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转身,故乡叫做远方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剧本要闻
摘要:故乡的山坡坡,勾起我的回忆那么多,山坡上的老土屋,伴随我的童年渡过。好想,变做白云一朵朵,飘荡在故乡的天空,好想,冲破城巿的喧嚣,重回故乡的宁静。而今,这是一个飘泊的年代,转身,故乡叫做远方,已然是回不去的原乡... 故乡,那里有我割舍不断的情缘,随着时光变迁,家乡已改变了原先的模样。故乡的山坡坡,勾起我太多的回忆,山坡上的老土屋,伴随我的童年渡过,那里有我最为美好的时光。突然好想,变做白云一朵朵,飘荡在故乡的天空,冲破城巿的喧嚣,重回故乡的宁静。而今,这是一个飘泊的年代,转身,故乡叫做远方,已然是回不去的原乡...   在静谧的夜里,想起曾经,偏执地离开了,又回来,回来了,又离开……一遍又一遍的,把你从记忆中找寻、拼凑、打乱、丢弃,又再努力寻找,重新拼凑……但始终都拼不起家乡原来的模样。那一刻,我歇斯底里地呐喊,只为留住故乡,哪怕只是短暂得停留。   无论谁,都无从选择自己的故乡,是出生在小桥流水的江南,还是长成于草木荒凉的塞北,早在前世就已注定。命运早就在你呱呱落地那一刻,已经编排了来处与归所,纵然被称作为故乡的地方,不是心中所爱,也不能改变其真实存在。   旅程如风,我们就是风中的一粒尘埃,许是微尘,许是露珠,许是落叶,我们选择了迁徙,也可能被迫放逐。独在异乡为异客,在别人的家乡掩饰着外乡人的影子。因为在意,害怕江湖,孤单无助时,才会想起曾经脚下熟悉的叫做“故乡”的土壤,轻撩记忆的小巷,有泪落下。   故乡,儿时的梦中桃园。一汪碧水,一轮明月,一声蛙叫,一缕炊烟,一个熟悉的背影,没有纷争,纯粹而天真。只在云烟深处,挽一朵浪花,填满所有空虚,扯一朵白云,将所有心事包裹。春游芳草地,夏赏绿荷塘,秋品桂林酒,冬吟梅花香。这一切,多么地简洁,涤荡着无尘的心炅,没有瑰丽的色彩,只是朴素的清明。   或许,我们都是人间过客,从地球的彼端来到此端,匆匆脚步里,凡尘来往,你去我留,不过如此。没有人会在意你过得好不好,没有人在意你的冬天冷不冷。我们都只是这世间疲于奔命的人,在纵横阡陌里荒凉行走,不知道最终根植于何处,又将回归到哪里,耽误了一场又一场姹紫嫣红的春天,在异乡做了唯一缺席的游子。   常常在静谧的夜里,放飞思绪,让漂泊的心享受此刻的宁静,让心灵回归,回归故里。   不知为什么,最近对记忆中的故乡越来越留恋了,许是触动了某一根神经。可能在家生活久的人总想着出去,而在外飘泊的人,心里却眷恋故乡。那时的故乡是带泥土味的,走的是泥泞的路,玩具也是用泥土做的。那时候我们一起在泥土里打滚,用稚嫩的小手把弄着以后的家乡模样。而今的故乡,总觉着与儿时不一样,是沧桑后失去了当时的纯真了吧?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年,已不再……   今天,站在高楼林立城市,独倚一扇窗,窗外的风景依旧,却再也找不到曾经的意境了。此时,秋雨畅鼾淋漓,叭叭作响,空气中潮湿的气味让我心神不宁。我们只顾埋头前行,在天涯不知归路,策马,扬尘,作为一个异乡客,早把故乡抛在脑后。   已经记不清多久没给远方的亲人捎去问候,已经记不清多久没有亲近养育自己的土壤,回乡的脚步,总是迟缓。当一个人徘徊于路口,找不到回家的路。那条本以为闭着眼睛就能走回去的路,那条无数次梦里来来回回奔跑的路,突然好陌生,我找不到它,不知道它在什么方向,回不去了!   此刻的灵魂,就像一粒正在风雨中飘荡的蒲公英的种子,哪里才是我可以安歇的地方?或许,生活太多无奈,人生又是多么令人困惑。大多的时候,只怪自己太平庸,只好选择随波逐流了。我的精神和灵魂,某些时候更像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了。漂泊的心灵,也开始了流浪。   当我终于决定归乡的日期,又迟疑了....那片留着父母的青春和我童年记忆的故乡,也许就是一块遥远的地方。而今,非得隔着千山万水,才能寄托浓浓的乡愁,启程的日期越来越近了,我没有喜悦,更多的是愈加不安。许是离开得太久,以至于不知道思念的线索该放在哪里。懊恼充斥着我,几乎要扔掉那张簿簿的机票,纠结后,还是回去了,我明白,人生,是走向故乡的过程。   只是回去以后,再没有机会挽起裤脚,痛痛快快地下田收一次水稻,也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和小伙伴们去小溪的捞螃蟹小鱼。也不能上山采蘑菇,挖野菜。怀念烤红薯,喜欢烤红薯的香味,如今城里卖的烤红薯,怎么也吃不出当年的味道了。村口的老槐树也不见了踪迹,乡亲说搞开发,老槐树也砍了,不见踪迹了,好多东西真的物是人非了。   老屋门有一个超大的石盘磨子,唯它依旧在那里。当年和母亲,兄弟姊妹有说有笑地推豆花的情形,又浮现在眼前。那时虽清贫,快乐是真的。怀念石磨豆花,特别是豆花作料,想想也咽口水。它是现做的油辣子,加适量现捣的辣椒粉,再加多些盐,味精,葱一拌,那味道,真是不摆了!小时候,就是过节或平常待客的时候才会推豆花,胜过大鱼大肉。过年的香肠,老腊肉是故乡重要的习俗,家家户户的灶头上都挂着香肠,腊肉,腊排骨。此刻,特想吃野菜煎饼,只是这些美味已经尝不到了。   如今的我,只能留在异乡,任由对故乡的思念,把整个心脏都填地满满的,在漫长的岁月里慢慢咀嚼和回味。虽不免惆怅,但它是在异乡的凄冷岁月中最温暖的力量。那个叫故乡的地方,曾有淳朴善良的人给过我关爱和温暖。所以在以后辗转在每个陌生城市中,在没有朋友,或遭遇人情冷暖时,我偷偷地思念着他们。这种思念足够支撑我走下去...   乡愁,一早已种下,哪怕过后回到故乡的怀抱,它也是浓得化不开。当读着赵焰先生那篇《苍白的乡愁》,我便知,往事再悲凉,也架不住时光不动声色的来遮盖。河与海的撞击,完成了彻底的交汇,是真正意义上的消融,是一次彻底的凤凰涅磐!   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多少人就这样,一直在路上……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每个经历过沧海桑田的人,都曾说过这句话,爱过这句话。看着行色匆匆的过客,然后感慨万千地说了同一句话,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故乡,一个永远回不去的地方,因为,心已经变了。就像食肉动物,永远不会食草一样,每一个出走的人,以为可以随时回家。家,故乡,在你转身的刹那,已经永远无法抵达。或者我还是相信“此心安处即故乡”,然后安心地四海为家,这样,心里的飘零感会少很多。只是在梦中,我们还要把那回不去的地方一一走过,就沿着那根永远系在我们心间的思念之线走回去,无论有多么遥远。   每一次的离去,都是一方回不去的最美风景。彼时花开遍地,彼时黄叶萧萧,而只有故乡,铭于心,刻于骨,忘不了,回不去。“故乡”这个温暖的字眼,我突然发现我对它生疏了,不仅仅体现在开车行驶在路上的时候会找不到地方,更多的是一种陌生感。若是,某一天我回来,这座城市能接纳我吗?回来又能做什么呢?没有答案,转身,故乡已在远方。   那一个夜晚,我笑了,因为我看见了熟悉的故乡。我伸手触摸,故乡的温度,是那样地温暖,温暖游子之心;闭上眼帘,脑子里浮现出故乡,那熟悉的模样…… 陕西癫痫能治除根吗商丘的医院能治好癫痫吗武汉羊癫疯康复医院癫痫病人口吐白沫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