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笔尖◇暖】谢谢(散文征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精华作品

鲁迅先生说:感谢命运,感谢人民,感谢思想,感谢一切我要感谢的人。我谨以此文,感谢我要感谢的人。当然,要感谢的,还不止这些。

(一)

快递给我打电话:“你的快递到了,能不能下来接一下?我太多东西,上楼有些费劲。”

“我……”我犹豫了,只因自己还没洗脸。如果现洗,也得半小时之后才能出门。“那什么,你能帮忙把东西放在楼下的小卖铺吗?”

“嗯,也行!”快递小哥很豪爽的答应了。

“谢谢谢谢!”如果他细心一点,就会听出我在这边感恩戴德,点头哈腰。

这一刻,我发现,我惯常说谢谢。

就在刚才,高中文科班的班长打来电话,邀约周六去参加同学聚会,我也以谢谢结束对话。听起来,连我自己都觉得矫情。你若是问,有什么可谢的?我有些哑然。

高中阶段,我只念了一年半。高二下学期便弃学潜逃,从那以后便真的成了逃犯,见了往日同学,恨不得一跺脚就能把地面踩个缝儿出来,我好钻进去藏着。渐渐地,人也活成了一只鸵鸟。这一通电话打来,我都有些哽咽了。我有多少年没和他们联系过?我自己都忘了。他们现在不但能想起我来,还能清楚地记得我的名字。一股感动,从尘封的记忆中脱颖而出,心底暖暖的,于是谢谢就脱口而出。难道我不该感谢吗?

(二)

我们农村人其实是不会说谢谢的。不管谁对谁有多大的恩情,我们都不说谢谢。说谢谢,就是矫情,就是客套,就是不实在。你今天欠我一亩地的种子,好嘛,下回你还上就是了。他今天借了你两千块钱,再咋应急,他也说不出个谢谢来,顶大说一句:多亏你了!特别是在自家人面前,谢谢,那就跟说断绝关系差不多。别理解差了,并不是说谢谢这句话不好,只是说不出口。

2011年2月24日,我们一家三口来到大连,正式成为全中国千千万万进城打工的农民工家庭之一。有辛苦,也有收获;有痛苦,也有甜蜜。几年的时间,如果说我学会了什么,我想了想,应该就是“谢谢”了。

来大连之前,托大姑姐给找的房子。这边人还没到,那边大姑子把房租先给垫上了。到这儿之后,一忙活,天就黑了。大姑姐又是洗菜做饭,又是帮忙整理屋子,忙得真是不亦乐乎。外甥也跟着欢欣雀跃的,儿子一来,他就有伴儿了。才待没几天,大姑姐又给小宝找了托管班,铺好了小宝通往学校的路。刚安顿好小宝,又给我找了工作。三月一号那天,我们小三口比平时更加精神焕发,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同一刻出了门。

我没对大姑姐说半个谢字。那个谢字堵在嗓子眼儿,有时也悠哉地躺在心尖儿上,可就是说不出口。有时我面红心热地说一句:真亏了你!大姑姐那快嘴儿,就跟抹水泥似的,啪一声就给我嘴巴糊上了:“咱俩儿谁跟谁!”

好吧,这声谢谢,我先欠着。

(三)

我工作的建材店,除了老板娘而外,就两个员工——我和小贾姐。老板娘经常不在,我来得早,所以大事小情的,我就得做主。基本上是,我主内,小贾姐主外。

小贾姐是黑龙江人,也是农民出身。其实她比我年纪大挺多的,记得不错的话,我们两相差十岁。每次到了送货的时候,我心里就一阵阵不好受,毕竟她那么大的年纪了,都跟我小姨一般大了。可就算我抢着出去,她也不干。

我觉得不好意思,同样的工作,我没理由一直坐店。但我对她的感谢,同样不能溢于言表。于是我就拼命干活儿。每次来货,像个小疯子一样,充分发挥农村人力气大的优势。为此,小贾姐总笑我:“干嘛?你这是干计件儿活呢?”我们俩儿就一阵哈哈大笑。

小贾姐说:“一看你就是那种没福气的人。”我问她为什么。她说:“闲不住呗!农村人说话就是,屁股轻。来个活儿,你着那么大急干嘛啊?”我就笑笑,不说话。我不能谢她,我谢不出口。

小贾姐对我的照顾,方方面面。她以前干过地摊,家里囤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货。有天我说,我们家的小电水壶真是太小了,烧一壶水,还灌不了半暖瓶。她很诧异,问我,你现烧不行么?偏要一次烧那么多干嘛?我随口说了句,用呗,不知哪时候用的就多了,我哪天得再去买一个。她立马阻止,第二天就给我带了三个电热棒来。还给小宝找到一个他儿子从小用过的电口琴。

小宝生病住院,我请了好几天假,小贾姐下班还特地去探望。我心里特别感动。建材市场的服务员,流动性很大,今天可能还在这个店里工作,但明天兴许就换了别的地方。你若是一不留神,没留电话,茫茫城市,你找都找不见。这也就注定了,人情淡薄,人走茶凉。我和小贾姐都珍惜这份缘分。但我还是不能谢她。于是我花钱就比平时多了起来,常买些水果和瓜子一类的东西来分享。

后来小贾姐去了郑州。现在,偶尔在微信上,我们两个还是掏心窝子话一箩筐。那声谢谢,我还是欠着她的。

(四)

我们店对面,小田叔叔租了那个老板娘的门头,占据了一个战略要地,每天忙活自己的小生意。我叫他小田叔叔,完全是随着刘小宝的辈分了。小田叔叔其实还比我小一岁,他家宝宝也才三岁多。每次我一喊他“小田叔叔”,周围几个店的人必定都侧目而视。小田叔叔笑着商量:“美女,咱能败(别)这么叫吗?”我就傻呵呵地笑。

小田很和气,跟谁都说得来,在市场里,是有名的孩子王。我平时话不多,和小田叔叔接触,也只是因小宝总到他店里去玩。除了小宝的话题,我和他再没说的。

加了小田的QQ,还是刚进市场工作时。那时小余还没辞职,我只是小余的喽啰,他走了,我才正式当政。小余要了小田的QQ号,正巧我在旁边,大伙儿也就一并加上了。我们的互动,只止于我白天拍了他家宝宝的照片,晚上回家发给他。

有一天,我上了QQ,翻看空间的动态。忽然发现小田更新了一条说说,日期已是前一天的了。小田说:对面的那个谁,我不知该说不该说,希望你不要冲动,也不要生气,人在生气的时候是不会做出理智的决定的,简单的说应该是气话。对待婚姻请甚之又甚啊,希望你用乐观而理智的态度去解决问题,最后祝你笑口长开!

我马上知道他说的是我。紧接着回想起,那天早上我在店里和老公用电话吵翻了天,原因不必细说,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着实有些感动。我和小田,其实也只是常常见面的陌生人而已。

后来我辞职了,小田打来电话。“美女,这市场里边儿还有一家找服务员呢,我帮你问问吧?大伙儿都挺想你的,要不还回来干吧!”又一番感动。但我还是婉然谢绝了,我说,离家太远。我又说,麻烦你了!

又是一声谢谢,我欠着小田的。

(五)

我是个落后于时代的人,接触网络刚几年。几年来,除了在网上浑水摸鱼,加了一批批无聊的好友,聊一些毫无意义的话题;其实我也注册了几个比较正经的账号。新浪博客,早在有Q的时候就已注册,而且还是两个。一个写小宝的趣事,一个用来发无聊的牢骚。360图书馆,也是早就注册的,只不过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现下连登录密码都忘得一干二净了。腾讯新浪搜狐,各个网站都挂个名儿,然后就都石沉大海。我也懒得去打捞。

2013年,和一个网友聊天,我们两个齐声讨伐新版水浒。后来不知怎么聊到了写作,他说:你写小说吧!我豪气冲天地就答应了:好!记得以前浏览空间时看到过“马帮”的字样,模模糊糊觉得是一个文字群,好多人写文章。紧忙找那日志,然后就加了马帮文字群。进马帮,写了几篇不成体统的文字,听他们总谈起江山文学网,文学爱好者的天堂,于是我顺藤摸瓜,也跟着来到这方宝地。

江山文学网不设门槛,对我来说简直是如鱼得水。航帐社长邀约我的时候,我一股脑就扎进笔尖为暖。虽然我写不好,但是勇气可嘉。慢慢地,出了几个精品了,也出了一个绝品。航社编辑文章的时候,也常留评鼓励我。一看见鼓励,我就有了劲头。心态不好的时候,我也想过放弃,自知之明偶尔也是有的。不过,一见着自己的文集上又坠了红豆豆,立时就又心花怒放了。

在江山,遇见很多人。熟悉的,不熟悉的,我不会跟别人交流,但是看见他们就觉得暖意融融。航社的容留和鼓励;陈影和江冰帮忙在论坛上发文;你猜老师飞签留言、私下指导;朱法强老师更是关怀备至,不但给我指出问题所在,还教会我怎么写才能提高。还有王哥,从马帮到江山,不断支持不断鼓励,我有心事的时候,还负责充当垃圾桶。

前几天在签约作者总群,赵兴华赵总发了一个关于“正文学”的链接,有人上前发了个表情致敬,我也立即上去复制粘贴了一个,算是附议。绝品组的聆听花香老师看到了,和我打了个招呼。我正值间歇性纠结期,跟他好一顿唠叨。老师那么忙,不但没烦感,还鼓励我安慰我。今早,我得知老师母亲病情,心里深深自责,我太不懂事儿了,闹情绪闹得也太不是时候了。虽然刚认识,我也想说点什么安慰的话。想来想去,终是咽了下去,在心里默默祈祷、祝福。

这些情意,我都记下了。这声谢谢,也曾说过无数次,但总觉得不够分量。

(六)

这栋楼里住了三年了。洗衣服掉到楼下好几次,并且还不自知。五楼的姐姐每次在她家晾衣架上捡到天外飞衣,就知道是我干的。等我下班了,她就特地给我送上来。我却从不知道自己衣服上的水,动辙淋湿了她晒的被子。不是二楼大姐提醒我,我不知要犯多少次错误。

二楼大姐,每次听小宝下楼时留在楼道里“空空”的咳嗽声就心焦。上下班路过,只要看见我,就给我出谋划策。我辞职后,她比我还着急,看到哪儿有适合我的工作,就给我打听着。关于教育孩子,她有好多实用的经验,对我这个焦躁的小媳妇儿,毫无保留地传授。

三楼阿姨更热心。暑假我们在老家玩疯了,忽然想起水电费乱七八糟的还没交,小宝正巧也有英语课,所以恋恋不舍回来了。阿姨见到我,嘘寒问暖,我讲到交费,阿姨嗔怪我:“怎么不跟我说呢?你就把卡和钱交给这楼上楼下任何一个人,都能给你办妥了。不用担心,下回有事儿说一声就行!”

楼下小卖铺的大哥,四十好几了,人和和气气的。小宝在邮局订了《少年大世界》和《青少年科苑》,每次都是送到他那里,然后我们再去取。有快件来了,我也让送到他那儿,从没出过差错。小宝下去玩累了,他就从自家拿瓶水,送到跟前儿给小宝解渴。

还有收废品的大哥,虽然他在我的小说里曾经扮演了一个坏人,可这一点儿抹煞不了他的光辉形象。小卖铺的大哥不在家,他主动把小宝的刊物从邮递员手里接过去了。一等就是一下午,盯着行人,看我回没回来。这头打电话给我,那头又向邮递员汇报。刊物最后到我手,他才吁口气,嘿嘿一笑:“没事儿!”

点点滴滴,我都备案了。我说谢谢,真心实意。

(七)

我一个农民,地地道道的农民,在城里,学会了说谢谢。

我跟快递员说谢谢,跟售货员说谢谢,跟银行的工作人员说谢谢,跟医院的护士说谢谢……我真心诚意地跟所有帮助我的人说谢谢。

也有人跟我说谢谢。我在公交车上给人让座的时候,我在路上给人指路的时候,我帮人家抬重物的时候,我捡到东西还给人家的时候……白发苍苍的爷爷奶奶跟我说谢谢,身怀六甲的孕妇跟我说谢谢,天真可爱的孩子也跟我说谢谢,五大三粗的汉子跟我说谢谢……

我羞愧。其实我不想要这么多的谢谢。咱们大家都这么做,就没必要说谢谢。

不得不说,言传身教是有一定作用的。

家里有时吃点好的,我夹给小宝,他立即很感激地跟我说:“谢谢!”

我们在公交车上,人和人挤得水泄不通,小宝没地方坐。一个农民工大哥搬开自己的行李,露出几块崭新的泡沫,示意小宝坐下。小宝羞涩地跟伯伯说:“谢谢!”

其实孩子比我们真实。小宝小的时候,听说我经历了剖腹产手术才把他生下来,他当即趴在我肚子上,跟我说谢谢。我问,你谢我什么?他回答:谢谢你把我生下来了。我感动之余,也想跟他说声谢谢,却始终没说出口。

也许,有时我们说一声谢谢,不是为了感动别人,只是为了温暖自己。与其埋怨这个世界太冷漠,不如从说“谢谢”做起。也许明天,天就暖了。

北京癫痫病较好的医院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较好医院是哪个西安市到哪家医院治癫痫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