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菊韵】爷爷的抗战故事 (散文)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小说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七三周年,也是我的爷爷逝世三十周年。纪念七十年前中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伟大胜利,不禁使我想起尘封在心底已久的、爷爷在抗日战争时期带领民兵们、在党的领导下同日本鬼子顽强斗争的事迹。

一九三八年秋天,共产党八路军来到了狼牙山区,消灭了盘踞在狼牙山为非作歹的土匪孟克臣部,建立了人民政权,开辟了狼牙山抗日革命根据地。当时易县县委县政府就住在我们村,地区专署住在周庄、裴庄两村,晋察冀军区一分区司令部住在北楼山村。人民政权建立后,发动抗日根据地的老百姓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对敌斗争。

我的爷爷,一个土生土长的庄稼汉,当起了村民兵中队长(也就是后来的民兵连长)。在党的领导下,爷爷带领全村民兵积极开展抗日革命工作,站岗、放哨、查路条、抓汉奸特务、掩护乡亲们和政府机关的同志们转移、坚壁清野、配合正规部队反击日本鬼子的大扫荡 ……在日本鬼子一次次的大扫荡中,爷爷亲眼目睹了日本鬼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滔天罪行。

一九四零年夏天,日本鬼子发动的一次清乡扫荡中,裴庄村的一个姓李的中年妇女,带着三个孩子逃难到我们东西水村的南山梁上,被扫荡的鬼子抓住,把母子四人摞在一起,用刺刀刺下来,母子四人无一幸免,都惨死在日本强盗的刺刀下。周庄村一姓高的新婚女子,日本鬼子来扫荡了,她把所有陪嫁衣服都穿在身上逃了出来,逃到我们村的西岭上,被日本鬼子抓住了,欲行强暴,怎奈穿的衣服太多扒不下来,日本鬼子恼羞成怒,举起刺刀刺向那一年轻女子的腹部,开膛破肚,把那年轻女子活活挑死在西岭上。日本鬼子是强盗、是禽兽,在一次次的大扫荡中,杀死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还烧毁房屋,掠走牲畜家禽,抢走粮食衣物,使不少村民,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爷爷每每看到日本鬼子的犯下的滔天罪行,常常恨的咬牙切齿。他常常说:“日本鬼子是披着人皮的野兽,我们与他们不共戴天!”

那时,狼牙山抗日革命根据地地盘小,又都是深山区,产粮少,平时遇上好年景,老百姓尚可吃饱肚子,遇到灾年荒年,就要用树皮野菜来充饥。因此,部队和机关的粮食供给成了大问题。军民口粮严重不足,食不果腹,粮荒连连,严重影响了正规部队的战斗力和地方工作的开展。要抗击日寇,开展好革命工作,首先就要解决粮食问题,让大家填饱肚子。为解决粮荒,党和政府一方面号召生产自救、增产节约,一方面筹划到敌占区筹粮。敌人占领的华北大平原,土肥水美,沃野千里,是天然的大粮仓。筹集粮食应该没有问题,但敌人层层封锁,碉堡林立,关卡重重,运送粮食是摆在面前的一大难题。经过仔细研究和周密安排,决定人工来运送,就是人来背挑。因为用牲畜驮运,行动缓慢,目标太大,容易被敌人发现。负责运送粮食的任务就落在了民兵中队的肩上。

狼牙山到敌占区的筹粮地,路途遥远,往返少则一百七八十里,多则三百多里。沿途有敌人的封锁线和关卡,若要不被敌人发现,就要绕开敌人的关卡,大路不走走小路或走庄稼地。爷爷接到任务后,要大家每人带上一条布口袋,傍晚时分就出发了,天黑下来接近敌占区,在夜幕的掩护下越过敌人的封锁线。具体行动要求,一要轻,在敌占区行动不要发出任何响声;二要快,往返都要跑步,而且必须在天亮前走出敌占区。

每次筹粮,基本都是半夜时分到达敌占区的筹粮地点,那里有我们的内线同志接应。筹粮要严格执行党的政策,公买公卖。按当时的市场价格付给现钱。在敌占区筹粮,等于虎口拔牙,与虎谋皮。大家需要异常小心谨慎,绝不能打草惊蛇或走漏半点风声。要趁着夜色,筹好粮食,悄没声儿尽快撤出村子,在夜幕和青纱帐的掩护下,跑步往回赶。再看看运粮大队,民兵们个个浑身被汗水湿透,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但谁也不敢停下来,拼命奔跑着。大家心里都明白,时间就是生命啊,天亮前冲不出敌占区,冲不出封锁线,不仅完不成筹粮任务,还会丧身在日本鬼子的屠刀之下。

每次筹粮,进入敌占区的路上,爷爷总是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返回的路上,爷爷又走在最后面。这样做自有爷爷的道理,他说一来可以应付突发情况,二来把危险留给自己。爷爷说,乡亲们把他们的亲人交给我,我一定把他们完好无损地带回去。每当爷爷看到有人累得跑不动,掉队了,爷爷赶忙上去把他的粮食袋子接过来背在自己肩上,每次筹粮,爷爷的背上至少有两个粮食袋子。爷爷常说:部队在前方打仗流血牺牲,咱们苦点累点冒点危险也算不了什麽,只要部队能吃饱饭多杀几个日本鬼子,我们再苦再累再危险也值!

一九四二年闹灾荒,附近的产粮区都筹完了,部队还是要勒紧裤带应付日本鬼子打大扫荡。为了保证部队的战斗力,上级决定到敌后的定兴县一带去筹粮。任务下达后,爷爷带着全体民兵在夜色中出发了。定兴县距狼牙上抗日革命根据地一百五十多华里,路途遥远、沿途关卡多,困难重重不言而喻。爷爷带着民兵们一路狂奔,夜半时分到达筹粮地,装好粮食马不停蹄往回赶,跑出定兴县界,大家累得实在跑不动了。爷爷只好让大家停下来,告诉大家走出敌占区还有几十里的路程,千万不能睡觉,稍作休息还要马上赶路。只一袋烟的工夫,大家站起来又跑步上路了。越过了封锁线爷爷才松了一口气,让大家停下来清点人数,这才发现少了李振明。爷爷刚刚放松的心情一下子绷紧了,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心想坏了,李振明一定是在休息时候睡着了。若等到天亮被鬼子汉奸发现,李振明的性命难保。想到这里,急忙向大家交代一声:原地休息,提高警惕,等我回来。说罢就像离弦的箭,一下子蹿出老远,向着回来的路上飞奔而去。当爷爷跑回原来休息的地方,天色四更已过,过一会就要亮了。爷爷发现李振明坐在一棵大树下鼾声如雷,睡得正香甜。爷爷上前一把把他推醒,拉起他的手不由分说就跑,李振明迷迷瞪瞪,还没醒过神儿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好随着爷爷一路猛跑。爷爷折腾了一夜,已是筋疲力尽,身上还背着李振明的粮袋,两条腿像是灌了铅,沉得拖不动,又累又紧张,心脏砰砰几乎跳到了嗓子眼儿上,但他只有一个念头,赶紧冲出敌占区,一定要完成筹粮任务,绝不能被日本鬼子抓住当俘虏。想到这浑身来了劲儿,脚下加快了步伐,终于在天亮之前冲出了敌占区,越过了封锁线,赶上了运粮的队伍。

后来李振明逢人便说:“我这条命是老铁叔捡回来的,(爷爷乳名铁子)没有老铁叔,我的脑袋早被日本鬼子砍下来当球踢了。”在后来的多次筹粮中,爷爷更加小心谨慎,再没有出过一次差错。由于抗日革命根据地的财经紧张,没有那麽多的银元,后来的筹粮也由原来的现金交易改为打欠条,承诺等打跑日本鬼子加倍偿还。(后来,抗战胜利后都一一兑现了)。

日本侵略者自从发动侵华战争以来,凭借机械化部队和对中国铁路公路主要干线的控制,耀武扬威,长驱直入,对我抗日革命根据地构成严重威胁。为了打击日寇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拖住敌人进山扫荡的后腿,缓解各抗日革命根据地的压力,上级党命令根据地民兵配合正规部队走出山区、走出根据地,深入敌后,破坏敌人的交通线和通讯线路。让敌人变成瘸子、拐子、瘫子、聋子、哑巴、瞎子,使其动惮不得。后来破坏敌人交通线的行动简称“破交”。

爷爷接到破交的任务,和十多个村的民兵们一起组成了浩浩荡荡的破交大军。破交大军在正规部队的掩护下,第一天夜里,潜入到定兴县的北河车站一带的青纱帐里,第二天白天蛰伏一天,到了第二天晚上,在冀中部队和敌后武工队、游击队的带领下开始行动。有的扒路基、有的拆卸铁轨、有的埋地雷、有的割电线,部队和武工队负责放哨警戒。大家怀着对日本鬼子的无比仇恨,在夜幕的掩护下下,借着微弱的星光,紧张而有条不紊地忙碌着。偌大的破交大军,几百号人,竟然没有说话声和咳嗽声。第一次破交非常顺利,一夜间破坏铁路、割断电话线十几里。几天后,消息传到根据地,敌人一辆满载鬼子士兵的列车翻倒在北河车站的北边,鬼子死伤无数,有效地阻止了鬼子南下对根据地的扫荡,打破了敌人进山扫荡的计划。后来,根据地的军民和敌后抗日武装力量多次配合,破坏铁路运输和敌人的通讯设施,扼制了敌人兵源物资的运送和情报的传递,使敌人真正变成了瘸子拐子瘫子和哑巴聋子。敌人为了确保铁路和电话线的安全,只好派重兵看护铁路和电话线,这样一来,就分散了敌人的兵力和注意力,使敌人迟迟进不了山,很大程度缓解了抗日革命根据地的压力。当然,这也给后来的破交带来了一定的困难。

一九四二年,抗日战争进入到相持阶段,也是抗日军民对敌斗争最艰苦的阶段。日本侵略者为了彻底摧毁我狼牙山抗日革命根军地,在狼牙山的东南方和南方的尖山、中独乐后山、凤凰山上修起了三座炮楼,并派有两个中队的日伪军驻扎把守。对我狼牙山抗日革命根据地形成半包围之势,妄图切断狼牙山抗日革命根据地和敌后各抗日武装力量的联系和物资的输入。一时间,我抗日根据地的军民被封锁,内线情报收不到,敌后的食盐、粮食、医药等物资运不进来。驻在炮楼里的鬼子和伪军们,还三天两头出动,三日一清乡、五日一扫荡,搞得根据地和附近村子的老百姓人心惶惶,抗日工作也难以开展,十分被动。面对敌人的疯狂封锁和严峻形势,上级决定,积极开展反封锁的麻雀战、袭扰战、破袭战、疲劳战、地雷战和政治攻势,不间断地袭扰敌人,让敌人寝食难安,顾头不顾尾。使我们的抗日工作变被动为主动,彻底打破敌人的封锁、粉碎敌人的阴谋。民兵中队和游击组的同志们担负起了这一袭扰敌人的任务。每天天一擦黑,爷爷和游击组长李振明、北独乐村游击组长张老祥,带领民兵和游击队员们摸到炮楼附近,找好有利地形埋伏下神枪手,其他人开始分头行动。有的到碉堡出口埋地雷,有的向伪军们喊话:要他们不要再为日本鬼子卖命,鬼子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要为自己留条后路,中国人不要再打中国人。开始,炮楼里的鬼子伪军们一听到喊话,就一边打枪一边向外冲,嘴里还喊着要活捉八路。可一到路口就踩上地雷,巨大的轰隆声划破寂静的夜空,鬼子被炸得哭爹喊娘。没有被炸死的还没来得及往回逃窜,就被神枪手们给包了饺子。鬼子汉奸们吃了几次亏以后也就学乖了,听到游击队员和民兵们的喊话,龟缩在炮楼里打枪,再也不敢贸然走出炮楼了。白天的清乡和扫荡也大大减少了,即使出动,走不了多远就缩了回去,根据地和敌后抗日武装力量的往来又恢复了正常。民兵们和游击队的战士们趁热打铁,每天夜里出动,风雨无阻。爷爷身体轻便灵活,善于攀爬,上树翻墙如履平地,每次行动都是负责破坏电话线,常常腰间别一把钢镰刀和钢钳,他带领的几个民兵个个身手敏捷,都是上树爬杆的能手。爷爷一招手,几个人同时行动,一眨眼功夫,几里长的电话线就都不见了。连日的袭扰战、疲劳战……搞得日伪军心神恍惚、晕头转向、坐卧不宁、惶惶不可终日。伪军们在强大的政治攻势下,开始觉醒过来,不愿再为日本强盗卖命,除极少数罪大恶极的汉奸外,绝大部分人开始考虑自己的出路,纷纷暗地里拉关系,和抗日政府接触。中独乐炮楼和凤凰山炮楼四十多名伪军趁鬼子不注意,夜间跑出来向八路军投诚,并参加了抗日队伍。

爷爷生在深山,长在深山,没有读过一天书,认不下几个字,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山里庄稼汉子。但他在国难当头,日本侵略者把战火烧到家门口,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同全国千千万万个爱国爱家的民众一样,深明民族大义,满怀对祖国对家乡的无限热爱和对日本侵略者的无比痛恨,挺身而出,舍生忘死,为早日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而战斗、工作,并且在日本鬼子一次次的大扫荡中,凭借自己的智慧和胆量,保护了家乡父老和党政机关工作人员的生命安全。在敌人的多次大扫荡中,为了保护革命干部的生命安全,爷爷和哥哥把自己的衣物全部无偿献出来,让领导们换上便装,来瞒天过海,骗过敌人的眼睛。有时情况危急,爷爷为了引开敌人,穿上领导们的服装,巧妙地把敌人引开,让领导干部脱险。抗战时期,爷爷和机关、驻军的同志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当时的县总队长赵中原(山东人,解放后任保定军分区副司令员)、县公安员刘春山(易县孔山村人,解放后调北京公安局任交警大队长)、基干连长李喜年(定兴县人,解放后回家务农)都亲切地称呼爷爷二哥,把爷爷当成自家兄长。

八年抗战,日本鬼子对我狼牙上抗日革命根据地扫荡几十次,我东西水村村民和驻地机关工作人员无一伤亡,党政机关无任何损失。敌人进的山来,看不到人影,找不到政府机关、粮食,只有挨打的份。这正是我抗日政府的正确领导和我抗日军民同仇敌忾、勠力同心的具体体现,也是对广大抗日军民的智慧和毛主席战略战术思想的彰显。

爷爷是平凡的,语不出众,貌不惊人,他是千千万个爱国爱家广大劳动人民中的一员。爷爷是伟大的,在日本鬼子杀我同胞、辱我姐妹、掠我财产、占我领土之时,没有畏惧、没有退缩、没有悲伤,心中只有仇恨。只想与敌人做顽强斗争,把日本侵略者早一天赶出家乡、赶出中国。在上级党的领导下,默默地工作战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和生命安危,总是那么任劳任怨,总是那么默默无闻,从不炫耀自己。和同志们一起,一次又一次出色地完成上级党交给的任务。用爷爷自己的话说:“抗战八年,做每项工作,完成每一项任务,不都是把脑袋挂在裤带上的?”

或许有人会说,爷爷太平凡了,没有经天纬地的业绩。是的,爷爷在八年的抗战中,没有做出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抗战大业的完成,抗日战争的彻底胜利,正是由爷爷这样千百万个爱国爱家、不愿做亡国奴的志士仁人来成就的。正如毛主席所说:“战争之伟力存在与民众之中”……“积土成山,积水成渊”,“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千百万个不屈不挠的中国人民,就像那涓涓细流,汇集成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终于将日本侵略者彻底埋葬在这大海里。

爷爷虽然早已离开我们远赴天台,但他的事迹和精神不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沉沦湮灭,反而会在岁月的沉淀中熠熠生辉,在一代又一代的后人心灵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郑州专治羊癫疯的医院去哪家好陕西到哪里的医院医治癫痫较好?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样治疗癫痫病最有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