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木马】轩园小记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言情
这个地球上有个叫龙首的村子,龙首村有个叫轩园的院落。龙首常有,“轩园”却少见,甚至唯此所独有。笔者上网搜索,除成都有一家搞城市景观雕塑艺术的公司字号为“轩园”外,以轩园为名的庭院,还真的没有一个。   名曰“轩园”,盖因为谐民族始祖黄帝“轩辕”之音,又有轩昂之气,然也。   世上无独有偶的事有的是。比如,黄陵县有一条沮河,字典上解释为小河,传说是人们怀念先祖的眼泪流成的,又因为纪念黄帝的大臣沮诵的原因吧?而这里——古华原之耀州,也有一条沮河。更奇的是,黄陵的隆坊东南的个“龙首村”,这里的“隆坊”——晏驾岭东南,也有一个龙首村。从卫星照片上看,这是文王山、武王山左右对称的山塬沟壑之中居于中位的唯一一条龙脉不断的山塬。它犹如一条巨龙自乾至巽而来,将龙首直伸向桃曲坡水库去,成龙饮之势。黄帝陵桥山也是自乾至巽的走向,龙脉上有黄帝陵,犹如黄帝驭龙,民间又称桥山为凤岭,故风水上谓其为“龙凤大穴”。而这里的山势地貌,以文、武二王东西走向的山脊为背景,形成一个巨大的绿色扇面,若孔雀开屏状,而龙首这龙脉,正是扇面的中心“龙骨”。于龙首之塬,取“轩园”之名,左右八水相护,又有文、武二王拱卫,实乃黄帝驭龙之象也,似乎也代表了姬姓的西周王朝以黄帝为先祖的正统地位。文武二王山,西周(步先祖后尘之)龙兴之地。于龙兴之地——“龙首”之上兴“轩园”,理所当然也。   去轩园的路蜿蜒曲折,若龙盘蛇舞。从铜川新区出发,经野狐坡,北上关庄,从墓坳(佛国首都,观音故里)折向东,过柏树原(有宋塔),下沟(旁有桃曲坡水库)又上坡(旁有基督教堂),经过一个直角之拐,直上西北的文、武二王山脊者,即龙首是也。   龙首地势雄伟,乃一咽喉地带。路西有古城墙雄立沟边,其上有工事,多柏树,断面上的夯土层,纪录着它的历史。路东沟畔上伸出龙爪(龙爪槐)者,即“轩园”。   轩园貌似平常,红砖的墙,红砖小楼,都由绿色托举起来,左右是大如麦秸垛的龙爪槐,左为高过人头的长绿冬青,正中有塔松顶天立地。本来南北走向的冬青横过来,就起到了照壁的作用,将小红楼“藏”了起来。   西园是花园,内有牡丹、月季、芍药,从冬青之门进入,是一个小小的“私密”空间。东园则是“果园”,有柚桃二株,杏二株,梨、核桃、柿子各一株,高低错落,参差相拥,成一整体。东侧无墙,沟畔有洋槐、椿树、桐树……西侧有土夯之墙,墙头爬满带白刺的仙人掌,有高出园表的白杨树,整天到晚地喧哗着。只要一有风,首先发言的,就是高高在上的白杨了。说实话,正是轩园的这些杨树,改变了我对杨树的看法,而谓之为“华而不实”的空谈家。而流传于民间的歇后语,则早对其有定论:“白杨木树叶——两面光”。冬青旁边,迎客松树型的花树东西对称,一簇簇粉红的花正艳;杏树若落红满地——将熟过了杏子撒了一地后,就将近于圆形的绿叶,变得密匝匝的,似乎要封锁一方天空似的。但是,它们都默默的,很少发言。桃树枝梢下垂,绿叶下护盖的,是已经泛上羞红的绿桃,似乎是收获季节沉甸甸的思索,你几乎听不到它的言语,只是在微风中,轻轻地拂摇着枝叶。这时候——暑日初至,炎阳高照之时,从近旁的核桃树上拉一个吊床过来,你躺在上面,感到,那一种凉爽是通透的,即使放一个屁,也是响亮悦耳的。你看着夕阳的金辉怎样慢慢地镀上屋角,染向树梢,你听到,布谷鸟原来是一年四季都在唱着“布谷,布谷”和“姑姑——等”两支小曲。麦子已经收过了,金黄的麦茬已经发黑了,撒在麦地里的颗粒,几乎和土地融为一体了;麦地里荒出的苦橛、人汉和灰条条等野菜,也都老了,只能掐着尖儿采集,“半黄半割”的鸟叫声,还在继续着。还有“咕咕喽喽”的鸡鸣、“汪汪、欧欧”的犬吠,不时响起的汽车喇叭声和“突突突”的拖拉机或者蹦蹦车的轰鸣。当早上九点钟汽车喇叭长鸣的时候,你知道是进城的“班车”来了。当头顶上飞机声音传过蓝天的时候,你会知道,外面的世界,还活着!这也是轩园与外面世界交流的方式之一。   轩园里除了小红楼外,还有红砖墙的大教室,虽然屋顶已漏下一道道泥痕,但是你依然能听到那远去的读书声。当年升国旗的水泥平台还残存着,由此你又听到了嘹亮的《国歌》。园内有废弃的染上黄漆的搅拌机,更有农业的记忆:碌碡、磨盘、架子车,都淹没在青草里,木镰、铁镰、木杈、铁杈,删麦杆子、播种摇的耧、木制的鼓风机等,都置在闲屋内,或者直接被挂上了墙头,俨然一“渭北地区民俗博物馆”。小楼后面护着临时锅灶的石棉房厦,正好成为车库。林阴间,支起了木石组合的“圆桌”,蓝色的椅子围起来,水果盘、茶水端过来,就开始了林间絮语;防蚊子的帐篷在水泥庭院支起来,身体下面温暖如炕,却气死蚊子,只能在帐外哼着悲怨的营营小曲,比起林间吊床的惬意来,少了蚊虫叮咬的烦恼。   两个人打着调儿,躺在蚊帐里看着几颗透过白网天穹的星星,凉风就渐渐地透进体内来。   轩园内,有人与自然的和谐,更有人与动物的沟通。花猫来了,讨吃的,“喵儿,喵儿”地叫。四眼的母狗来了,默默地像一只狼影在周围徘徊,它是来寻找自己的儿子的。于是,刚捉来的小狗,就在屋内像猫儿一样竭力地叫。给可怜的母狗喂了食,但是小狗还是不能交给它;怕它将儿子又领回去。于是,人和小狗一夜斗智,母狗就一夜在屋外徘徊,不时还发出一阵阵汪汪的叫声。等到第二天早上,终于不忍心让它们母子分离,等把小狗放出来的时候,母子团聚的一刻,的确让人感动:母亲将儿子护在身边;小狗仔摇头摆尾,撒娇欢跳之后,就随性地吸着奶:这可比“优乐美”香甜得多了!放出小狗,本想老母狗要将它带走的,不想,它俩却留了下来。母狗忠实地护起轩园来,只要周围一有动静,它就会“喔喔”地恨着,狂吠一番;小狗像山里的娃娃一样,虽然平常,却依然富于孩子般的稚气和淘气。   公鸡不择时间地“咕咕喽喽”或者“喔喔喔”地叫起来,狗吠起来;麻雀不知藏在哪一棵树上,发出叽叽喳喳的议论。乌鸦着一身黑缎子,装出绅士的样子开始作诗,相互响应着,“啊,啊”地把它们的诗篇,传向全村。   于是,妻子拿起相机拍起来,从吊床开始,拍遍了轩园的角角落落;又要留影,吊床上,碌碡旁,花穗后;又是扫地,又是洗衣……把在轩园的每一个细节都留下来吧!      2013年7月7日凌晨3时—5时草于龙首轩园      儿童癫痫病出现的早期症状有哪些哈尔滨有能治癫痫的正规医院吗?武汉小儿羊角风怎么治疗湖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