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暗香】春节济南行(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精华作品

很早的时候,我就听说济南泉水名天下。忙忙碌碌了一年,我和妻子、女儿说:趁春节假期有空我们到济南旅游吧。妻子和女儿都非常高兴,齐声赞同。

“济南趵突泉最出名。爸爸,我们一定要到趵突泉去。”女儿命令说。“好的,我们首站就到趵突泉去。”我回答地很爽快。

大年初一的下午,我们辞别母亲,乘坐高铁往济南出发。三个小时后,我们就到达了济南东站,并乘坐出租车往下榻的酒店。

安顿平稳后,我们循着大路来到泉城路广场。刚穿过宽阔的马路,就听到人们的喝彩声,我们抬眼望去,几柱巨大的水柱喷涌直上,水柱飞溅的水雾在灯光的反射下变成片片彩虹,这些彩虹是变化多姿的,但是又悠忽不见了。原来,水柱已经像条条水蛇一样摇摆不定,它们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忽前忽后,相互跳跃着、奔腾着,扭着腰,喊着号子,似千军万马,似几对船工。在人们看的眼花缭乱之时,这些军马、船工突然消失不见了,只留下水池中间飞溅的浪花和水雾,原来时间已经到了二十点,这些人工喷泉停止了工作,人们三三两两一步三回头走散开来。

泉城广场不是一般的大,它南北直径不是很宽,但是东西比较长。广场上有许多市民在跳广场舞,他们跳的舞步节奏非常快,多数人脸颊上都有汗珠。广场中间,耸立着一座高大的雕塑,我们围着雕塑转了几圈。女儿说:“爸爸、妈妈,这个雕塑是一个巨大的立体字‘泉’”。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泉标”,它已经成为济南这座泉城的标志性建筑。天公不作美,第二天济南的气温骤然下降,而我的肚子也开始疼痛起来,我只好强忍着疼痛尾随着妻子和女儿进入趵突泉公园。

进入趵突泉公园,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穿梭流动,狭窄的公园路两边是高高悬起的大灯笼。听游园的人讲,公园晚上有灯会,非常精彩。沿途看到许多泉子,我想,应该是趵突泉了。女儿说:“这些都是不出名的泉子,真正的趵突泉还在前面呢。”

果然,前面黑压压的人群在围观着什么。走近一看,原来是人们围在一个大池子在观赏泉水。池子里有三柱粗大的水柱在突突狂笑,水柱落下,阴冷的空气将将泉水冷却成袅袅的水雾。在我的想象中,趵突泉的泉水应该“趵突腾空”;但是,眼下的泉水粗而不壮,更不用说有跳跃之状。

我对妻子说:“好好的泉水被圈禁在公园里仅仅供游人观看,泉水也显得无精打采而疲软无力。”妻子说:“听说趵突泉的水质非常优良,完全符合国家饮用水标准,不经加工就可以直接饮用。”我叹息说:“可惜了趵突泉,济南人不能饮用。”

天气越发阴冷起来,从西北刮来的冷风刺的人瑟瑟发抖。虽然已经到了早春,济南的天气却像寒冬腊月一样冷峻,刺骨的冷风让我的肚子越发疼痛起来。我和妻子说:“我肚子疼,想回酒店;你们接着游玩吧。”

妻子看我脸色难看,说:“我们一起回吧。”

我说:“这才刚刚来了不到一个小时,女儿不是说要等到晚上看灯吗?女儿说:“还是爸爸的身体要紧,看灯也没有什么意思。”

我瞧瞧妻子和女儿微笑的面容,心里暖融融的,去年春节的旅游历历在目。去年冬天,因为工作劳累我患上了重感冒,承蒙领导照顾,春节假期没有安排我值班。妻子对我说:“你一向身体不好,这个春节我们到母校旅游吧。”

我和妻子都就读于徐州市,只不过我读的是医学院,妻子读的是师范学院。对于师范学院,我更有一种难以挥去的情愫,校园的小桥,有我和她喁喁的影子,更有我们打着伞在雨中洒泪诀别的缺憾。那个她不是我的妻子,而是高她两届的学妹;时间如梭,不知道她如今身在何处?我如今眼角已经布满皱纹,不知她的容颜是否老去?

听到妻子的话语,我的脑海里同时浮现出徐州的山山水水,峻峭的云龙山,旖旎的云龙湖,故黄河畔的母校,灯火通明的教室,依依的校园,校园里读书的男男女女,食堂里喁喁私语的恋人……

但是,自从毕业后,我每年都计划都徐州去;但是,我身体一向不好,最后都泡汤了。对于这一次,我更是有心无力。因此,我有气无力地说:“你看我身体这个状况,走路都费事,怎么旅游?”妻子说:“出去旅游的目的就是要增强你的体魄,让你的身体更好的康复。”

我过去一直体弱多病,好多次和死神擦肩而过,每次都是通过妻子的帮助而死里逃生。平常妻子就让我锻炼身体,我几次大病未愈刚刚能够下床,妻子就陪着我走路锻炼。有很多次我不愿意行走锻炼。妻子说:“要想活命,就要运动。”因此,我就一直秉承一个理念:生命在于运动;为了活命,就要奔命。

就这样,去年春节,妻子背着包,一手领着我,一手牵着女儿登上了开往徐州的火车。妻子说:“我们先到你的母校参观。”我说:“先到我们学校旁边的小巷子里看看。”

我们进入徐州医学院曲折狭仄的巷子,二十多年来,巷子里低矮破败的临时小屋没有丝毫改变。因为是春节,小屋子里做生意的小商小贩已经不见踪影,仅仅看到一缕缕风尘在巷子里游荡。

我们走进校园,男生宿舍楼已经经过装修,过去灰色的外墙已经粉刷成红色,我们径直找寻107室,过去走道的尽头就是107室,我们的宿舍属于套间,外面的套间整整齐齐停放了八辆自行车,周末,我们会结伴骑车到九里山、师范学院游玩。我们内间四张床,我睡西北的下铺。

记得开学的第一天,我躺在床上假寐,几位室友讨论的非常热烈,他们主要表达对某某位女同学有好感,想和她做朋友。后来,这些室友每天晚上就会讨论他们的女朋友,说上课的时候,就想坐在“女朋友”的后面,静静地看着“女朋友”,其实他们和这些女同学始终保持着纯洁的友谊,自始至终没有发展一对男女朋友。

我每天晚上只是静静地谛听他们的发言,从来没有在心里表白过对谁有好转。我当年不是自卑,而是考虑到自身的家庭状况和对对方负责的态度,对于女同学一视同仁,因为我当年是班级里团支书,自然成为女同学心中的偶像。

我对妻子说:“这是老校区,没有什么好看的,我们去爬云龙山吧。”

于是,我们徒步来到云龙山下。我们来来回回在山底下转悠,目的是想找到上山的山门,但是我们始终没有看到山门。我极目远看,看到人们三三两两从山的四周登山,询问一位老人,原来云龙山的山门早就拆除了,目的是方便市民锻炼。哇,云龙山早就免费开放了。

我们选择有台阶的登山道,走了大概有三百米远的路程,我感到气不通畅,像汗牛喘气。看到上面一个亭子,我慢慢攀缘过去,坐在石凳子上气喘吁吁。妻子回过身来,关切地询问:“怎么样?”

我只顾大口呼吸,顾不上和妻子搭话。女儿三步两步奔过来,给我垂着背。休息了一会儿,妻子问:“休息好了吧?”

我点了点头,但是没有欠身的意思,我感到全身像灌了铅一样,动弹不得。妻子架起我的胳膊,命令说:“走吧!”女儿在后面推着我,一路颠颠簸簸,休息了几次终于爬上山顶。山顶上人声鼎沸,几棵老树上缀满了红绸带。女儿说:“我也在树上系一条红丝绸。”

妻子蹲下身体,女儿骑到妻子的肩上,妻子慢慢地站起来。女儿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红绸带,小心翼翼地拴在一根树杈上,并不停地喃喃自语。

我的眼睛湿润了,妻子迎风站着,几缕白发在风中飘摇。多年的操劳,让妻子的满头乌发近乎一半染白,原本笔直的腰杆也略显佝偻了。都说夫妻都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但是我经历了那么多磨难,妻子仍然不离不弃。

看到妻子已经走近趵突泉公园的大门,我的肚子也不怎么感到疼了,紧走几步,跟上了妻子和女儿。回到酒店,我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妻子已经买了早餐等着我起床。

妻子说:“你今天气色很好,肚子应该不疼了。”我回答说:“今天浑身充满了力量,还真不疼了。”吃过早餐,我们又出发了。昨天在趵突泉没有尽兴,今天我们到黑虎泉去。

黑虎泉藏在一片岩石后,很远我们就听到泉水哗哗的奔涌声。三股巨大的泉水从三只虎嘴里喷涌而出,击打着河面发出呼啸雷鸣之声。虎嘴下大小不等的锦鲤在泉水中悠闲地闲逛,济南市民用小桶投掷到河里取泉水,这丝毫不影响锦鲤的闲适。

其实,黑虎泉绝不单单是一个泉子,它是由多处泉水组成的黑虎泉群,这些泉水水量丰富,汇成河流。最令人惊奇的是在石头缝里也冒出泉水,许多老人在石缝下接。

我问一位老人:“这泉水能生喝吗?”老人说:“能,但是不能喝多,因为天气太凉了。”我感概万千,现在地下水污染严重,想不到济南还有一片清水能够直接饮用。我对妻子说:“冲着黑虎泉的泉水,我们退休以后也要搬到济南来住。”

妻子说:“你要是每天都喝黑虎泉的泉水,身体就会好起来的。”是的,平常妻子为了能让我喝到山泉水,要走十几里路到九泉山上排队接泉水。如果我们生活在济南,妻子就不用为了喝上一碗泉水而奔波。

游过黑虎泉,我们去参观解放阁。解放阁矗立在黑虎泉旁边,为二层楼阁式结构,显得非常雄伟。我们来到高台,脚下全部是用巨大的石块堆砌而成。在台基东侧镌刻着在济南战役中壮烈牺牲的3764位烈士的英名,这些烈士属于济南战役中牺牲的华东野战军各纵队的战士。

我不由得感叹,在济南战役中阵亡的解放军将士得到安葬和纪念;但是,更多的国民党士兵阵亡后他们的魂灵在哪儿?抛开意识形态不讲,大家都是中国人,本是同根生,他们死后都应该得到妥善安葬?

站在台基上仰望可以看到“解放阁”几个苍劲的大字,解放阁的展厅内陈列着济南战役革命文物,有战斗英雄事迹的讲解。从展厅里,我的心脏被强烈的震撼着,想不到济南战役这么惨烈,济南战役的胜利是国共两党相争的分水岭,从此,国民党一败涂地,最后败逃孤岛。

临近中午,我们搭车来到山东大学本部校区参观。我习惯喜欢每到一个地方,参观这个城市大学。例如,南京大学环境优雅,南京师范大学古色古香,而山东大学本部校区显得朴素大方。校园内笔直的白杨树直冲云霄,树杈上三三两两的麻雀在鸣叫,因为是春节,校园里比较宁静,麻雀的叫声格外悦耳,它们好似主人一般欢迎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游客。

校园中间有一条小河,河水清澈,河两边用石块围砌,河上有数架小桥横跨桥面,桥呈弓形,阴天中桥在河水中的倒影和桥合成圆弧球,和楼顶上的天文圆顶球相互映衬。偶有枯叶从树上落下,击碎了圆弧球,圆弧球似碎裂的残片一样随着涟漪飘忽不定;很快,枯叶流走后,圆弧球又自我加以修复的更加完美。

回东站,我们再次搭乘出租车。出租车司机是一位五十来岁的男子,他非常健谈,谈到他的从业经历,他说他是济南下辖的章丘农村人,在济南开车已经十几年了。他说,济南最大的变化就是城市道路和车站的变化,像济南东站才刚刚启用了一个月,各项配套设施还不完善,很多外地来的游客找不清道路和车站,他们这些出租车司机像济南的或地图一样,可以准确无误地将他们送达目的地。

司机无不自豪地说:“像人们凭高德地图、百度地图一类的软件可能要绕好多路才能到达目的地,但我们就可以抄近路抵达。”

望着司机自豪的背影,我心里非常感动,我是一名路盲,只要一出了家乡的大门,东西南北全分不清,这次来到济南,多亏了出租车司机师傅这些活地图的帮助。

这次济南行,看到济南的泉水清冽,更感受到济南人的豪爽和热情,想到这些,对于参观趵突泉的遗憾很快烟消云散了。

癫痫病发作了怎么处理武汉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在哪山东癫痫病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