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恋】由“香节”怀念妈妈的香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高考作文
摘要:母亲节来了,在我家门前的广场上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献给母亲的香”的纪念活动,社区李书记称今年的母亲节是“香节”,的确是香气袭人,怀才抱器也被香弄醉,做一篇醉香的文,送给天下的母亲。心香一瓣,祭奠我失去的母亲,愿她青山长眠,也能够感受这个母亲节的香薰暖意。    一   我的妈妈似乎有着太多的遗憾。她走得早,没有赶上好日子,更不知还有专门为她和姐妹们设的“母亲节”。   母亲节,我给妈妈送什么?康乃馨?玲珑婉和魅力四射的康乃馨,也许最适合妈妈娇小俊俏的身段,更能映衬出妈妈温婉善美的品性,妈妈生前从来没有这么体面地抱过这么高贵的花,我怕妈妈受惊;斑斓的色彩,也许不适合她,在世的时候,一身粗棉线蓝布夹袄,色彩的配搭,她特别在意,说,只喜欢洁白的栀子花,就像蓝天上淌过白云,妈妈太挑剔了,莫非也懂得色彩学?   多少个日子,我想着妈妈生前的喜欢,突然觉得妈妈是最朴实的,应该喜欢本色生活的香,没有奢华,没有攀比,香是妈妈的灵魂。阡陌的野荠菜的野香,包成素馅的包子,出锅了,先掰开一个,凑在鼻息下闻香;荣夏的雨水催开了园子里石条上的几盆栀子花,妈妈摘下几朵,簪子上斜插一朵,对襟的夹袄布扣上别一朵,走路都时不时低头闻香;几片白菜切成块儿,整齐地放在瓷盘里,滴几滴花生油,挹一羹匙褐色的面酱,出锅了,妈妈招呼我,召子(我的乳名),过来闻闻香不香……   今年的母亲节,我心头只念着一个“香”字。也许天上人间没有差别,广场上临时扎起了台子,横幅上缝纫了六个字:献给母亲的香。多么诗意的题目,真的迎合了我的想法,可转念一想,妈妈不能来,我有些怅然若失。   社区李书记几天前就告诉我,他们为2019年母亲节准备了19首献给母亲的歌,要我写几句给母亲节的祝词,开头的句子是:合欢花的香捏成您的心瓣,庙殿里晨祷的呢喃声飘来馨香,包裹着您披上节日的盛装……   我把“香”写进祝词里,很大成分是受到我思念妈妈的影响,也巧合了社区今年庆祝母亲节的主题词。   李书记告诉我,今年庆祝母亲节,要别开生面,把母亲节办成“香节”,给母亲献上节日的“香”。“香节”,是有意推新,还是早有考虑,我没有问,但这份独特的创意,尊敬母亲的心情,让我感动。她解释说,活动项目全部围绕着“香”进行,让母亲在芳香里过一个特别的节日。      二   李书记说,首先有赞美母亲的歌香。社区的员工人人献唱,我站在广场一角,嗅着歌香,醉在这个节日里。他们的歌声并不专业,可香味充满在旋律里,暖暖的,每首歌都香彻肺腑。   曾经被阎维文演唱得如醉如痴的《母亲》的歌曲,和着饱满的音乐,将满满的妈妈香装进了歌词,“你回到那家里边有人沏热茶”,可我觉得,温润的茶香不如妈妈的拈茶入壶的手香。   一曲《烛光里的妈妈》把我领到了灯下走针飞线的妈妈身旁,“噢,妈妈,烛光里的妈妈,您的黑发泛起了霜花……”我靠近妈妈的挂满霜花的银发,深嗅岁月在妈妈发髻上留下的发香。   我多么想亲自给妈妈写一首属于我的妈妈的歌,上学的时候,我拿着被老师当作范文在全班朗读的《我的妈妈》的作文给妈妈看,我忘记了她不认得字,不用读出声音,那些字簇拥着灿烂的笑容,我就很满足。妈妈说,我的儿,妈的宝贝,还会写这么好的文章!妈妈将鼻息凑在那些字上,用特殊的阅读方式,来读儿子的文。无论怎么干瘪的文字,有了妈妈低首看字,满纸都活色生香了。   思绪回到庆祝母亲节的广场。被围在台下中间的多是年迈的妈妈们,斑白或者全白的发,与天上漫流的云朵相映,我想从天上的云朵寻觅我的妈妈的影子,却不能,丝风掠过,一片流云飞度,去抚摸远处的青山,哦,您来闻一声歌香就满足地走了。   广场四周被大饽饽的麦香包围着,柳条笸箩盛满了各式的大饽饽,俗称“胶东居居”,就像元宝的模样,中间笑开了嘴,嘴唇点了红红的印花,哦,妈妈,您绽开的笑脸化成了这般样子。像如来佛一样的大馒头,安详地蹲坐在簸箕里,一笑成十字的样子,永远灿烂着,哦,妈妈,您曾经在苦难的十字架上走到了这里,今天是您的解脱。今年的小麦正在灌浆期,这些面食的芳香又要唤醒每一株麦囊里包裹的麦浆的香,面粉里酵母发酵着小麦的面香,生生不息的日子,也是妈妈香熏染而成。   站在大饽饽后面的是年轻的男男女女,花样的年华,绽开了璀璨的笑容,围成一个心的海洋,将妈妈们拥抱在爱的臂弯里。围在中间的妈妈,蹒跚地走到四周,接受着年轻人深深的鞠躬。凡是年逾古稀的老妈妈,都可以挑选一个自己喜欢的大饽饽。饽饽在妈妈的怀里,妈妈又回到了怀抱婴儿的过往,醉了的笑容,注满老妈妈额头的皱纹。我张着嘴傻傻地看着,幸福在孝敬的日子里升腾成裹身的雾霭,氤氲着,漫延着。   所有的妈妈都拥有这个节日的幸福,不能让妈妈们再期待一年。每隔三五个摊位就支起了一个炉灶,滚烫的水,煮沸了饺子,饺子香诱惑着食欲,妈妈们手端着小盘子,尝了这个摊,又尝那个摊,无需妈妈的点评,开在脸上的笑容,足以让献给妈妈香的年轻人心中感到了蜜般的甜。吃饺子不过瘾,妈妈们还可以随便掰开馒头尝尝滋味,妈妈们不舍得掰开浑圆的大饽饽,试了几次就放下。年轻人轻唤一声“妈妈”,声音暖暖的,也有些腼腆。暖暖的话,香香的笑,妈妈就知道不吃是看不起孩子们。   别样的“香节”,把生活的芳香传达给每一位母亲,整个广场上空也香云袅袅,飘香弥漫。      三   如果我的妈妈活着,她一定会跑来讨个彩头,沾染着“香节”的气息。我的妈妈从来没有蒸过这样个头的大饽饽,她舍不得几瓢麦面,探头往盛面的斗里舀面的时候,总是带着不舍的神情。丰收的喜悦总是错过妈妈,脸上忧郁的神色,让我不忍与妈妈眼神相撞。每逢过年,才是妈妈大手大脚的时候,蒸两锅大饽饽,让我拐着柳条篮子走动几个姨妈,换回姨妈的饽饽。贫穷的日子里也有麦香,可那麦香细若游丝,一面粗白布盖住饽饽,生怕芳香飞走,路上遇到乡亲,不敢招呼一声“尝尝”……   香香的节日,我想起了妈妈的香。妈妈享受不到这个可以和众多母亲一起闻香品香的节日,不是她老了,岁月可以老去,可我的妈妈永远不老,她的生命停止在48这个数字上,年轻俊俏的容颜不老,浓眉上还描了锅灶低下的碳灰,一汪秋水般的眼眸,圆嘟嘟的笑脸,真的不敢和银发驼背的母亲挂钩,我对妈妈的那份感情也始终不老,不敢相信这个年龄的妈妈也要摆摆手离我而去。可黄泉路上无老少啊。妈妈去了,但她留下了一个母亲的芳香,萦我不散40年。   每个晨,院子里的公鸡嗷嗷地唤醒了妈妈,拿过放在炕沿上的围裙,借着厨间的微亮,她要做着几乎千篇一律的早餐。菜刀轻轻切下,切开了红薯,贴在锅边;舀几勺虾酱,弄几片菜叶,倒点玉米面,用筷子轻轻搅拌。被妈妈惊醒了,我一句嘟囔“还让不让人睡了”,妈妈怔住了,她没有怨言,也不唠叨,默默地盘腿坐在蒲团上,往灶膛里填着柴火。是饭香唤醒了我,饭桌摆在了炕头上,饭香钻进了鼻孔,揉一揉,一点也不知道跟妈妈道歉,妈妈也不要我的道歉,看着我狼吞虎咽,她满脸盈笑,一顿顿饭香,一天天的操劳,仿佛妈妈还在,但我眼圈红了,失去的不能再来,可能够再来的是妈妈温暖的眼神,妈妈的饭菜香。   夏夜里,割麦回来,我累了,一挂麦秸编织的草帘铺在院落的中央,头下垫一块砖头,呼呼地睡去。妈妈是小脚女人,走路向来无声,我可觉得仿佛是怕惊醒我似的,她抱些碎碎的蓬蓬的干燥的麦秸,撒在周围,摆上她从地堰上拔下来的蒿草,擦着火柴,点燃一片蒿烟,驱赶着蚊子,缕缕的轻烟袅袅地升腾,仿佛给我架了一面无形的蚊帐,一股蒿香缭绕在身边,一股烟随风上了头,妈妈持一把用破旧的白粗布镶着的老蒲扇,轻轻地摇着,摇醉了那时光,摇美了那段和妈妈在一起的岁月,也摇醒了那漫天的星斗,摇得吐银泻玉的月影也特地跑到我家院落上空。蒿香无味,分明是妈妈手中的蒲扇香,伴我沉睡。   “轻罗小扇扑流萤”,妈妈没了这个雅趣,只能轻摇蒲扇驱蚊纳凉;蒲扇送走韶华时光,妈妈的韶华通过扇子的轻摇,传递给了我。   寒冬里,温暖被雪花浇灭了,妈妈踏雪去门前抱一抱柴火,用一根长棍,一点点地塞进我睡的土炕的炕筒子里,柴草滋滋地慢燃着,妈妈等我从学校放假回来。放下只盛了几本书的书包,没有针头线脑一点礼物,无力孝敬妈妈的我,只能抖出几本书给妈妈看,我想表达认真读书将来回报妈妈的意思,不知妈妈是否看得懂。妈妈搬过长条木凳,从梁头上解下篮子,双手捧到我的面前,撩开蒙盖的布,一股苹果香扑鼻而来,我泛着酸水,拿过一个,“嗑噌”一声咬下一半。妈妈说,慢点慢点,就像从来没吃到苹果似的。吃过么,真的没有。妈妈说,日子好了,村里每人可以分到五斤小国光苹果,不花钱。苹果的香,妈妈的香,如今回味那香,只剩下妈妈启齿笑看我吃苹果的影像了,妈妈舍不得吃,舍得把暖暖的香给她的儿子,人说“手留余香”,可妈妈的香一点不留。   我要去上学了,临走时,妈妈开始了忙碌。她密封的坛子只有在我去上学的前一天晚上才打开,一溜三个坛子,都是挂了秋霜的红薯干。一旦开坛,风吹阴干,红薯干就发硬了,妈妈要努力保持红薯干绵软的口感。她早就准备好了褶皱斑斑的塑料纸,铺在炕头上,拿过一面雪白的粗布,倒出坛子里的红薯干,一枚一枚地挑剔,然后摆在布上,裹了好几层,再拿针线封了口,外面用塑料纸缠好,塞进我的编织袋里,她叮嘱我,每次拿出来吃,要包好,不够,妈再从邮局捎。塑料纸封不住红薯干的幽香,甜丝丝,香喷喷,透出袋子,闻香心酸。妈妈省吃俭用,就为了儿子在外可以填饱肚子。我记得接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妈妈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忧伤,她点点头出门去了。后来我知道是从邻居林松婶那借来30块钱。夜里,她从夹袄里掏出那卷钱,找来一块蓝布,拿过我的中山服,在衣服的里子上补上了一块,将30块钱也缝进去了。她按了按,说道,妈在上面撩线脚很疏,用的时候,拆开线,不用的时候用针线缝几下,随身带着。到了学校,我从打了结的一端轻轻一拉,便掏出了钱。我愣住了,我将那条线放在鼻下闻着,分明是妈妈的手香还在,不,是心香在漫延,在润湿,漫延在我的身心,湿润了我的心房。一线牵动着的是母子情深,一线联系的是两段虽迢递百里却近似咫尺的距离。   那些华丽的励志警句,往往让我过目也记不住几句,而妈妈的暖香,虽柔弱无骨,却袭心塑身,我感谢妈妈的香释放于我。在那段艰苦的岁月里,妈妈用淡淡的饭香,浓浓的母爱,抚养儿子,让儿子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几乎是她生活的全部意义,岂止是一缕香!   妈妈和天下的母亲一样也爱美,也爱香。我记得,她每年大约只买一袋“雪花膏”,一角二分钱,很少用来保护脸,更多的是在手上反复搽香,那些年她到队上的场地干活,靠的是一双手,粗糙而褶皱的手皮,哪里像一个女人的手。她要保护好这双手。我又想,女人的手是“香之源”吧。据说,女人在临终前比男人更喜欢伸出手来,她们总想抓住点什么,可那时已经丧失了呼唤的能力,她们表达自己最后的心愿只能靠手,也许因为手是她们一生使用最多的语言,于是她们把最后的激情留给了手来表达,或许就是让陪着她们走向死亡的人闻到她们的手香。我没有机会看见妈妈阖然辞世的镜头,赶到那座冰冷的太平间的时候,我注意过妈妈的手,胳膊顺着,可手似乎要举起召唤什么,雕塑一般,或许她只是想让儿子闻她最后的手香,我跪地紧握那只手,香气温暖了太平间。手是冰冷的,可香是暖的。      四   妈妈很贫穷,但她却是富有的,富有的是她持久不能飘散的爱之香,饱满而热烈,生动而令人沉醉。那香如熏风一脉,习习绕心;如甘露一滴,滴进心底,恒久不涸。读书,我喜欢一句话: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是啊,我是风,那些年并以后的岁月,我如风四处,但我铭记妈妈的香,妈妈如一朵永不凋谢的花,开在心底,不败不蔫。人生,不能没有馨香,来自何处?儿的生活之香由妈妈赐予,妈妈走了,却那缕爱之香依然袅袅氤氲,依然绕缠不散,弥漫,飘逸,我无香,却有心香一瓣,就送心香给妈妈,在这个“香节”。   我想起了林逋的诗句“暗香浮动月黄昏”,分明是给天堂里的妈妈写的,因为“梅花香自苦寒来”。妈妈的香,经久不去,盈袖绕身,日子里有香,生活有味。   南风吹其心,摇摇为谁吐?多少慈母已经作别了人世,我们不应该忘记。蚕丝为儿吐,吐尽腹中苦水,还要沥胆,母亲啊,多少儿记得承欢慈母前,忘却人后事。去年,我应朋友之邀,去海边的蔡家庄村,参加一个仪式,此行不去则罢,去了泪湿到如今。   村子处于规划之中的环海旅游带上,明年就要全村拆迁了,好日子来了,可还有于书记不能释怀的事儿。他告诉我,北山上各家的祖坟不能随迁,没有办法了,村里组织一次给故去的妈妈写一份墓志铭,趁着母亲节,为死去的妈妈献上子孙后代的纪念。   在村部,摆了笔墨纸砚,还有几本蓝色丝绸装帧的签字簿。他要求村民每个人给死去的妈妈只写20个字以内的墓志铭,让我来帮助润色一下词句。我问于书记,没有已故父亲的份儿?他笑笑,说,还有一个父亲节,父亲,是为了陪伴母亲的,是配角。   陆续有人来了。似乎是要我来感受这个特别的母亲节,村民看我是陌生人,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他们早在心中给母亲写好了墓志铭,我来就是感受那份是给母亲的心香。   反哺跪乳,难忘母亲大恩。   涕泪千行送老母,跪拜慈恩送远行。   遗留德馨暖子孙,愿母亲在高山流水处听喜讯。   ……   如果严格按照墓志铭的体裁看,很难合体,但这些言简意赅的祝语,胜过千言万语,多少墓志铭都要逊色,因为这些字,字字珠玑,发自肺腑,散发着弥足珍贵的幽香。所谓含笑九泉,该是母亲看到了这些盈香的字吧。   用发自内心的字香来送母亲,心存暖香,不忘母亲的恩德,这个活动也颠覆了过去迁坟的习俗,是送给母亲的特殊礼物。当日,市电视台记者还闻讯来摄像。我想,这也是将这份敬重母亲的心香传递到更远的举措。   谁说死亡不可触摸,碰触了一颗怀念的心,送出了一腔至善的真情,牵连了天上人间的问候,温暖如此,足以感动。人活着,时时听到自己内心的召唤,还要有妈妈的馨香盈身呵护,如此,才是欢喜的日子。   我站在海边,迎着咸咸的海风,似乎从遥远袭来的风蓄满了香。一个不能忘记母亲的的民族,永远是一个崇德向善的民族,因为记得母亲的香,便要为母亲而前行。   失去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虽然还有色有香,却失去了根。把我们的妈妈放在心底吧,哪里才是心花盛开的地方。   达尔文曾经深情而感慨地说,妈妈让我感到了美的诱惑!是啊,那诱惑来自妈妈的馨香,和与馨香相伴的博爱情怀。   “香节”的歌香似乎还在悠扬,馒头香饺子香,香气弥漫,妈妈的香也融入了这个香节,幽香一缕,萦我的怀,香彻我的心。      2019年5月11日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郑州癫痫病发作原因癫痫患者要做好哪些生活护理工作?武汉哪个医院治羊角风最好郑州癫痫病发作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