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远方的远(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小说

一、四月的下午

坐在咸阳机场,猛然间离开校园学生,抛开卷子和作文,一时有些恍惚。

送行车和人渐渐远去,心里空荡荡的,索性站起来走走看看。

空旷的大厅,人们是串串蚂蚁,拉着行李箱背着包触触角,点点头,便匆匆来去。候机室里,一组藤萝怀抱碎花缠绕而上,一个孩子抱着玩具亲母亲的脸,一对恋人低头窃窃私语,一堆做工的女人叽叽喳喳。一双老人手拉手,白发星星老年斑赫赫,闭眼默坐,在熙攘的环境中无言地叙说时光的痛和爱,表述着熟谙往事和世间风云后的冷静与执着。

要去的地方很远,地图上隔着很长一段。

在网上看,知道广东其时春深,花已开败,草已长成。家乡却春风初动,柳色只可遥看,地里的麦苗刚刚返青,桃花才开,杏花未见,更不是梨花苹果的花事,不觉郁郁。

行至甘肃地界,山青树绿,柳枝扶摇,麦苗含笑,油菜花一片一片,不妍媚不端丽,也不朴美,就那么铺天盖地、轰轰烈烈地开,黄得放肆,黄得夺目,黄得本色。花海怒放呀,是繁,艳,浓,烈,鲜明的色彩,是纵情成欢的,不遗余力的,绝不留白的,不曾教化的生命原始,犹如此刻远行的心情。

车过秦岭,不见余景,苹果花树树盛妆登场,淡雅素净、明艳绚丽,却也低眉敛首、沉静疏朗得多。真是了不起的花朵,仿佛秋天开在枝头上。

一路走来,几个小时,春色有限,却历经四季,只让人感慨岁月无形,地广物异。

十年前去海南,来到这里,第一次坐飞机的情形历历在目。小孩们乘电梯楼上楼下跑着看,我们顺小路跑很远,隔着铁栅栏看停机坪上的飞机。整齐有序的大鸟,张开翅膀静静等候,一团人从腹部被吞进去,又从腹部被吐出来。一只鸟徐徐前进,昂头,向上,冲进云霄,大家睁大眼睛,辄拍手大笑,惊呼不已,花裙子在风里翻卷。

最惊心动魄的记忆也在此地。从张家界飞回降落时遭遇雨天,从舷窗往下看,几条金丝在近处痉挛晃过,墨色云下方漏出根根雨线,雾霾把地面遮盖得严严实实。飞机俯冲下去又拉上来,颠簸抖动得厉害,似乎坐在拖拉机上翻越山峦泥淖。空姐面带微笑,温柔甜美,一遍遍嘱咐安全事项,人们静静坐着,在温暖的灯火里各怀心事,暗自祈祷,把波浪般的恐慌压下去压下去。女儿靠在肩膀上睡得香甜,涎水都流了出来,使劲抱紧她,那种怕真是无法言表。第三次俯冲成功,眼见低处西安城渐次的灯火,大家欢呼雀跃,欣喜于表,我却发誓再也不坐飞机出行了,尤其是带孩子。

现在,在北方的春天里,憧憬着远方的远,向往着富庶之地,希冀着南岭的风光,期许又一次看山看水,乐仁乐智。也知是走马观花,但真希冀在那片色彩斑驳的土地上,见识所有美好的文字及人与事。

更重要的,选择这样的时光,我是要努力学着成为山谷啊。

一些人,一些名,一些聆听,一些教诲,一些期许,一些仰望,良师益友、哲人启迪如高大的山峰,深邃的山谷,清澈的泉水,斑斓的山花,让人欣喜,让人奔赴,让人渴望,让人追随,漫漫征程,不远万里。我知道,有些旅行因有文学艺术的痕迹,而弥显珍贵!

四月的一个下午,我在这里安静地等待,像等待遗失了的日暮、乡关、老人和海。两座城市在那边,用听不见的声音说:快来!我想象着它们的模样:好吧,我来了!

隔着巨大的玻璃窗,天真蓝,阳光晃眼,映照在树上,绿色跳跃起来,闪烁着盈盈的亮。远远传来老狼的歌声:有一本书告诉我,四月的下午不要错过。让我开始一段,新鲜而刺激的生活……

二、阳春的温度

如果只举一个例子——接站。

一下车,接站人抢着拉行李,问身份,嘘寒问暖,微冷天因热情而暖意融融;一女子娇小玲珑,温婉美丽(后来知晓是阳春一中的刘英丽)迅速接过手中水杯,柔柔一笑,我们在阳光下牵着手,仿如久别之友。

远处,峻岭上绿植翠蔓,赭红色土地被遮盖地严严实实;顶端如馒头状小树枝枝突立,山头俊朗伟岸;近处,一群孩子操场打篮球,上篮奔跑,呼喊跳跃,围观人跟着笑。挑担妇人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筐里摆满芒果,也不吆喝,有人上前挑拣一番,顺手递过毛票,双方均无对话,笑笑作别。骑摩托青年,疾驰而过,身后长发女郎,蓝裙飘飘。第一印象,这城是安然自在、淡远无声、令人心动且温情的。

走进阳春,异乡人除了解风土人情外,更多想感受一座城的温度,倾听南方小城的声音,把握这座城市的人文脉动。

如果只说一个树种——木棉。

阳春国际酒店颇有小楼坐对晚山横之势,三面环山,对面有湖。门口两颗高枝大树,高入云端,遒劲挺立,文联一老师介绍,这是木棉。记得古人用“参天古干争盘拿,花时无叶何粉葩”来赞,舒婷也在《致橡树》写到“根,相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作为“伟大爱情”的象征,多年来一直萦绕在心。如今得以亲见,诸多感慨。抬头仰望,它们是饱经风霜的智者,坦荡、清澈、温柔、敦厚,面对远方客人,慈爱温和地笑,

如果只描一个细节——跑步。

沿着南湖漫步,温度适宜。环湖路干净悠长,有窄窄人行道。香樟树沉默不语,温和如碧;榕树娴静淡雅,如羞涩少妇;山林里有鸟鸣叫,粒粒落在耳边。天色微蓝,眼前世界轻玄宁静。

拐角处有一烈士陵园,台阶上苔藓娇嫩,庭院里翠松绿柏,氛围庄严肃穆,塑像栩栩如生;跟着红墙上解说词一一看过去,遥想当年,多少鲜血洒于这片热土,才换得这明爽翠湖边祥和自在生活,不觉肃然起敬。

有红衣白裤老人光脚慢慢跑过,宽额白发,步履稳健,见我们看他,微笑示意;三个花衣大妈边说边练,太极扇红黄相间,彩绸飘舞,也光着脚;穿耐克青年耳里插耳机,目光坚定,疾步前行;红衣少女苗条娇媚,羞涩端庄,徐步竞走。家乡多风沙,从没见过人光脚跑步,我目瞪口呆,跟着他们走,直到人家回头,方羞涩退步,伫立良久,望或慢或快背影,消失在小路尽头。

才知晓,生活也可以如此惬意!

如果只绘一种花朵——紫荆花。

边走边看,沿途,繁花迎着春风开得正盛。朋友说,紫荆花。十分惊喜,跑上前抚摸,激动不已。这花像是要赶赴盛会吧,挤挤攘攘挂在枝头,“枝繁叶茂满庭秀,珠瓒缨簇海内香”,紫色是幅幅写意水墨,粉红色似脱尘精灵,轻盈通透,温柔诗意。

据说此花花语为“矢志不渝,不离不弃”,历史血泪,百年风雨,紫荆花在国人心中,不仅仅是一种花,还是团结和睦、骨肉难分的象征,是和民族自尊、洗刷屈辱连接在一起的。九七年七月七日,我和家人一起,围坐在电视机前面,见证了大英帝国旗徐徐落下,紫荆花图案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徐徐升起,国歌响起,大家不约而同站起来,激动地流泪。后来,在网上见到中央政府为庆贺香港回归而赠送的“永远盛开的紫荆花”雕塑,五片花瓣预示繁荣、稳定、发展、方向和前进,由此牵引出来的民族凝聚力,将香港内地紧紧连接起来,无声地彰显归属和昭示的力量。

如果只尝一道美食——养生汤。

晚宴开始,人们踏歌起舞,欢歌笑语。迎客厅内,陈主席慷慨激昂致辞,赫赫有名的文学界泰斗均在座,大家举杯庆贺,拍照留念,其乐融融。桌面上琳琅满目,南粤美食皆在此:鱼丸,炒米粉,煲仔饭,鸡鸭,面点,咸香鲜嫩,惹人大快朵颐。

听说广东人注重养生,喜欢煲汤,这次才算大开眼界。每顿饭前,必有一黑陶罐端上,腹阔口小,热气腾腾,尝一口,汤靓味美,素淡可口。有种被称为“五爪金龙”的植物,味苦稍涩,香味浓烈,据说医药功效极好,主人一再叮嘱,只有本地才有此特色汤。我端起小碗,将信将疑喝一口,微苦中透甜香,浓郁甘美,几口喝光,争着再舀一碗。散木老师笑眯眯,一个劲地招呼大家吃好喝好;身边朋友一一介绍菜肴,还特地问我这宁夏人有什么特殊要求。

如果只说一种色彩——春联。

游离在一座城市怀抱,看,听,闻,尝。南粤大地上,村落多依山傍水居高临下,楼不高,两到三层。在春湾镇小憩,发现一奇怪现象——春联,家家皆有,处处得见,红纸黑字,喜庆非凡,保存完好,清晰美观。

原来此地风俗凡门皆贴春联,四季如此,更有讲究者,将春联装裱并用木框装饰悬挂。字体均庄重美观,多为正楷行楷,内容和内地相同,如“富贵人财旺,荣华家业兴”“日照全家福,时来四海财”之类的吉语祥词,横披却是两字,“鸿禧”“鸿福”居多。我们宾馆对面,有家“自由饭店”,甚至贴两幅,一联长,一联短,错落有致,独具特色。

整条街红彤彤,仿佛是春联聚会,青山绿水映衬下,被一种色彩渲染的美俘虏。一方水土的肉身与精神,在此合二为一,丰满厚重,悠长绵细的历史感与书卷气,应是其他城市无可企及的。

如果只说一座石林——春湾。

站在百页剑门前,不仅仅震惊,还有震撼。

峪地如一圆形金盘,清幽雅静,似桃源,如隐地,人们惊呼,纷纷拍照留念。六座山峰就是六瓣莲花,包围着奇峰怪石。“剑戟刀枪齐刺天,声声画角送峰烟”,山巍峨,峰险峻,挺拔陡峭,直插云天,千姿百态,形状各异,无怪乎造梦工场的导演到此来演绎江湖险恶、侠义传奇……

马头峰、骆驼峰、熊猫峰、雄鸡峰,多少故事,藏在那高耸入云的石头里;多少岁月,浸泡在收割的历史里;多少沧桑,坚守在时光的碎影里?

翠峦叠嶂,藤蔓依偎青石,黄花迎风舞蹈;在山石怀抱里,生命如此苍翠,它们日复一日,平和坚守并绚烂绽放。

正午阳光照在身上,大汗淋漓,大家坐在山脚下聊天,恬适,无所思,安逸从心里渗出来。漫漫人生,难得有这样的时光,不怕山高水长,轻看人间风浪。

如果只写一座岩洞——龙宫。

走进龙宫,世界一片静默,只剩黑暗和无语。

低头跟着导游向深处走。龙泉溪暗隐其中,洞如长廊,奇妙无穷。脚踩溪水里,头顶不时滴下水珠。借助各种灯光,喀斯特地貌变成了奇幻世界,玲珑剔透,五彩缤纷。内有四厅,厅厅相连,厅内奇观迭出,钟乳、石笋、石花、石柱形象各异,姿态万千,或若狮虎,似鸡鸟,或如莲花朵朵,鬼斧神工,恰如龙宫之物。更为奇异的是,第四厅中有一巨龙盘卧,鳞爪毕现,栩栩如生,导游戏谑卧龙床,有人便马上做攀援状,惹得人们大笑不止。

溯源向低,安享心灵震撼,这溶洞,凝聚了岁月芬芳,沧桑变幻的沉淀之美。时间在这里曾有过怎样的严酷和缓慢,有什么孤独,比溶洞更孤独?它站在世界底部,神灵般默守,用亘古荒凉和宽容,包容庇佑着地面上的万物。

意外之遇,永远是最不可期又最动人心魂的风景。

如果只说一个人物——黄万里。

身材敦实,慈眉善目,个不高,大眼睛、大鼻子,大嘴巴,尤其是大嗓门,黄万里老师是本次活动中最受大家欢迎的人。他负责全程活动,一路上,将几十个作家艺术家团体“组织管理”得井然有序,让人们再次领略了做事认真、考虑周全的阳春人风格。

每天都有新的旅行,他热情健谈,幽默风趣,从容不迫,不急不躁,常常惹人大笑。每次听他用阳春方言配普通话,高声宣布一些事务,那份体贴,提醒,包容,欣赏,戏谑,都让人想起“新雪对新酒,忆同倾一杯”的默契和温存;陈建华,杨建国,刘英丽,还有文学艺术界所有人,低调务实,团结互爱,内敛而务实,低调而热情,用实际行动、饱满的友情诠释着宾至如归的熨帖。

如果只举一个温泉——春都。

浴于高热氡温泉中,有点儿晕眩。泉内,热气腾腾,几天的疲倦一扫而光。有朋友大声唱歌,间或打水仗;亦蓝孩子样在泉边走来走去,连君默默在仰泳,人过处,荡起层层涟漪。泉边,绿树扎根石缝,树影婆娑。夜色中,曲径通幽,小桥流水,亭台楼榭,朦胧缥缈,成为途中最美点缀。

山水是阳春代代奔流的肉身血脉,温泉则是内心的梦与理想。马水镇香花古树,子民临泉而居,知天安命,存隐者之风。大自然一路走来的遇历与累积、尘嚣与落花,仿若隔世烟云风华往事,最终在此,化作一湖温暖似春的泉。

如果只说一种感受——祥和。

阳春,没有清明上河的民间繁闹,也没有宋词婉约的美伤清丽,它只是日子,玲珑平静,和和美美,平稳泰然。

三天两日,虽说掠影观花,却也堪比兰亭集会,算得上一次声色盛宴,一次友谊结晶。眼中之色耳边之声心中之人,如果拿温度计算,一定是25℃。

记录,因其美好;感动,因其情深;眷恋,因深沉的记念而直抵心房。

如果只说一句话——

“水墨阳春”,名不虚传!

三、和他们走在晨光里

广东归来,时常翻看相机里留存的照片,回味凝视微笑。南国之行相遇的人,一个笑容,一个神态,一个细节,一个场景,一句话,均历历在目。晨读书,见唐任华《寄李白》有语云:“绿水青山知有君,白云明月偏相识”,不觉又想起他们。

羊癫疯的症状北京癫痫病医院有哪些癫痫病能治好吗怎么治哈尔滨癫痫病医院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