加面条才30多块钱,于是父子俩都苦笑。

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权威青少年癫痫病患者怎么治疗癫痫的常规护理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