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荔枝的味道(味道征文 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文学

1996年,我在一个名叫“麻垌”的镇子读高中,白石山就在镇子的西北面。从学校的教学楼远眺,看见那几座山峰站立在众多山岭间,活像几垛巨大的大蘑菇,又像一大丛风帆,确实让人仰望、赞叹。

我到过几回白石山,有一回是去一位同学家,为了看他那个村里的一棵“高龄”荔枝树;据传,那棵荔枝树的树龄已有九十多了,早些年已不结果子了,这一年却春花满树、秋果坠枝,摘下换钱,差不多得了一万元(那时的荔枝还是卖得好价钱的)。我去看的时候,荔枝早摘了,那棵荔枝树的树冠就像被剪过新发型的头颅;树木真是老了,根皮坳黑,枝干四下伸延,一棵树就遮住了大片的天空。

麻垌镇是广西的“荔枝之乡”,好多地方种的荔枝都会“挂羊头卖狗肉”一样,借其名堂来推销。“麻垌荔枝”确实有点来头的,果子大,果核小,少虫害,甘甜蜜汁,果肉白皙纯净,让人吃起来“欲罢不能”,不吃到肚子撑圆了不愿停止;苏东坡不由得感叹“日啃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此言语真是不虚啊。

岭南大体指“两广”多一点,广西也有不少的县市区种植荔枝,桂东南出产的尤为出名,与我家乡相邻的容县也是一大产地。倾国倾城的一代名妃杨玉环就是容县人,她出生在县城附近十多里外的杨冲村。杨贵妃的美貌,在四大美女中号称“羞花”;初初进宫的玉环有点不适应,甚是思念家乡。一日,她到花园赏花散心,看见盛开的牡丹、月季等花朵绽开,想自己的处境,不胜叹息,悄与花语:“花呀花,你年年岁岁有盛开时,而我玉环什么时候才有出头之日?”语罢声泪俱下,不小心碰到了一种花,花瓣立即收缩,叶子卷起并低下了头(其实,她碰到的是含羞草)。这一情节,恰好被一个宫女看见,于是到处传说,不久传到皇帝那里,玉环就得到皇帝的宠爱,赐封为贵妃了。白居易的《长恨歌》对其美貌也很浓墨重彩:“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道出了佳人的绝代风华完全征服了皇帝;“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描绘贵妃如玉的肌肤及出浴的娇媚;“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暗指其独特“横行”的魅力;贵妃被赐死后,皇帝思念过甚,与贵妃梦中相见,伊人垂泪就像一枝春雨润过的梨花,让人怜又爱,“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杨贵妃的绝色容貌自然离不了天生丽质,但和她的后天保养同样有着很大的关系。传闻其一,她喜欢泡澡泡温泉。贵妃沐浴温泉时,常把桑叶、荨麻等植物浸入水中,可镇静神经,促进肌肤再生,使之滑腻光洁;此外,她在沐浴时用手轻拍全身,使身上的穴位受到刺激,促进血液循环,达到强化肌肤机能的美容效果。其二,她喜欢吃荔枝,也是人人皆知的了。杜牧诗言,“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唐玄宗为投贵妃所好,不知道耗了多少人力财力,才使赚得妃子一笑啊!新鲜的荔枝,营养丰富,性甘平无毒,常吃,益心脾、养肝血,使人红润圆熟,十分出“色”。

白居易还写过《荔枝图序》,相当于一则说明文,简练地道出了荔枝的果树、叶子、花朵、果肉、味道和至关重要的“保质期”。“荔枝生巴峡间,树形团团如帷盖。叶如桂,冬青;华如橘,春荣;实如丹,夏熟。朵如葡萄,核如枇杷,壳如红缯,膜如紫绡,瓤肉莹白如冰雪,浆液甘酸如醴酪。大略如彼,其实过之。若离本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五日外,色香味尽去矣。”

后来的文人,看见古人诗也作了、文也写了,估计是难比得上了,不如另辟蹊径,来点新鲜的吧,于是现代散文家杨朔就写了一篇《荔枝蜜》;你吃你的荔枝,我喝我的荔枝蜜,“热心肠的同志为我也弄到两瓶。一开瓶子塞儿,就是那么一股甜香;调上半杯一喝,甜香里带着股清气,很有点鲜荔枝味儿。喝着这样的好蜜,你会觉得生活都是甜的呢。”……

总之,古往今来,爱吃荔枝的人就是多,能抗拒的就是少得很。不过话讲回头,这果子在北边或许很“金贵”,但在岭南一带却是很寻常的,跟龙眼、芒果、柑橘、芭蕉等亚热带水果的“待遇”差不多,不见得多稀罕,想吃就吃,吃个够本,甚是随意。

上个世纪的90年代初,在我的故乡,荔枝的收购价格飙到了“顶尖”,三五块一斤,挑一两担荔枝去卖就能收获五六百元,可以交清一个孩子一学期的学杂费了。那时候,别的果子,比如龙眼、芒果、李子、榄子通通都得躲让,不敢与其“争锋”。农闲了,各家各户全体出动,就是孩子也扛锄举铲,上山下坡,开荒垦地、种荔枝树,给荔枝树除草、松根、剪枝、施肥,护理得很细致。记得那时候,就连十来岁的孩子头都懂得荔枝树的嫁接与栽种。我也曾在小屯的后山种下二三十株小荔枝,因为红土瘦壤,过了几年了,只有三分之一“亭亭玉立”般存活,跟刚种下去的时候差不多,实在有一点看走眼了。

大人们种下的荔枝树大多“聚集”在小屯对面的坡坪上,很像一艘巨大的航船撑起一朵朵密密的绿帆,高低错落,还算好看。多的人家有二三十棵,少的也有近十株,融融“相亲”,但那一棵荔枝树归属谁家,却记得清清楚楚,别装迷糊摘错了别人的。我们就这样子,一边种着新的荔枝树,一边照看原来种的长大了的树,愉悦地等着荔枝带领我们走上发财致富的道路,领着我们奔向“共产主义”的新时代。我上初中的时候,学了杨朔的《荔枝蜜》一文,我也时常白日做梦,想自己化作一只“大黄蜂”,保护那些辛勤建设新社会的“小母蜂”们……

每年的三四月间,天气若晴好,荔枝树的新叶与新花同时生长、开花,叶子嫩黄、夹着小红,团团簇簇的小白花间不知迷醉了多少嗡嗡闹腾的蜂蝶;靠近去闻,就可闻到一种甜腻腻的味道。很快就花落果出,见到满树的枝头上挂着指甲般大小的小锤子果,那果子青涩干瘪,难看得很;打个比方,丑姑娘也罢,又干瘪,还痘痘粉刺黑头什么的一齐挤脸上,实在有点吓人了。总之,这时候的荔枝,不屑一顾、不值一“泡”!然而,女大八十变,一个多月后,荔枝就变得“风华绝代”、“举世无双”了,那么饱满圆润,那么红唇惹人,那么火热勾魂,就像那既醉了酒、又初出浴的贵妃一样,惊艳逼人,无力抵挡!

等到荔枝逐渐红熟,每家每户就在大的荔枝树根下搭起床铺、挂起蚊帐,守护那些“可爱的荔枝们”;因为不时发生偷盗,大家就合作联防、集体守夜。我们一伙顽童就常跟着大人们去凑热闹,听大人讲些奇闻轶趣或神鬼故事,虽然心里直害怕哆嗦,嘴上却硬讲没有什么、一点也不怕。另外,跟去守夜还有一好处,等日后摘荔枝的时候,就可持着“守果大将军”的名堂、撑大肚子来吃果子了;“守果大将军”不给吃,还给谁吃呢?

除了防偷,还得灭虫。荔枝成熟的时节,龙眼也差不多甜了,很惹虫子,一下大雨,就会打落果树上的坏虫与一些坏果、干瘪果,挺好的。要是白天下雨,雨一停,孩子们就拿着锥子去刺掉地上的坏虫;那也一件很有趣的事,有趣极了。有一种叫独角仙的大虫,长得就像小独角犀牛似的,有火柴盒那么大,我们那里土名喊它作“笨屎重蝇”;把它的身子翻转了,肚子朝天,不知是从嘴巴还是屁股,嗤嗤的喷气,不管了,一锥子刺下去,过一会、就结果了它,痛快!不过要小心那些小椿象,就是射屁虫、臭屁虫,它喷出来的毒液很臭,还会让人的皮肤溃烂,真不好惹,别靠那么近,就远远的用小木棒打死去。灭虫的时候,还得小心,别惹大黄蜂或钻洞的木蜂,被它们蛰到可是很凶险的事;别的不讲,要是蛰到脸,你就要当几日胖子,让伙伴们喊作“猪八戒”咯。

终于熬到摘荔枝的时候了,满坪坡上都是人闹人喝的声响,“只马骝,手脚快一点咯”、“挑去早的得五文归(五元)一斤的喔”、“爬那么高、攀稳树枝咯”……这个时节,谁是小屯里的“大喇叭”、“广播筒”,电力有多持久,就分出个高下来了,边喊边摘果子,也不耽误什么。一般来讲,汉子和孩子上树去摘,妇人老人在地上拽枝摘果、接篮递篮、倒果入筐或捡掉地上的散果;当然也有功夫厉害的“大巾帼”,上树攀枝比汉子还了得,摘果也不比汉子少,大伙就咂咂赞叹:母老虎,老虎母啊!摘荔枝的时候,就可自由自在、随意的吃了,看中那一只就吃那一只,摘下来,直接往嘴里塞、用大门牙啃咬,吐了果壳、美美地吃起来,那白白嫩嫩稠稠甜甜含汁儿的荔枝果肉啊,美死人了!吃完果子,还从嘴里飞出一枚荔枝核,得了便宜还卖乖道:“唔,不好吃,核不够小,肉不够甜,我再看看,找一只更小核的来吃!”也没多久,荔枝树底下就满是荔枝壳、荔枝核了,还有些折断的小枝桠;那些凑热闹的蜂蝶、椿象、独角仙们就在地上闹腾起来,但也没谁得空去理会了。

吃荔枝的时候,大人就常教导孩子:太大个不要吃,往往果子大核也大,卖给别人才划算,吃中等而稍稍瘦一点的,必定核小、甘甜多汁。荔枝吃多了,大人又搬出“荔枝三把火、龙眼九盏灯”教条,吓唬小的们吃够就好了,别硬撑,发烧或流鼻血就得不偿失啦。然而,顽童们哪里管得住自己,大小通吃,想吃就吃,不吃撑了不愿意停止,连连打饱嗝了,才算对得住自己的肚子嘛。回头想想,还没摘荔枝的时候,伙伴们去溪河游泳,偷偷摘几枝桠去河里吃,吃完了,那果壳、果核和枝桠跟随河水一同漂走,“偷窃的罪证”一下就没了踪影;但吃得到底不过瘾呢。我记得,很好笑的是帮我爷爷摘荔枝,他不怎么允许我们吃,边摘边当“总督”监看着,又不时喊话“不得吃喔”;可是静悄悄的,地上也逐渐满是荔枝壳和核了。他看树这边的顽童、树那边的顽童吃,他看那边的顽童、树这边的顽童又吃,他停下,不摘了,定定地看,顽童们的嘴里都含着一只“雪白的鸡蛋”咧!爷爷只得摇头,独自笑了。

摘荔枝的当日,回家去,大人们总要孩子灌下一两碗盐水,退热去暑。

这些都是好多年前的往事了。时下,我家乡的荔枝树仍不少,产量也在增长,天气好的年份,满山满坡满野都可见荔枝,满枝满杈结满果子,有的树干、木根的暗枝都蹦出几疙瘩来。可逐渐地,没有谁把这果子当一回事了,收购价是六七角钱一斤,摘都不想摘,花钱雇人,摘下来的果子卖掉,还不一定够给人工钱呢。这事要让贵妃知道了,你讲,她会不会叹息、向唐明皇讲几句呢?

要是荔枝真不想卖,摘下来,折成完好的一只一只的果子,晒干晾干,荔枝壳逐渐变得枯黄,果肉转成浑黄,掰开来尝一尝,很是甜腻,但已完全失掉了荔枝的鲜美果肉和果汁了。这么“捣鼓”出来的东西就喊作“荔枝干”,跟晒干的桂圆很相近,“亲兄弟”一样,无趣不?

哈尔滨市最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郑州什么样的医院才能治好癫痫病?兰州癫痫治疗最好的专科医院癫痫病哪里能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