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你是我的小苹果(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历史军事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

当这首歌传遍大街小巷,妇孺皆知,百家闻歌起舞时,我是真心相信金正恩和奥巴马会惊呆的。这首歌的确火了,走街串巷,任何一处都有可能飘来这震荡的曲子,跳广场舞的大妈们也不例外的。而我第一次听到它时是在车上,曲子一响,坐在车后的女儿、侄女和朋友家的小孩近似疯狂地连跳带唱爆炒了整个车厢。那刻我甚是惊骇,我不知道这首小苹果是怎样簇拥了全民热潮,但苹果的模样透过葱茏的浮光显现在我眼前,其实我内心深处有真正的苹果情结。

我的家乡,那才是我心中的美苹果,我的家乡,那才是是一首甘美的歌,是我心中经久传唱的故事。

合阳县西北,黄龙山脉南麓的武帝山脚下,有一个地方叫甘井,一个“甘”字足以得知我的家乡山美水甜,人乡情热,小富小饶啊。人说水生财,甘甜水乳更不言而喻吧,别人信不信,反正我这么以为。甘井,那有生我养我的父老乡亲,那有滋养润泽我胸脯的苹果。

八几年时,我正好女儿那么大,一个苹果对我们无疑像七几年的一个白面馒头,稀罕至极。仍清楚地记得,妈把远房亲戚带来的几个苹果锁在衣柜里,那是我们家唯一能上锁的柜子。那藏身于衣柜的苹果,悄无声息地躲着岁月,躲着馋羡孩子的小嘴,直到深冬,隔一段时间,妈会取出一个苹果,一掰两半分给我跟弟弟,然后又紧锁柜门。每次看着妈开柜门,我跟弟弟远远靠炕沿站着,然后一股绵香甘甜的味儿饱满地挤出那隙缝,浓浓扑鼻而来,那味儿是我童年最醇厚的味。只有久置并藏在衣柜的苹果才能泛着香吧,这是我一直傻傻坚信的。那被珍藏,经日月的存放才会弥香诱心吧。那苹果咬上去是爽口甜润的,没有新生苹果的脆,却不失水甜的香,每次我与弟弟都会小口咂巴咂巴的啃着,很怕大口眨眼就吃光了,最后连果壳也不放过,咬在嘴里嘬巴老一会然后吐出几粒粒种子。那半个苹果足足带去童年所有的香甜,直至长大,鼻子和嘴巴再也没遭受过那种浸润。

九几年,村干部带领乡亲们引进苹果树苗,一夜之间,万亩果苗插满家乡晴空下的每寸沃土。那些“行距、株间距多少乘多少米,初植密度……”在父老乡亲的嘴里呼啦啦地喷薄而出,成为我儿时耳熟能详的词儿,然后还戏耍着喊着“猪剪锯”,其实根本不晓得父老乡亲总在一起热火朝天地商量着什么和那些词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清楚他们都要忙起来了,而且很兴奋。于是,苹果种植面积一时间扩张,几乎每户农户都种有几亩,然后家家户户挨门都成了正儿八经的果农,当然,我们家也不例外。那后来蔚然成林的果园,供给了我成长的甘美,哺育了我毫不欠缺的理想。

每棵树苗像插小旗一样插在果农们的心坎上,更像是插着一棵棵摇钱树,果农们伺候它像照料自家孩子一样殷勤,然后一年四季的光阴就消磨在果园里了。

果园里的农活是个季节性的耕耘。新种的果树每年约两次修渠灌水,用我们甘井的甘甜水养润它。等到来年树苗长大些,基本成型,果农们要修剪并抽条拉枝。记忆力里的父亲,秋末初冬时分,干冷的北风已灌入树丛,一个竹篮一辆摩托车,便往返在家与果园的路上。果农们扎身果园剪修果树,一把果树剪,绕成球状的塑料线,还有一些被削剪好的枯枝用以给果树拉枝时在地下打桩,这些都装在父亲摩托车后面那个竹篮子里。父亲的果树剪我曾偷偷玩弄过,学着大人样对准枝条去剪,费了九牛二虎力没剪掉枝条却被剪刀中部的扭圈夹道到手了,那些幼时的趣事让人痛并快乐着。也在自己家里翻到过关于果树整形的书籍,除了看那些彩色的苹果图案,我记得我没看过任何一个字。

被整过型并拉了枝的果树,像被掰开的香蕉,主干和侧枝分明,整个树冠更像散开的烟花形状,这些并不吸引小时候的我,让我兴趣盎然的是一头把根地下,一头栓绑在枝条上用以拽拉枝条正形的绳线。记得父亲用的是红色的塑料线,深秋时节,秃树瘦光,蹲在地头,看地下拔出来的一根根红弦,那是竖琴一样,当削肤的秋风吹来,一曲呼啦啦腾哒哒的琴声四面而来,我那被冷风吹的通红的小脸就贴在地面看秋风卷弦,琴瑟和谐,那是童年里最美妙的音乐,不冷不荒凉。到后来一种窄细的胶带就代替了红塑料线,方便果农拉枝迁移枝条,但奏出来的音乐就没有之前塑料线好听了。

整个秋末初冬果农都在修剪,拉枝,要是做不完活的会到第二年开春,像是正月一过就开始在园子里忙活,孩子们会被赶到地里,把大人剪掉的枝条捡回来,那些被剪掉的枝条可以用来做柴火,还有就是削剪规整去做拉枝用的把桩。小时候我跟弟弟在捡树枝时会骑着大树枝当战马,手握小枝条为剑,兵戈相向,爽朗的笑透过整个果园,飘荡在童年的记忆里。

果农心坎上的苗苗三年以后开始零星挂果。第三个年头开春,果树开花了。我见过最漂亮的花就是苹果花,粉嫩的瓣儿细小的蕊,清秀水灵,至今它都是我心中的花仙,素而不妖,淡而不艳。那个时候果农们要去疏花,小时候我一直缠着妈妈问一个问题,就是每开一朵花都会结一个果,为什么要疏花啊?苹果多了多好啊,吃不完还能卖好多钱哦。那时候妈妈说小果树结太多树会很累的,来年就不好好长果儿了。于是我就盼来年硕果累累。

不出几年光景,我的家乡万亩果林,千里果香。 它成了渭北一代绿色果品生产基地,更是国家苹果生长优势区。夏日一到,果农们忙得不亦乐乎。园子里的活儿根本就做不完,给果树疏草施肥,喷药抓虫。那时候,家家户户都开上了农用三轮车,车在地头被装载了大水罐子,果农们背着喷洒农药的药水桶,穿梭在园子里,果农喷洒药水的情景真像是小品演员赵本山演的那样,像一曲曼妙的歌舞。抬头,挺胸,收腹,提臀,然后一哒哒、二哒哒、三哒哒,一片雾状朦胧滴落,整个果树像是喝足雨水样清新翠绿。这到近年来果农已经着力发展无公害套袋果了,很少再有喷洒农药的那场景了。那果树上的害虫怎么办?记得小时候,有一年果树上生出一种虫子叫金龟子,那一年特别多,像是曾经人们说的那种蝗灾。全村的果农们自有招数,我也被爸妈派给一个玻璃瓶,下地去抓虫子,然后装在手握的瓶子里。自是女生胆小,对虫子之类还是比较怯懦的,我不敢像弟弟那样手捏虫子送到瓶口,那我只能用棍子去夹,然后晚上回家做梦都是满目金龟子蜂拥着乱爬,至今想来还心有余悸,这么说来,家乡的果树们还是应该记得我曾经逼迫中的勤劳。

苹果成熟之际,果农们起早贪黑,一日两餐,餐餐从简。早饭吃成白水热馍,午饭就是清水挂面,他们就像是龙口夺食一样,更像是打游击战一样,根本歇不下来。 疏花完后要疏果,小果一经成形就该套袋了,给每个苹果套上专供的苹果袋子,起先袋子是由书纸或报纸做成的,后来有了更好的专用袋子。苹果套袋是可以让果身着色艳丽,果皮细嫩光亮,更重要的是可以防病虫,减轻自然灾害侵袭,也有利隔绝了农药污染。因此,我的家乡,甘井苹果已在国际享有盛名。基于昼夜温差大,家乡的苹果含糖量高,口感好,无杂质,色泽红艳,堪称苹果之乡,远近闻名。待到三个月后,秋色印染整个家乡,红彤彤的苹果酒该露出笑脸了,果农们又要忙着摘掉袋子,要是遇上农户果子丰收,像套袋卸袋这种时辰活,一家几口肯定是忙不过来的,于是家乡的父老乡亲灵便的很,一伙乡亲帮忙干完一家的活,然后集体去干另一家,不得不说我的家乡,民风淳厚,相邻和睦,热情好客。

这个时节正直秋收,去我的家乡看看吧,它一定是这样的。

整个街头巷尾拥挤如潮,在开往我家乡的路途你就会遇见开着三轮车,电动车的夫妇。司机黑黝黝的肤色透着憨厚,满脸洋溢着丰收的喜悦,媳妇裹着头巾坐在他旁边,车厢里远远诱人的果艳艳带着香甜的味儿,无论是你的视觉还是嗅觉味觉一股脑的都被叫醒。果农们都有自家的农用车,载着刚摘下来的几箩筐大红苹果赶往街道,去向那些南方来的客主讨个好价钱。路过果园你可以歇歇脚,看那一树树挂满果子的丛林里充满的诱惑。刚下过雨后,叶子鲜绿鲜绿,果子红艳红艳,像轻着绿纱娇艳的姑娘,令人垂涎欲滴。老农攀着果梯正在摘高处的果子,老太太正扶着梯子咧着嘴笑,一个个红扑扑的苹果那是果农欢蹦的孩子们,这一年的孩子们又出息了,年底果农家里的小电视该换成液晶屏了,来年两层楼房上还可以加盖一层了,然后再买一辆电动可以跟老伴人均一辆车了……

每年秋时,外来商客会扎根街面,搭起果棚收购苹果,然后外输南方甚至国外,于是近年来家乡一些果农也就摇身变做生意人,专供包揽苹果买卖中介,收益不小啊。成熟好了的果子,果农会一点一点摘卸拉去卖,要是碰上大面积成熟,果量大的,果农就把果子摘下来堆在地头,自有好买家上门要货。堆在地头的苹果,像一座火焰山一样远远的挑拨你的视线,你没有见过那么多的苹果水艳艳的堆成山的在你眼前,你会恨不得钻在那山堆里,伸手就来,张口就吃,那吃不尽的苹果尝不尽的甘甜,就像孙悟空到了蟠桃园,好比猪八戒窝在面粉堆里,呵呵,那才叫一个倍爽。

尝客们感受苹果的甘美时,他们并不知道这原生态的东西被果农们怎么呵护才不失纯正的送经他们的味蕾。初摘的果子会被剪掉果把,那是怕存放时扎伤果身。然后经果环验级分级,大小分开经纸包或网包,那是怕被磕碰出水伤。最后隔板分隔装入箱中封箱保存才输运到他们眼前。他们看到香艳美味的苹果时,又怎么想得到盛产苹果的我的家乡是何等的果鲜情浓啊。

那个秋时果飘香的地方叫甘井,那个秋时果堆成山,街头小巷都是大苹果小苹果的地方是我的家乡。

我的家乡,它是渭北高原的红苹果,是我心中的美苹果,滋养了我的童年,富饶了我的梦想。我爱我的家乡,爱那纷纷扰扰挂在枝头的红苹果,我要为它唱一支赞歌,比不过筷子兄弟的小苹果,却能红透我的心间,火遍我的胸膛。

重庆专门的癫痫医院癫痫病一直抽搐会死吗初期癫痫病怎么治西安治疗成人癫痫的医院怎么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