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最美的不是如愿以偿 而是兜兜转转再遇见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历史军事
我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喜欢他这样的男子,真的不是造作,也不是刻意,偏偏我就一下子喜欢上了。他的眼睛不大,甚至有一点点的小,但又有一点点的长,鼻梁不是很挺拔却刚刚好,嘴唇不厚却也不是很薄,好吧,我承认我偷偷地又偷偷地趁他注视玻璃窗外的时候仔细打量过他,还有他的脸,真的多一两肉嫌肥少一两肉嫌瘦,没有颧骨,没有皱纹,甚至没有毛孔粗大的现象,皮肤是那种略白的,但有几颗不经意很难发觉的小颗的痣。他的发量很多,但不粗硬,甚至比较柔软,手抚摸上去,一定感觉很好,我在心底惬意地想。   这个男人顶多有三十二三岁,是否单身,我无从想象,也许早已做了别人的父亲,还有着一个美丽娴淑的妻子。一共看到过三次的他,每次的衣着都是那么的得体而不重复,这足以说明他有个贤惠而懂得打扮自己男人的妻子,也或者他本身就是个很考究的男子。而我这样一个大龄未婚女青年,也只能色胆包天地胡乱猜想着。其实我的色只在眼里,要真让我对他怎么样,那万万是做不出来的。   二十九岁,这是个尴尬的年纪,同龄的女友不是做了别人的新娘,就是做了别人的母亲,唯独我这样一个还算独立还算坚强甚至还算漂亮的女人,至今还孤零零地单着。是谁逼得我看到帅哥就会多看两眼,三眼,甚至不可自拔,我想一定是因为没有人紧张我,没有人疼爱我,没有人霸道地圈住我。   今天是周末,我本不用早早起来去挤公交,但昨夜的梦里全部是那个干净的男子,临醒的时候,我甚至很强烈的感觉到他今早一定会去坐公交车。因为在这之前我至少有一周的时间没有再看到过他。其实周末对于我来说,也就是窝在家里看看电影,做几个下酒的小菜,叫上三两个猪朋狗友,一起愤青这社会的各种不公,凭什么一样的文凭收入却天壤之别,凭什么那个相貌还不如自己的女人最后却嫁个顶顶好的男人,凭什么我每天起早贪黑的工作一个月下来才拿到那么一点可怜的薪水,连瓶好的香水都舍不得买。   周末的站台比起往日那是冷清了不少,绝对不用站着等车,可以悠哉的坐在那里装出很优雅的样子,一边看书一边等车。我抱着一本厚厚的书,鬼知道我看的是什么,映入眼帘的根本不是汉字,是满满的期待和不安。车子还没来,老远望去连个影都没有,其实我望车的同时也想看看会不会能看到那个我魂牵梦萦的身影,可惜是真的没有。我有些烦躁地翻着书本,竟没想到从书的扉页里掉出一张纸条,具体上面写着什么,还没来得急看,就已经被夏日难得的风吹飘了很远,我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起身去捡,可能是没有吃早饭的缘故,我竟然有些头晕,眼前还有些发黑,但绝不至于会栽倒,因为我不属于弱不禁风的那种,也可能是宿醉的原因,或者是昨晚跟几个女人疯到很晚的缘故。总之我稍有些踉跄,却被结实的扶住,那是一双有力的手。我正想抬起头虔诚的道谢时,才发现扶我的人竟是我刚才一直在想念的他,我突然语塞,只好尴尬地笑笑。   “你没事吧,刚才看你有些站不稳了,才连忙过来扶了你一下。”第一次听他说话,我再次想晕,真的很好听的声音,我说不上来的感觉,只想双手合十感谢老天的撮合我们相遇,至少又给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机会,因为他先开口跟我说了话,我又怎能失去这样比去世界五百强的大公司上班都可贵的机会啊。我连忙道谢,假装柔弱的样子,这时他已经把我刚刚从书里飘出去的纸片帮我捡了回来。   “这是你刚才掉的纸片,我不小心看到了上面的字,你不会介意吧,”他竟然是微笑的对着我说的。说实话,这本书只是我的一个道具,我根本无心看它,只是想装优雅才拿的道具,谁还曾料想里面还有一张神马纸片啊,这书至少我买了有几个年头了,只看了一点点便安静的躺在我的书橱中了。我接过纸片,昏迷,这竟然是我很久以前写的一段话,字迹潦草但绝对清晰如昨,上面赫然写着,“谢谢你陪我走的每一条街,你走,我不怪你,亦不会挽留你,再见,再会无期。”天哪,多矫情的文字啊,竟然他都看到了。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但这时只有一辆公交车不紧不慢地驶了过来,我看都没看是几路,直接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上去,原本还在嘴边的谢谢也忘记了说出来。   “你好像有些低血糖,应该慢点的,不适宜这样跑的,”我刚找到座位,他也来到了我身边,我下意识地往里面的座位挪了下,他刚好就坐在我身旁。这是第一次我们坐在了一起,却又是在那么尴尬的前提下。我尽可能平静的吐出了几个字,“刚才谢谢你啊。”我完全一副淑女的模样,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用长发遮住了靠近他的半边脸,假装没有表情,其实心里早已浮想联翩,脸上一定也荡漾着得手后的窃喜。   “咳咳,我其实想问你的是,你今天改变了路线?还是?”我耳边又响起那个让我情不自禁的声音,但内容确实让我有些意外。   “怎么了,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我继续假装着我的淑女,轻声地问。   “今天是周末,你也加班的吗,可是这不是18路,是26路线。”   “啊?不是吧。”我竟然蹭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完全没有了刚才一丝的淑女形象。看着他微笑的脸我的脸竟然有泛热的表现。   “我很确定地告诉你,这是26路。”他依然微笑着说,但我分明看到笑容里一丝温暖。   “这不是我要坐的路线,对了,你怎么今天也坐了这路线啊?”我有些糊涂地看着他。   “呵呵,之前跟你同坐过一班车三次,刚看你匆匆上了这辆车,我就是想上来提醒你的。”我再次昏迷,不是吧,他竟然记得我,还记得那么清楚,三次哎,可是,我今天竟然看也不看就上了车,这么糗的事情怎么老发生在我身上啊,我此时的表情一定可以用那个囧字来形容。   “那,那现在怎么办啊,还害得你跟我一起错。”   “没关系的,反正今天只是加班而已,时间我可以自己控制并操纵的。倒是你,今天也准备去加班,还是?”   我被他的话问得一愣一愣的,本来就是因为晨醒的时候大脑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来碰碰邂逅他的运气,就这样不假思索的来到了站台,还拿了一本该死的书,根本没有想过终点是哪里,或者是去做什么,我这样的小职员加班都轮不上我。   “咳咳,我就是出来瞎逛逛的,一个人呆在家里也无聊,不是加班的。”我干咳了两声,不准备说谎,甚至期待他陪我多坐一会,最好是留个电话什么的。   “哦,这样啊,那不如中午一起午饭,反正都坐上了同一辆错位的车,不如将错就错,我知道下一站有个餐厅味道不错,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现在正式邀请你,算是我们公交站台的缘分。”这个家伙还挺能说的啊,不过,正合我意,难道他会读心术?知道我想什么。   “好啊,反正一个人逛也无聊,那会不会耽误你工作的时间呢?”刚说出这句话我就想抽我自己的耳光,都是他自己说了要一起吃饭,我还替人家操什么心,万一他突然想到中午还有什么工作要做怎么办,我生怕他收回了刚才的邀请,便又加了一句,“中午我请你,谢谢你刚才在站台帮我,又害的你也坐了错位的车,不许你说不行,如果实在过意不去,那就下次你再请我好了。”我一语双关的说着,这样多好,我请他一次,就会有了下次他请我的机会。   这家餐厅我第一次来,装修的不是很华丽,但却很舒服,特别在这个燥热的夏季,给人以清爽的感觉,我随着他进入了一个卡座,那种木质的卡座,白色的真皮沙发,桌子上还有一个简单透明的玻璃瓶,里面还插放了两支我并不熟悉的真花,淡淡的香气让人顿感美好。也许是心情大好,总之,看这里的每一处都觉得恰到好处。他叫来了服务员拿来了菜单,很熟稔的样子,大概是经常来这里,对服务员的语气都是轻声亲切的。他指着几道菜向我推荐,说是这里的招牌,我无意眼前的菜单,满心的欢喜只因对面的这个人,我钟意这里的环境,也欣然接受他的建议。   “对了,自我介绍下,我叫梁思宇,今年三十二岁,在一家公司做管理工作。很高兴认识你。”他很正式的样子介绍了自己,我看着有些好笑,果真是我猜的那样,三十二三岁啊,嘿嘿。我偷笑。但是,他怎么不说自己是已婚还是未婚啊,真是狡猾的狐狸。   “真巧,我姓蓝,第一个字母都是L,蓝芷蔷我叫,这个名字不怎么好叫,刚认识我的人都这么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三个字其实是有特点的,因为都是草字头,另外呢,我今年二十九岁,一直单身从未改变过。”原本我不想说单身与否的,但还是没忍住。   “其实咱俩也有共同点,你猜是什么?“那个叫梁思宇的男人突然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不会是性别吧,我真没看出来哎。”我故意逗他。   “没想到你还很幽默的,哈哈。我说的是我们都是单身这是共同点。”梁思宇竟然大笑了两声,一点都不收敛的笑,我依然很喜欢。   一顿饭吃得相当愉快,我绞尽脑汁尽量不让我的愚蠢和粗犷表现出来,我不能让他第一次见面就把我定义为胸大无脑的女人,德才并肩是我的理性,我愿意为他而努力。越是和他交谈越发现他的底蕴和内涵,这会是老天眷顾我赐给我的如意郎君吗,如果不是,为什么一次次的安排我们相遇,又有了今天的一切,我天真的在脑海里幸福的构想着。   临别的时候,他要了我的联系方式,我只给了他我的QQ,他却非要把电话号码留给我,我说我不喜欢打电话,他说不打紧,他会给我打的,然后就拿了我的手机按下了自己的号码,然后拨出,他的手机便响起,一切都一气呵成,没有一丝犹豫和不自然,仿佛我们都早已熟识了对方。   回到家,打开QQ,便有一条短消息发了过来,原来是验证信息,我狂喜,果然是他,他的打招呼很特别,叫我三草同学。通过验证他的头像便闪了起来。点开一看,我幸福的有些不真实,“其实从第一眼看到你时,我就想认识你了。也是因为遇到了你,我才开始喜欢每天坐公交车,因为想再次遇到你,我都不再开车子,只为能再邂逅你。”   随着聊天的深入,我才知道原来第一次看到他,是因为他的车子出现了故障进了修理厂,因为等的士等不到,就上了刚刚经过站台的公交车,然后又一转身看到了人群中的我,按他的话来说,那是惊鸿一瞥,虽然我觉得这也太夸张了,但我还是喜欢他这样说,大凡女人都有这样那样的虚荣心吧,我想。   再后来他又刻意地在那个时间点坐上了那班车,才知道我在他的下一个站台上的车,之前的一周没有见到他,那是因为他去外地有个很重要的会议,昨晚刚回来,今天一早专程走了一站的路程来到了我每天上班的站台,没想到真地看到了我。他说我低头看书的样子和在公交车上是完全不同的,优雅迷人,让人不忍去打扰。他说他得感谢那张纸片的飞出去,才有机会跟我靠近。   梁思宇真的是我喜欢的类型,他集温文尔雅,果断,冷静,幽默,才华于一身,这只是他的一小部分,还有更多的优点在等着我去发掘,他真的很忙,我真的很闲,他忙的时候,我就会自言自语的给他留言,待他看到后,就会给我打一个温热的电话,会回一段柔绵的情话。再后来,他会挤出时间来送我去上下班,说不想我来回挤公交。思宇常常加班到很晚,晚到我不忍心让他陪我一起晚饭,他说他一直都这么忙,所以才没有属于自己的家庭,他说他希望我理解并等他,等他忙完这一阵子会给我一个惊喜。   武汉中际医院招聘北京军海医院兴平市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羊角风怎样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