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内容页

【墨香】一颗螺丝钉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故事会
摘要:当我温柔地抬头看他时,发现他的眼睛红红的,表情很难受、很克制。在那一刻,我感觉孩子真的长大了,是一个如此惜福惜缘而又懂得感恩的人。我想起了大伯过世的那几晚,我们几人轮流守灵时,阳给爷爷烧纸钱,总是忍不住掉泪。他一会儿放一只烟在爷爷的遗像前点燃,一会儿满上一杯酒给爷爷,并轻轻呢喃:“爷爷,这是您最喜欢的东西,我最后孝敬您了!”搞得我的泪都流了几次,觉得那一刻的孩子特别懂事,也特别可怜无依。 阳,是我堂哥的儿子,他不到3岁时母亲离开了他,父亲一直在外面工作,他从小就跟爷爷奶奶一起长大。爷爷奶奶给他的除了宠爱和在衣食住行上的照顾和无微不至的关心外,学习方面什么都帮不了他。但阳有读书的天赋,家里虽没有人教导和指点,他的成绩却很棒,他从初中到高中,一直都是被看好上重点大学的好苗子。可谁料到,在进入高二后,他却渐渐沉迷于网络游戏,经常是老师和爷爷在网吧里找到他的。老师多次劝说,爷爷多次教导,却最终没能挽回他那颗迷失的心,最后,他缀学了。老师惋惜,父亲盛怒责骂,爷爷奶奶心痛失望,都改变不了已经铸成的事实。   长大后的阳,非常想念他的母亲。他的母亲,那个跟他父亲离异的漂亮女人,自办完离婚协议后就再也没有看过自己的儿子,一次也没有。阳想,别人都有关心他、爱他的母亲和父亲,而自己是个没有人关心和疼爱的孩子,是一个被父母放弃、被爱抛弃的人。   有一年春节,阳偷偷地一个人去外婆家找过母亲,最后却还是失望地回来了,他没有见到母亲。从此以后,阳开始学会放纵、任性和沉沦。他学会了抽烟,学会了赌博,也换了无数次工作,总是上不了几天班就不想干了;也总是呆在网吧的时间比上班长。就这样,他一直在找工作、上班、上网到再失业的状态。父亲对他恨铁不成钢,心都呕烂了,却不知道从何着手去改变他。阳没有钱花,就找父亲要。而他的父亲,似乎除了给钱,也不知道还能给他什么。偶尔生气时,父亲会在电话里大声怒吼、责骂儿子,从来不会鼓励和安慰他。阳独自一个人在深圳,感觉自己是一个没有家人、没有爱、没有温暖、没有未来和希望的人。他陷得越来越深了,甚至在网上赌博,因而欠下不少的赌债。阳的父亲,最后无奈之余,只得帮他还了赌债,随后把他带到了北京,让他和我们生活、工作在一起。   阳儿时是我带大的,从他出生,到他取名,再到我随他父母一起去市里照顾他,他的点点滴滴我都记忆犹新。看到孩子现在这个样子,我真的很痛心,也希望自己用我的爱心去温暖孩子孤独、孤僻而偏激的心灵。希望能竭尽所能的帮助他、改变他,让他成为一个阳光而上进的男子汉。   每天晚上,我跟他一起下班回宿舍;每天早上,我跟他一起上班去公司。在他的生活上,我关心着他,嘘寒问暖;在工作上,我们互相交流,彼此分享工作中的收获和经验。从生活和工作的点点滴滴中,我们大家都清晰地看到了阳的改变,看到了他飞扬快乐的心情。阳变得有上进心了,也变得勤奋而努力。我们都为他高兴和欣慰。   昨晚, 阳对我说,他前几天晚上感觉爷爷来看他了,而且跟以前一样在他的身上抚摸了很久,最后在他的背上亲了一口就走了。爷爷走后,阳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望着床侧镜子里的自己,对自己说:爷爷最不放心的人就是我了,他担心我,牵挂我呢!他来看我了!   我在阳的描述里感动着、感伤着。但对于阳的说法, 我半信半疑,因为对于鬼魂一说,我本不信的。阳的爷爷——我的大伯,已在半年前过世了,一场毫无预警的车祸,夺去了他顽强又充满不甘的生命。一年前,大伯从十米高的楼房上失足掉了下来,肋骨全断裂了,头颅内淤血,腿骨断了多处,他在重症病房挂氧抢救了半个月才活了过来,随后又做了多次手术,整个治疗过程45天,花费了近25万,才终于保住了残缺的生命。一切都稳定后,大伯强烈要求回家休养,于是堂哥和阳把大伯接回了农村的老家。在老家休养的过程中,大伯在腿部做复健运动时不小心又摔了一跤,腿骨再次摔断了,送到医院后,医生在他的右腿上安装了一块钢板,并卯上了几颗螺丝钉。   大伯的身体完全痊愈后,他闲不住,一直是建筑工头的他,又骑着电动车天天到工地上去忙。那天的清晨6点左右,当他经过市区进城内的十字路口时,迎面来了一辆汽车,他惊慌失措地躲过去了,却哪里料到,在那辆车的旁边又疾驰而来一辆大货车,大伯就这样被那辆车撞出老远,电动车被摔烂了,头盔也从头上脱落甩出很远,大伯躺着的地方,血流了一地……   阳和堂哥在大伯逝世的第一时间回家了,而我,第二天才赶回家。因为天气比较炎热,人不能久放 ,所以我回家时只见到了骨灰,再也见不到大伯宽容慈爱的容颜了。在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几天前,阳放在床上的一包香烟找不到了,找不到的还有刮胡刀的盖子。那几天,他翻遍了枕头周围,也在床下四处搜寻,却毫无所获。过了3天,早上起床后,他无意间把手伸到枕头边,却碰到了香烟盒子,他打开一看,就是那丢失的一包,他抽了2根,里面还有18根,他有深刻的印象。枕头边还有刮胡刀的盖子也静静地躺在那里。我们无法解释这种现象,也难以理解这种现象,因为有一些现象的确是科学难以验证的。阳对我说,是爷爷拿走了他的香烟,爷爷在告诫他,让他不要抽烟呢!阳一直坚信,爷爷时刻跟他在一起。    记得阳告诉我这些时,那晚他喝酒了,话比较多。他说,姑姑,你不知道吧,爷爷身上有一样东西一直跟我在一起呢!那天你还没有回来,在殡仪馆里火化爷爷的遗体时,有几样东西躺在骨灰里,工作人员问我们要不要时,我偷偷拿了一样东西,这是爷爷留给我的最后念想,是爷爷跟我唯一的联系。从深圳到北京,我一直带着它,感觉爷爷时刻跟我在一起,始终没有离开我。   当我温柔地抬头看他时,发现他的眼睛红红的,表情很难受、很克制。在那一刻,我感觉孩子真的长大了,是一个如此惜福惜缘而又懂得感恩的人。我想起了大伯过世的那几晚,我们几人轮流守灵时,阳给爷爷烧纸钱,总是忍不住掉泪。他一会儿放一只烟在爷爷的遗像前点燃,一会儿满上一杯酒给爷爷,并轻轻呢喃:“爷爷,这是您最喜欢的东西,我最后孝敬您了!”搞得我的泪都流了几次,觉得那一刻的孩子特别懂事,也特别可怜无依。   我很好奇地问他是什么东西,能给我看看吗?他说在钱包里放着呢!   干嘛放在钱包里?我奇怪地问他。   他说,钱包里有我的工资条,还有很多钢镚和纸币,这样爷爷就可以有钱花了,也可以看见我赚了多少钱啊!听了这句话,我的喉咙硬了,有了想哭的欲望。   “姑姑,给你钱包! ”我接过他递来的钱包,拉开最里层的拉链,便清楚地看见,在众多的钢镚和工资条之间,静静地躺着一颗被骨灰浸染过的螺丝钉!   长春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武汉治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呢哈尔滨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武汉小孩癫痫病可以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