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山洪冲走了花花小叙事诗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9-17 分类:都市小说
那是一九七五年
   一个多雨的夏天
   几个伙伴背起挎篮
   奔向午后的田边
   我们要把挎篮装满猪草
   新鲜的嫩草才能长膘
   大猪望着我们蹦蹦跳跳
   小猪和我们一起长大长高
   突然乌云密布雷声滚滚
   山雨从天上倒下水盆
   巨大的雨点石头一样砸下来
   砸懵了我们的小小脑袋
   砸在我们的手背,手背冰凉
   砸在我们的心上,心里惊慌
   砸在颤抖的荷叶上
   雨珠胡乱滚动好象乒乓
   我们飞也似地往家里跑
   像一个士兵寻找着战壕
   雨水打湿了我们的衣裳
   打在我们赤裸的胸膛
   叮叮当当乱响
  
   花花跑得最慢
   跑在我们的后边
   花花的年令最小
   她有大大的眼睛
   还有长长的睫毛
   夏天只有一件蓝布衫
   冬天穿着破烂的黑袄
   花花的个头不高
   见人就笑笑过就跑
   自家的活路从不耽搁
   他家的东西从来不要
   天刚亮就要担水推磨
   天黑了还在追肥薅草
   爸爸修梯田放洋炮炸死了
   妈妈一辈子见人只会傻笑
   没有哥哥没有姐姐
   弟弟妹妹都还很小
   花花身上有很多疤痕
   手上脚上爬满了蚯蚓蜈蚣
   山里孩子人人都有疤痕
   柴刀剁石头砸冰雹把脑袋打肿
   花花心上的疤痕更长更深
   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人关心
   没有人知道花花是谁
   花花喝过哪一口井水
   花花走过哪一道山梁
   花花嗅过哪一朵花香
   没有人知道花花家里有没有门窗
   有没有做饭的柴灶睡觉的土炕
   没有人知道花花做过什么样的美梦
   什么样的美梦才能让花花笑醒
  
   我们跑到了河边
   河水涨过了桥面
   涌向高高的河堤
   淹没了我们的双膝
   雨点砸在断折的枝桠
   噼呖啪啦溅起白花
   雨点打在浑浊的河面
   一下子被浪花卷走老远
   我们几个人手挽手
   跳过小河踩过石头
   我们像野蜂蜇伤的小牛
   狂奔在夜幕笼罩的村头
   我们像找不到岩洞的小鹿
   永远失去了妈妈的问候
   只有花花还在河的那边
   一个人风雨里独自哭喊
   没有草帽没有花伞
   衣服湿透头发凌乱
   草鞋跑掉了只有光光的脚片
   衣服吹飞了露出赤裸的双肩
   我们用力招手大声呼喊
   声音回荡在茫茫群山
   “花花,我们拉你!我们拉你!”
   “花花,不要着急!不要着急!”
   花花卷起裤管跳下河岸
   瘦瘦的身子草一样打弯
   妈妈等着花花回家做饭
   弟妹也等在漏雨的床西安权威羊癫疯的医院有哪些
   我们不能丢下花花不管
   赶快一起奔向河水那边
   浪花飞溅打痛我们的双眼
   青石乱滚把我们的脚背砸烂
  
   忽然水头从山上冲下来啦
   裹挟着泡沫翻卷着浪渣
   花花卷走啦花花卷走啦
   花花冲走啦花花冲走啦
   花花一个冽且倒在大柳树下
   一个巨浪涌过去便吞没了她
   花花像风中断折的枝桠
   也像浪里披头散发的野鸭
   装满猪草的竹篮也被卷走
   好象虎口血肉模糊的小兔
   “花花—花花—花花—花花”
   “花花—花花—花花—花花”
   我们在河堤上狂奔
   雨点打烂了红肿的眼睛
   对岸有人也在呼喊
   喊声掠过远处的河湾
   “花花—花花—花花—花花”
   “花花—花花—花花—花花”
   花花浮出了水面
   又涌入深潭
   花花钻出了浪尖
   又卷进河弯
  
   花花和我们住在同一个大院
   房连着房坎挨着坎
   我们常常在大枫树下吃饭
   坐在青石上望着蓝天
   夹沙包打陀螺折叠纸船
   打猪草砍柴上树掏鸟蛋
   花花是村里最漂亮的女孩
   爱哭爱笑善良勤快
   花花和我们一起上坡一起爬山
   和我们一起唱歌一起狂欢
   一起坐在柳荫下洗脚搓衣
   一起在溪水里追逐嬉戏
   一起靠着大枫树仰起脸蛋
   数过满天的星星一串挨一串
   一起背回枕头包上的青石板
   画过山里的月亮圆了又弯弯了又圆
  
   我说花花我们都要去学校
   不能只会放牛放羊只会打猪草
   我们都要去大城市锻炼发展
   到平原转一转到草原玩一玩
   我们要用大枫树做一条独木筏
   从柳叶潭出发从小神河出发
   我们要翻过山的那边
   我们要游到海的对岸
   我们还要飞到天的那端
   把世界到处游过到处走遍
   永远不再回来永远不再进山
   永远不再耕地永远不再种田
   永远不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永远不再面朝黄土背朝青天
   在外面我们英勇善战奋力拼杀
   跌倒了不要别人拉只靠自己爬
   我们互通有无互相帮忙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我们回家的时侯戴着红花
   贴身保镖个个牛高马大
   我们人人都已成功都是百万富翁
   人人都是高官人人都是英雄
   花花你也是女中强人百万富婆
   坐着飞机,驾着轮船,开着火车
  
   我们的嗓子早已喊哑
   我们从乱石堆里顺河而下
   鞋子丢了脚掌踢碎了石头
   摔倒在坎边险些滚进洪流
   我们的前面横着一堵峭壁
   雨水在峭壁上打着霹雳
   河水在峭壁下拐个大弯
   河弯里的深潭浪花飞溅
   河滩上斜飞着惊慌的乌鸦
   乌鸦的叫声一样暗淡嘶哑
   “花花—花花—花花—花花”
   “花花—花花—花花—花花”
  
   雨还在下雨点还在打
   打弯了树根打断了枝桠
   大柳树歪倒在河的对岸
   被洪水卷走冲进深渊
   每一年好多柳树命运凄惨
   不是被雷电烧焦就是被巨浪掀翻
   尽管它的根扎得很深很深
   好像深山里伟大的巨人
 郑州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  尽管田边的河堤威风凛凛
   遇了山洪也一败涂地溃不成军
   花花只是一个山村女童
   像花间的露珠草尖的流萤
   云一武汉权威癫痫病医院样飘零水一样无痕
   风一样无影雨一样无踪
  
   雨点打在我们的头顶
   光光的头皮一片片发硬
   好像一块冬天的薄冰
   那么脆弱那么无情
   又像一群黄昏的马蜂
   脸蛋蜇得又圆又肿
   一堵破屋倒塌在河的对岸
   屋架巨轮一样浪花中翻转
   我们站在河边大声呼喊
   声音震聋了河谷震哑了山川
  
   水还在涨雨还在下
   云还在聚风还在刮
   乌鸦的叫声越来越凄凉
   我们的呼喊越来越嘶哑
   “花花—花花—花花—花花”
   “花花—花花—花花—花花”
   乌鸦的叫声越来越凄凉
   我们的呼喊越来越嘶哑
   “花花—花花—花花—花花”
   “花花—花花—花花—花花”
  
上一篇:唯一的楼兰外两首
下一篇:梧桐你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