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母亲的眼神(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都市

那是个冷得不能再冷的冬日午后。平时熙熙攘攘的小菜市场,因为寒冷看不见一个人影。我将大衣帽子紧紧扣在头上,又将围脖使劲地缠在脖子上,还是抵挡不住刺骨的严寒袭来。无奈,只好收紧双肩,匆忙向前走去……

无意中向路边扫了一眼,竟然看到有个人纹丝不动地伫立在那里。这谁呀,如此冷的天儿还在外面观景?出于好奇心,我走到跟前看了她一眼。她上身着一件胡萝卜色的棉衣,下身着浅灰色裤子,棉衣上的帽子虽然也扣在头上,但是大部分面部还是裸露在外面,一双眼睛睁得圆圆的,偶尔转向两边望望,又赶忙继续盯着正前方。

和那眼神对视的一刹那,我认出了她。

“大姐!是你吗?”

她木讷地点了一下头,也认出了我。

这是我在公园锻炼时认识的一位老大姐,那时因为肩周炎,弄得我苦不堪言。在医生的建议下来到了公园的健身区,认识了许多遭受同样病痛折磨的好友,大姐就是其中的一位。她有七十多岁,一头花白的短发不仅整齐,而且很有层次感。她双手拽住单杠,双脚离开地面,一鼓劲能荡个十几个来回,我们一个劲地为她鼓掌。每当这时,她便松开双手,轻轻揉搓两下,再使劲向上伸展几下胳膊,带着自信而慈祥的微笑说:“人哪,就要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身体好,心情好,这日子就过得有滋有味!”每天锻炼完了,我和她一起下山,她会告诉我走哪条路不会伤腿,哪个小市场的菜便宜又新鲜。她告诉说,丈夫虽然退休多年,但是由于能写一手好文章,一直被某单位聘用,所以每天在她都得按时做好饭菜等着丈夫回家吃。儿子大学毕业后,成家立业居住在外地,也不用他们操心。

在她的鼓励和带动下,我坚持锻炼了七八个月后,肩周炎竟然完全康复了,我们的友谊也由此结下了。

第二年的春天来了,我来到阔别一冬的公园,连续几天没看到大姐,便打通了她的电话,才知道她的丈夫突然去世了,她无法走出丧夫之痛。在大姐家里,她泪人般地讲述丈夫的离世经过,最后她擦干眼泪,轻轻地嘘了口气,说:“嗯,你告诉大伙儿,我会好起来的,再给我点时间我还去公园找你们的。”

半个月后,大姐终于又来到了公园,可是她没有了往日那炯炯的目光和舒心的笑靥了。

看到眼前的大姐,我怎么也无法和几年前硬朗健康的她连在一起。

此刻,她把脸又转向了正前方,双眼死死地盯着,盯着。走了几步,我回头望去,她依然站在寒风中一动不动,我心生不忍,又回到她的身旁。

“大姐,这天实在太冷了,您还是回家吧。再说了,这大道上一个人影也没有,您站在这里干嘛啊?”

她嘴唇剧烈抖动起来,一边对我摆着手,一边迟缓地转过头去。

我无语地站在旁边。就在这时,她突然无所顾忌地嚎啕起来。在这空旷的奇冷无比的大街上,她的哭声那么的令人揪心……

许久,她停止了哭泣,慢慢地转过脸,她没有去擦挂在腮上的泪滴,那泪滴缓缓地从她那如同干裂的树皮一样的脸上慢慢地下滑着,仿佛在述说命运的折磨、上苍的无情……

丈夫走后,她曾努力地走出阴影,可是就在哀伤刚刚淡化些,又一个沉重的打击降临到她的身上。她唯一重新生活的精神支柱在外地经商的儿子突遭车祸失忆了。创伤后的儿子被强行送回来了,她用羸弱的双手毫不犹豫地将儿子拥进怀里……

她每天都把电视固定在少儿频道上,又买来儿子小时候爱看的武打小说,希望这些东西能帮助儿子找回丢失的记忆。儿子患病后,意识上出现了障碍,每天执意一个人出去,漫无目标地四处行走,母亲就这样每天到街上等着儿子回来。这天因为儿子早早就离家出去了,直到现在还没回来,她就在这里翘首等候着……

原来那眼神是期待和寻找儿子的,那嚎啕的哭声是唤儿回家的凄厉呼喊……

我的泪水不由地流了下来,不禁想起了望儿山上那尊母亲化身的石头。我知道那是个凄美的传说,而此刻我却坚定地相信它绝不仅仅是传说,而是真实存在的,更深刻地理解了什么叫做“母爱深深”,什么叫做“望眼欲穿”。

羊癫疯一般都是怎么治疗的长春市到哪治疗癫痫病西安市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