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看戏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言情
   一   青莲经重重考试,来到这个小学当老师时,已二十八岁了。   青莲学得是中文,按说呢,她那时代毕业时学校还给发教师资格证书,相对来说,教育系统年年招聘的也不少,同学中,陆续几年地考取转正当老师的同学已占多数。此时,青莲方有些紧张。   之前她一直参加公务员考试,一年又一年,年年买教材,年年参加考试,可是总是差那么一分两分的。她就对自己狠了心,不到黄河心不死,我青莲怎么就考不上公务员?   其中有个声音,一直在说,你考不上,你考不上,但青莲听不到,别人也听不到,是谁说呢,是谁在说呢?直到青莲第一次参加教师招聘考试,笔试过了,位列全市第三,面试也过了,成绩遥遥领先。按成绩划片分配教师,自然,青莲被分配到市实验小学,其他的刚及格的则分配到乡镇或村小学,不管怎么说,也算正式工作了,青莲及爹娘均松了口气。   之前那个联系常中断的谈的男朋友,又热烈地联络起来,仿佛脱胎换骨似的,青莲干脆做了陈世美,与该男生痛快分手。      二   与青莲在同一室住的还有两个未婚女教师。一个叫如花,一个叫似玉。光听这名儿呢,一般人立刻觉得人如其名。其实见了就会知道,这中国的起名啊,总有种隐隐的含蓄,叫富贵的大多贫穷衣食多艰,叫狗屁的呢,倒反而因其名字贱兮兮的,反倒会走狗屎运,没准儿这狗屁的称谓,随着未来该人的出息,而变得这屁呢,有了沉甸甸的质量,有了悠长的味道。   这如花呢,长得皮肤挺白的,稀稀拉拉的头发拧成的辫子细又黄;这似玉呢,则是眼睛狭而长,脸上雀斑星罗棋布,耳朵却支棱着,像个扩音器似的,当然也真有作用,比如校长开会时讲的内容,青莲和如花没记下的,似玉记得清清楚楚,得,似玉的耳朵就是为了听话用的。   三是个很微妙的数字,尤其三个女人的关系,是最具张力的关系,若是这三人中有两种性别,那这张力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有爱情有阴谋,有明争有暗斗,有背叛有嫉妒,有虚张有声势。但这自古就有,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三个女人,早晚都要各自生出个异性结为伴侣,那就是早早晚晚要咚咚锵锵地上演一台戏啊。   如果三人都是阴性,而且都是多少受过什么高等教育,自然处事风格,不同于市井村妇泼辣骂街,而是更曲折,更生动,更是动如脱兔,静如处子。谈笑风生有软剑袭击,长袖善舞下,有壮士断腕。像周瑜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可是,被打的那人呢,步步退后,搞不清这谈笑间有几分玩笑,有几分真实,就这样,退到屋角,墙倒屋塌。而此时呢,其他的人呢,往往会出于道义,出手相帮,在废墟中扶起已受内伤的难友,可是此时她元气已受伤,若是反思下呢,又说不得,明明好朋友嘛。明明刚结了桃园三拜嘛。      三   时间久了,自然地,会有嗅着花香的媒婆子或雄性的蜜蜂或蝴蝶飞来,拔剑起舞,舞来舞去的,就有天把青莲呢,舞到一个叫卫的小子手里,卫不是教师,是个机关小办事员,此时的卫由长剑在手,变成了挑着担的沙僧,每天来学校取经,念经。   如花,嘴巧,立刻把卫变成了姐夫,莲呢,也就成了她的姐姐,整天地姐姐姐夫地叫着,比亲的还顺嘴儿。而且吧,她们三人吧,都是属羊的,而且都是八月份的,最小的似玉吧,也就是出生在下旬阴历二十二,如花比她早出生十天,阴历初九,青莲大她一天,阴历初八。如花呢,三个在一起第一天,就把年龄透明公开地说出来,然后排序,青莲是大姐,如花排行第二,似玉呢,老三。还有时,当有同事尤其男同事说起话时,如花常常会笑得花枝乱颤地让男老师们猜,若猜不对呢,就请客啦!当然请客也不是什么大餐,就是校门口“葫芦康”一坐。有的男老师呢,尤其是单身的男老师,摇头摆尾的,常故意说错,有非常充足的理由盯着她们看,然后大多把二和三的顺序颠倒,然后,就听到如花咯咯地笑,一次又一次地,乐此不疲。   时间长了,如花的行为,让青莲很是看轻,也替似玉鸣不平,因为如花不动声色地笑话了似玉,因为谈笑间把卫叫成了姐夫,也因为那些长眼翳或近视眼的男老师,脸上表情错愕,是吗?如花与似玉同龄?我看似玉大如花三四岁不止的样子!   这样,换来了佳人更开心的大笑。   而似玉,则是面色平静,看不出喜和恼。      四   如花身段婀娜,二十八岁的女人,那是胭脂和香水达到极致的年龄。   没多久,如花便掌握了些秘史。而且她也好说,口才极好,尤其说起那些风月相关的话题,那是眉飞色舞,妙语如珠。流言,尤其是别人的流言,对于听者说者,仿佛是暗夜里芬芳的花朵,是连天衰草中斑斓的蝴蝶,岂是和小孩子读“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的乐趣中得出来的?   青莲有时会做出不喜欢听的样子,尤其是当卫来找她时,如花对着“姐夫”谈兴更浓,话题更广。青莲有时就会用小巧的手指握指甲钳,听一句,间或扫一眼卫,卫表情平静,看不出愿听不愿听,仿佛只是耐心地等着青莲剪指甲。   卫或者对青莲说,我出去抽支烟,而此时的青莲,则是很快地剪完,对着室内意犹未尽的如花和枯灯一样拿本书看着似玉说,走啦啊,你们接着聊。   青莲知道,似玉从不接如花话题,似玉似乎只对诗词感兴趣,尤其是叶芝的诗,那个矮小的爱尔兰老头的那个《当你老了》,似玉曾读得热泪盈眶。一辈子找个呵护自己到老的男人,也许就是她的梦想。      五   女人和男人往往不同,男人喜欢群居,女人更高程度上喜欢独处,最多两人。男人之间常把酒论英雄,充满江湖气,或感慨世事,时政,总之,男人的胸怀是世界;而女人则不同,女人的胸怀只是女人或男人。尤其是形而下的堕落类的秘史,这种飞短流长,比逍遥丸,比血府逐瘀口服液都让女人解郁。男人要高尚,女人要平淡要烟火。比如背地说人家是非,已属堕落的大范畴,但明知是不道德的,毕竟也接受过儒家教育多年,但堕落的轻易和快乐,更是让女人望之兴奋。进步,进取心,学习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而用力向上举,对于一个接近三十岁的女人来说,气力上或许已有些力不从心了。因此,因为或多或少地体力不支,她们更愿意趋之下落,在坠落的过程中,体验那种风中的加速快乐。   三个女人,各怀心思,你方唱罢我登场,尤其如花,唱腔珠圆玉润,长歌当哭,她如姹紫嫣红的大花朵,常引得蝴蝶飞来,蜜蜂飞来,嗡嗡地响成一片。 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专业沈阳到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呢?癫痫病患者的自我预防的措施有哪些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