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西窗】滴滴答答的雨季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红色经典
一、   雅雪在这个温暖的春日要结婚了,也许一个女孩子在嫁时的心情都是无比兴奋的,可是只有雅雪提不起精神。   小姐妹们说买这买那,雅雪只是应着:“你们看吧,我随意。”   小桃说:“唉,这可是你在结婚啊,不是我们,你是怎么搞的,为什么无精打彩的,想什么呢?”   雅雪淡淡地笑笑:“没什么,只是这两天有点累了。”   “那就好好休息,可不能让新娘子累坏。”连忙拉着雅雪回到那间带有露台的房间,安顿雅雪在这间充满阳光的屋子休息。   雅雪等小桃出去后,起身来到窗前,凝视着远方。远方由于是早春绿色还不明显,灰绿色的枝叶还没有发芽,远山的山顶上还落着沉雪,其实春天也冷。那暖暖的春花不知道何时开放,那带着露珠的叶脉不知道还会不会新绿。突然,眼睛迷蒙了,为何看不清窗外的春意。一丝清凉的水珠顺着脸颊滑落,一滴跟着一滴,轻轻用手抹去,却怎么也抹不完。一滴滑入嘴角的水珠,让雅雪品尝到了淡淡的咸味,是泪,咸咸的……   雅雪怎么也不想回头,虽然脸上淌着泪,却也倔着不肯回头。回头,却只能看到墙上那大大的结婚照,自己莫名其妙的笑容,跟即将成为自己丈夫的泊鸿(大卫是小名)有点不搭。   大卫,一个执着而又热情似火的男人。可是如果没有他,如果没有雨,如果没有伞,如果……      二、   一切其实都该过去的,为何在今日还会想着他,莫非他真的就深深地驻扎在心里了么?他的影子在眼前挥也挥不去,赶也赶不走,想把他从心里拿掉,心却是那么的痛,那么的难受。   算了,不去想了。就让这一切随着时光的流逝消失吧,她想忘了过去,重新开始。蓦地转身,回到这温暖的床前,像一只小猫一样绻缩进大大的被子里,感受暖阳照耀的温暖。   第二天,婚期如约举行了。雅雪带着淡淡的微笑,伴着神圣的婚礼进行曲让父亲牵着手,缓步走向在那无比激动的大卫。大卫握花的手都出汗了,很紧张的样子。眼看就要走到跟前了,这时从旁边跑出一个人,是书寒。他今天竟然也是西装革履的穿戴得那么正式,好象今天的新郎该是他一般。   大喊一声:“婚礼暂停,不许再往前走了。”他上气不接下气地指着大卫说:“她不爱你。”   然后又指着雅雪说:“你也不爱他,这个婚礼就不能算数。”   然后深情地走到雅雪眼前:“雅雪,我爱你!今天这婚礼的主角该是我们。”   雅雪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不知道如何是好,木木地站在那里。书寒从怀里掏出一玫钻戒带在雅雪的无名指上,拉着雅雪开始狂奔。   大卫手中的花瞬间落地,痛苦地蹲了下来。这时有人喊:“不能让他这么带走雅雪,快追啊。”   于是,大街上立时展现出一幅绝无仅有的风景——一对男女在前面狂奔,一群人在后面苦追。   终于甩掉了这些追赶的人,来到一处背阴处。雅雪上气不接下气:“你怎么来了?你要带我去哪里?”   书寒轻轻用手按住雅雪的嘴说:“别说话,此时,只要听到我们的心跳声。我爱你,我要带你到海角天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世界永远。”   两人彼此相拥,一个长长的深情的吻在延续……      三、   一个长长的深情的吻过后两人冷静了下来,这毕竟是现实的生活而不是影视剧。书寒和雅雪相互对望了一眼,他们心里明白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会伤害很多人,尤其是大卫,他最无辜。   “以后怎么办?你能带我去哪里?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雅雪无助地看着书寒问。   “我们天涯海角的去流浪,只要我们在一起”书寒说。   雅雪苦笑了下:“你觉得这样我们会幸福吗?就这样走了良心会谴责我一辈子的,而且你能确定你可以带给我一辈子的幸福而不是一阵子吗?”   “那么远的事情,我还没有想过,我只是想现在我是爱你的就够了。”   雅雪突然抓住书寒的手坚定地说:“不,我不能就这么跟你走,我们去乞求他们的原谅,我想要一份得到大家祝福的爱情……”   当两人出现在大家面前时,大家互相望着然后就是一通劈头盖脸的指责。   书寒走到大卫的面前说:“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如果心里不痛快就揍我一顿吧,不要怪雅雪……”   这个愤怒的男人握紧了拳头举到了书寒面前却没砸下来。然后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耷拉下头蹲在地上说:“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   书寒继续说:“我知道你很爱雅雪,但爱是相互的,不是单方的行为。于爱,我觉得我们才是彼此相爱,就是今天我不来闹,你们如期举行了婚礼你觉得雅雪会快乐吗?如果你真爱雅雪那就祝福我们吧,我们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大卫回头看了眼哭成泪人的雅雪问道:“你真的爱他吗?”   雅雪用力点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看着大卫悲哀的眼神,她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大卫。大卫对她的好,她一直铭记于心。可这算是爱吗?那书寒呢?爱来时凶猛如潮挡也挡不住。但当他突然从她的世界里消失的时候,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势头很快淡出了她的视线,不然她与大卫怎么会相识相爱。可是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她与大卫爱得不够深,跟书寒的爱才是真爱,那种炙热能够瞬间把她融化。   大卫忍住眼泪昂起头说:“好,那我成全你们。只要你们真心相爱,你幸福我快乐。”说完头都没回就跑了出去。   “大卫你去哪里?”后面一个女孩也喊着追了出去。   花开花落的日子还是那样明媚、娇艳,青春的故事还在继续……      四、   雅雪和书寒在婚礼上的这场闹剧,伤害最深的人不光是大卫,同时也深深地刺激了双方的父母。他的母亲当场就被气晕,而父亲更是气得一言不发。不管怎样,大卫的父亲在商界也算是一位有头有脸的人物,可如今这媳妇还没有过门就给他们造出了这么大的一个笑话 ,这让他们的颜面在商里今后还如何去混。   虽然雅雪的妈妈也因为受了这突如其来的刺激犯了心脏病,但也是他们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姑娘,孩子没家教,这错有一半在家长。什么事都可以原谅,唯独这件事不可以。而雅雪的父亲也一直陪着不是,训斥着自己的姑娘,生拽着雅雪陪着笑脸给他们赔不是。可这亲戚朋友这么多,出了这样的事,谁的脸面都不好看。   偌大的一个婚礼现场就只剩下了雅雪一个人,她没有跟着书寒离开,因为她心里很清楚,如果她此时离开这个家,那么就不再是父母的乖乖女,妈妈爸爸不会纵容她不顾及家庭的荣誉与脸面,跟这个不知名的家伙私奔。私奔!这个词现在说出来太刺耳,可是她逃婚的事实是真实存在的。就在几个小时前,她不顾所有人的惊诧,拉着书寒的手一路狂奔。而她又为了什么鬼使神差地返了回来,难道是对书寒的爱不够坚定?还是她对大卫还有所留恋?妈妈犯了心脏病,爸爸黑着脸,她现在还暂时不能离开这个家,还没有想好要不要跟书寒过那种不被祝福的生活。   那么现在呢?看着这一片狼藉,她又有些后悔,不该这么任性。也对书寒对她的爱产生过疑问,他真的爱她吗?那为什么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从不对她表示过什么,而当她对大卫产生了好感,准备嫁为人妻时,他又这么不合时宜地跑了出来,向她承诺爱。这一切是真实的还是在做梦?而现在所有的人都走了,把这一烂摊子留给她一个人收场,书寒呢?书寒他在哪里?为什么每一次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依然不在她身旁给她有力的支撑,这是真爱吗?如果这是梦,那么她和书寒的梦也算是彻底的结束了吗?那把油纸伞,那些个梦碎成一片片的,怎么也收不在一起,那段过去只能尘封在记忆里。   夜已很深,大卫还没有回来。雅雪不敢睡觉,她站在窗前等着大卫,希望能得到他的原谅。春天的夜还是有荆州哪所医院治癫痫病好点冷,那样的冷可以说是穿透到了人的骨子里,雅雪加了一件淡蓝色的披肩,凝视着窗外,眼前一片漆黑,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已是凌晨三点多,咚咚的敲门声打破了夜的宁静,雅雪赶紧起床去开门,喝得醉醺醺的大卫回来了他什么话也没有说,一进门就抱着雅雪死命地吻着她。他拼命撕扯着雅雪的衣服,无论雅雪怎么去躲也无济于事,雅雪的无尽挣扎反而更加激怒了大卫,他将雅雪狠狠地摔在床上,几把撕扯下来自己的衣物俯身压了下去。雅雪不再反抗,慢慢地松开了自己的一双手,一行泪水却悄悄地流了下来。   雅雪的顺从和泪水惊醒了酒醉的大卫,他用鄙视的目光对着雅雪说:“这大晚上的你在为谁哭呢?怎么啦?你是在心疼还是在后悔?是不是觉得没有跟着你的情人跑掉而感到委屈了!”   “大卫,我求你了,求你别再说了好不好。我知道是我不好,是我不该那样做,是我伤害了你。求求你,原谅我好不好?”   “原谅你?难道一句原谅就足够了吗!你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过我的感受!你吃癫痫病的药哪种药离开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我父母的感受!你让我们今后还怎么去面对那些亲朋好友?是你,把我们的婚礼搞砸了;是你,让我们的父母颜面尽失;难道这些仅仅只是一句原谅就能了结的吗?”   大卫的大吼大叫吵醒了他的父母,他的父亲来到了楼上。   “大卫,不要吵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你妈妈身体不好,你也一样,明天还要去公司,早点休息吧。”大卫不再吭声,父亲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第二天清晨,雅雪很早就起床为一家人准备早餐,大卫和他的父亲吃完就去上班了。临走交待雅雪:“雅雪,你妈妈这几天一直休息不好,精神不太好,总头晕。你一会儿把早点给她送在楼上吧。麻烦你了。”说完往出走。   “哦,爸爸,不麻烦,我一会儿就给妈妈端上去。”   大卫的爸爸还想说点什么,迟疑了一下,还是转身走了出去。   雅雪轻轻地敲着婆婆的房门,端着牛奶走了进去。   “妈妈,听爸爸说最近您精神不好,我把牛奶给您端上来了,我扶您起来趁热喝一点吧。”婆婆侧着身子冷冷地对雅雪说:“把牛奶给我拿走,我不想喝!”   “妈妈,都是我不好,惹您生气了。可是,您还是起来吃点东西吧,别饿坏了身子。”   “饿坏了身子?我早就被你给气饱了!你给我出去,别让我再看见你。你这个丧门星,你还没有过门就败坏了我们家的门风,今后你让我们还怎么出去见人。”   婆婆的辱骂让雅雪没有一点资格去反抗去委屈,她默默地端着牛奶离开了婆婆的房间。 身后关门的一声巨响震颤了雅雪的心,这以后是日子还是噩梦?雅雪未知。她来到了窗前,原来这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下雨,江南的雨水总是那么的多那么的冷,即使是春雨也是如此……      五、   江南的雨一下就没个完,像泪水一串串扑簌簌地往下掉。雅雪此时端着牛奶的手在微微颤抖,眼前已看不清任何东西,泪水早已决堤。   踉跄着走到厨房,想把牛奶放在餐桌上,却一不小心将它碰翻,掉在地上摔碎了。雅雪慌忙蹲下身子,去拾那些碎片,玻璃碎片将雅雪癫痫疾病的护理方法的手指划破了,血滴滴答答的融进了洒在地上的牛奶里。雅雪木然地将那些收拾停当,才发现自己的手上的血迹,默默走到水龙头前将手指伸到自来水底下,用水冲淡了血迹。   木然地转过身返回屋内,倦缩在那个温暖的被子里默默地流泪,只有在自己的被子里,心才属于自己。她不敢抬头,怕看到大卫的照片,怕看到大卫那一脸的满足。是她,是她把大卫的梦打碎了,是她把这一切的一切破坏了。看看以前阳光般的大卫,看看现在大卫颓废而暴怒的神态,雅雪心里一阵阵地愧疚。   可是,她却不清楚自己此刻的选择到底对与不对。留下,争取大卫的原谅。只是大卫根本不想原谅她,雅雪感到莫名的无助。这种时刻该对谁说,谁会理解她的感受,谁会相信她是真的想悔过,真的想放开书寒跟大卫过日子。就连最疼爱自己的婆婆也对她冷嘲热讽,嗤之以鼻,她难过死了,不知道以后将如何面对。   此时,她有些恨书寒,那个又爱又让她恨的男人。在她需要他爱的时候他去了哪里,却在她决意嫁给大卫时,才说爱她。那么久了,以为雅雪会在原地一直等他么?或许他早已尝试着交往过其他的女人,只不过最后觉得还是雅雪最合适,或许就像他所说,他一直没有勇气跟雅雪说,所以,一拖再拖。   雅雪此时的心乱作一团。跟他一起经历的一幕幕又在脑海里重复出现,每一幕都还那么清晰,第一次牵手、第一次亲吻、第一次在摩天轮上的拥抱……想到这些,雅雪居然还能感受到当时的心跳当时的甜蜜。   雅雪为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想着书寒羞愧无比,努力将思路往回转,想想现在的丈夫大卫,我们所经历的一切也有温馨,但却那么地平淡。也许是大卫的一厢情愿,但无论如何都是自己不对,不该拿婚姻当儿戏,不该戏弄大卫神圣的感情,不该伤害他及他的家人。   雅雪不敢再拿书寒和大卫比较,比较了又能怎么样?女人就该嫁鸡随鸡,嫁给谁了,似乎就应该向相夫教子这个方向走,不应再想着别的男人了,即使这个男人是曾经的最爱。 共 890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