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多媒体写作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茶梅花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多媒体写作
   一   通往操场小路旁的花坛,栽培着十几种形态颜色不同的植物。青翠碧绿的草皮,郁郁葱葱的常青權木,每个季节都有次第绽放的花儿。我喜欢这幽静的花坛,常独坐在小石凳上,看花瓣绽放的羞涩,听微风轻轻滑过树叶的声音,小虫低吟、莺雀浅唱。   起初,花坛的那个位置,是一株高大的银杏。每当秋天来临,一片青翠葱茏之间,银杏像秋天的标志物,用金黄的色调指向天际。后来,金色扇子飘落后的银杏,春天再次到来时,它没有再披上绿装。我不想看到银杏的枯枝渐腐,即便知道它不再萌芽,也宁愿记住它曾经的美好。我凭空想象着银杏,总以为它还像以往,在天地之间,仍以修长的姿势挺立。许久,我刻意回避去花坛,绕道而行。   某日路过花坛,顺便望一眼。那棵银杏枯树早已处理,两旁青翠的树枝,趁机捣乱,挤了过来。银杏原来位置的树荫下,由两株新的品种替代,只见凌乱的泥土里,古铜色的树干,探出半截身子,一看便知新栽的。我抚摸着这并不粗壮的枝杆,心里有些许担心,不知它能否适应新的环境?也许它此刻正在沉睡,蓄积能量后再舒展枝条,抽出春的生机。   隆冬已至,连日降温,南方滴水成冰。可是,春天轻柔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它托寒风捎来春的气息,一会儿裹着雪花,一会儿裹着冰渣,一会儿又是细雨,这些大自然的使者衣袂飘飘,依次出场。偶有几粒从伞旁窜到脸上,麻酥酥、凉丝丝的感觉,让人心生欢喜。   我忙碌了一个星期,难得有空下班早,应母亲邀请,去看她们老年舞蹈队的表演。刚下楼梯,远处的操场上就飘来一阵阵欢快的旋律。好像有一股魔力在吸引,我加快脚步,往操场上走去。   今天经过花坛时,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眼前的景物深深吸引我,上次见过新栽的两株植物,一株沉默着,好像外界与它无关,沉睡着尚未醒来;另一株被黄土覆盖半个身子,枝条上却有许多花儿,不管不顾地、灿烂绽放。圆润青翠的叶子,娇小玲珑的花骨朵,哦,是茶梅花!它有茶花的娇艳热情,又能在冰天雪地之间绽放。茶梅花在寒风中挺立,偶被冰渣砸中,就矜持地点点头;几朵茶梅花,在风中冻红了粉嫩脸蛋,花瓣上冻出深紫色的冻疮。   就这样与茶梅偶然相遇。不远处,操场上舞台音乐的旋律在催促我的脚步,却无遐逗留太久。才相见,又相别,人生本就这个样。      二   来到操场,我在舞台下观看母亲的彩排。学校举办的元旦晚会,将在两天后进行。这些天,不管天气如何寒冷,母亲的舞蹈队都准时准点、热火朝天地排练。母亲已是第二次参加学校元旦演出,为了台上那几分钟,她和舞蹈队的奶奶们,每天按时练习,手动作、脚步伐,转身、眼神,逐一地反复练习,统一做到位。   一曲《走进西藏》,那欢快的节奏在循环播放。十二位身着藏服的女子,平均年龄65岁,在舞台中央,随着音乐节拍滑入舞池,翩翩起舞。踏步、弯腰、仰头、抬手、旋转;身收臂回、身推臂伸、神随手动、眉目传意,像一只只美丽的蝴蝶,在舞台间上下翻飞。   看着快乐在母亲脸上洋溢,我忆起往事。十年前,母亲得了一场“说来就来”的病。   记得那天早餐后,母亲打算到操场上去走一走,刚到花坛边,眼前一黑,晕倒在花坛旁的草地上。与母亲一起散步的老师,赶紧通知先生和我。先生没有搬动倒在地上的母亲,他知道一些急救常识,晕倒时不宜挪动。先生蹲在母亲身旁,一边回复旁人的询问和生疑,一边托着她的头。我随自己医院的救护车赶到,迅速把母亲送去医院。   经过七八个小时的治疗,母亲的病情并未好转。傍晚时分,我们把母亲送到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面对母亲复杂的病情,医生开出一叠检验单,有条不紊地做着各种检查。终于在午夜之前,最后一项检查出来,血清淀粉酶超正常值数倍,母亲得了“急性胰腺炎”,速住院治疗。   母亲的病,似乎早在我的预料之中。“急性胰腺炎”也是我最担心母亲得的病,一纸报告把我的担心变成事实。花完两千元检查费,我身上余下的钱,全部交了住院费。拿着收据跑到医生办公室交给医生,以为自己的速度,就是母亲与病魔赛跑的速度。   护士拿来一张《住院须知》,我看了标题就签下自己的名字;医生拿着《病危通知书》耐心地解释,自己心里早已有数,看着医生添加了几条,我点点头,接过笔,又签下自己的名字。母亲的病,容不得我犹豫片刻,更容不得我泄气和伤悲。   等我处理完这些事回到病房,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已变了模样。中心给氧管从墙壁上插在母亲右边的鼻孔,她的额头上,用三条胶布固定给氧管;左侧鼻孔插上一根胃管,用两条胶布固定在左侧脸上,管子连着胃减压引流袋,挂在床边;双管输液,左右手分别都在给药;导尿管的引流袋,挂在床尾。看着母亲像老虎前额三横、山羊胡须两根,我的眼泪往肚里咽。   母亲一声声低沉地呻吟,痛苦的面部表情,想蜷缩却受到限制的腿,她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牵扯我心痛。众多条管道牵制着,她像一只受伤的蜘蛛,许多条足或直或弯。我为她揉揉肚子,按按脚,企盼能减轻她的痛苦,可是,痛苦未放过母亲。   最难捱的夜晚已过,天刚亮时,母亲疲惫地合上眼,而我将回单位八点上班。七点半,护士交来住院清单,昨晚交的五千多元钱已用完,需再交费用。父亲退休,又在学校做一份工作,为护理母亲请假一星期。我向父亲交待护理注意事项,匆匆赶回单位上班,下班就为住院费筹钱。   傍晚,我来到医院,交了住院费,就直奔母亲的病房。母亲仍然被各种管子牵着,眼睛肿得眯成一条线,无力地呻吟。母亲肚子痛,我轻轻为她揉,顺时针方向揉一百次,反时针方向揉一百次,不停地循环;母亲脚痛,我为她轻轻按压穴位。胰液渗漏,母亲直肠肛管水肿,时时产生便意。母亲被疾病折磨得总想解大便,却老是解不出来。我为减轻她的痛苦,用手指为她掏大便,其实什么也掏不出来,只让她感觉真的没有大便,不用费力蹲厕所。   后半夜,母亲痛得精疲力尽,终于在我轻轻的揉按中睡去。我在病床边的凳子上坐下来,便在趴在病床旁睡着了。忽然,一记重重的力量将我惊醒,是母亲醒来,不知我在床尾,痛得她向我挥来一脚。我好不容易从云里雾里拉回思维,振作精神。   我每天穿梭在医院和单位之间,许多次开处方的日期提前,仿佛自己的日子都是一天掰开成两天过。   许多天后,钱像流水,从医院的窗口流走;而母亲的病,却像被钉子牢牢固定,没动分毫。母亲起床跑厕所躺下时,将后脑勺在墙壁上轻轻地磕,以分散注意力,减轻痛苦。   我跪在病床上,用手垫着母亲的脑袋,她一次次把我的手往墙壁上磕。我泪如雨下,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   “老妈,疾病折磨您,请您一定要忍耐、要坚持!”我哭喊着,“您为我们姐弟吃过许多苦,现在日子好过了,请您一定不要放弃治疗,请您尽快好起来,让我们姐弟仨孝敬您!”   “老妈,那么多苦难和坎坷,您都能熬过来,现在,弟弟刚考上研究生,您怎么能放弃治疗?您怎能放下弟弟?”母亲停止冲动的行为,我抚平她紧锁的眉头,开导她,“等弟弟研究生毕业,就生孩子给您带,带小孙子是您最渴望的!”   母亲听了我的哭喊,肿眯了的眼角也流出泪水,不知是她心疼还是身痛,反正后来任何痛苦她都咬牙坚持,再也没叫喊。那次与死神赛跑,母亲获得胜利。经过两年的疗养,母亲完全康复,甚至身体比之前更好。我唏嘘人的生命脆弱的同时,又慨叹人的生命之如此顽强!      三   一阵节奏强烈的音乐,把我的思绪打断。此刻我眼里,母亲和舞蹈队的奶奶们,像舞池中游来游去的鱼儿,灵敏、自在、快活。她们耳听旋律、脚踩节奏;她们身体带动手臂、眼神传到指尖;她们心神合一,微笑满面。在人生的舞台上,演绎生命的精彩。音乐一曲播放完,下一曲又开始。   听着舞曲的节奏,我又来到花坛。那株盛开的茶梅花,一朵朵花儿,正在寒风中斗艳。它不畏风霜、历经磨难、矢志弥坚。红艳的花朵,象征着热情似火;层层叠叠的花瓣,象征清雅、和谐、谦让,重情义。每一朵花蕾,在冰雪中展示厚积薄发的力量,它们因为抗争,适应了环境,有了生命之顽强,让人们感受到冬日里蕴藏着春的生机。   “小院犹寒未暖时,海红花发暮迟迟,半深半浅东风里,好是徐熙带雪枝。”古代茶梅花又叫海红或玉茗,诗句中的茶梅花不与百花争春,不畏风雪凛冽,优雅的气质、清逸的神韵,在寒冬绽放。   忽然,我就像发现新大陆,只见那株沉睡的茶梅光杆间,一点碧绿的玉粒吸引了我。我的心中一阵惊喜,哦,那是一颗新芽,是即将舒展的茶梅花芽孢!今年春早,茶梅芽孢是春的使者,带着春的气息,向人们问好。   正当我仔细观看这点碧绿时,耳边又传来一阵愈加轻快活泼的音乐和朗朗的笑声。我循声音望去,只见母亲的舞蹈队正在台上演绎这段舞蹈中最热烈和精彩的部分。只见她们面带笑容,尽情起舞,就像一只只在花间翻飞的蝴蝶,与我身边的茶梅花和绿芽孢融合在一起。看着母亲脸上开心的笑容,此刻,我感觉天地之间,只有美妙节奏的音乐、盛开的茶梅花、碧绿的芽孢和一张张灿烂的笑脸。   想起母亲曾经遭受病魔的折磨,再看看如今母亲健康的身体,我心中忽然感慨万分。母亲不就像眼前这株盛开的茶梅花吗?经过冰天雪地的寒冬磨砺后,绽放出更加绚丽的精彩! 贵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应该怎么选郑州癫痫病的中药疗法西安有哪些医院专治儿童良性癫痫病吃什么能预防癫痫的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