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夏日征文】悠悠茶香情(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创意小说

不知不觉,季节的旋律拂过盛夏,在夏荷灿灿中,就这么静静地坐着,沏盏绿茶,不须言语寒喧,那茶语,那茶心,那缕袅袅的茶烟,仿如生根落地,固执冒出的葱葱郁郁香气,连同我的思绪,一起袅娜……

日子,一直清浅着,每天都忙着所谓的工作。看到身边许多老师落墨成诗、成文、成歌、成画、成影的作品一篇篇、一幅幅踏香而来,我是那么急切地想改变我生活的旋律,不想让太多的琐事牵绊我的衣裙,不想让欲说还休的轻叹黯然憔悴我的心扉。每每有了晕开伏笔的思绪,每每想用沾满墨香的手指在键盘上灵动飞舞,写一份爱留一份暖,但却被琐碎之事消磨着激情。我曾想,是什么力量让我对文字如此倍受折磨又如此坚持?尤其是近些日子,浮热与劳累在撕裂我吞噬我的时候,只想安静地坐下来,静品一杯茶茗,敲写一笺小字,诉说一去不返的花事未央,将所有的祈愿绽放成清新含香的花露,风月情长,衣我华裳。

以前,我是极不喜欢喝茶的,总觉得味蕾无法适应那份清苦,常常用咖香满足我的唇、刺激我的灵感。那年七月,我因一篇论文获奖而有了去西藏的机会,在青海开完笔会,临上绿皮车前,在一小书屋看到了我非常喜欢的台湾女散文家简媜的《下午茶》,一直喜欢她散文中古典气质空灵浓厚的感情,一路与她为伴,仿佛握杯闻香,交递清浊之气。在西藏数日,藏民们的酥油茶再一次“征服”我接受了茶的甘醇。在一位川籍老板的精品小店里,为了一个在内地商场中意已久的包包,我化成众生的喉咙,与他喝茶套近乎。最终,那顿功夫茶喝完后,他从我断断续续的成都旅游描述中,解读了10年未回川的故乡之情,我也以商场一半的价格拿下了心仪已久的包包,在他留恋的眼神中,我反而没有了拥有爱物的快感,总觉得是亵渎了他对我的信任。但他精心沏功夫茶待客的认真神态和最纯粹的语言交流,着实让我对茶有了好感,如同用旧躯壳装备了新灵魂。以至于在西藏的最后几天,我仰望蓝天白云膜拜空灵的神奇伟大时,也能不动声色地品出茶香,待到“茶醉”,便会感觉喉鼻畅通、满腔清香,竟会从醺醺然的茶味中得着一点灵犀,与我内心版图上的人物一一印合,我就着舌尖的滋味,写出一篇《我与西藏》而再次斩获大奖。原来茶不挑嘴,嘴不挑茶,喝茶也是一种生活经历。

平日很少买茶的,认为各种茶都是一个苦味没什么分别,对于茶的选择采取“随遇而安”,大多都是“将就”着喝爱人所购的清茶。一次,他说,你还是喝花茶或者红茶吧,那是女人茶中的精灵。就这样,从喝茶到饮茶再到品茶并逐渐形成嗜好的蜕变,慢慢的熏陶让我略懂一点“茶道”。我逐渐喜欢上铁观音的醇厚内敛,喜欢上普洱的温和稳健,也喜欢龙上井的香郁清爽。但那日朋友聚会,善解人意的张静姐用雀舌和玫瑰组成的花茶,这种“志同道合”的组合,让我放弃了满桌佳肴对我舌尖的诱惑。此后,若一人独处时,便捧一杯香茗,看着杯子上空形成的“云彩”,嗅着茶叶散发出的淡淡清香,欣赏着茶叶在水中上下翻动的优美身姿,就像置身空灵山谷,聆听鸟语花香,涉足潺潺溪水,心情无比惬意。有朋友来,必会清水煎茶,看着那一抹嫩绿,缱倦成茶叶罐中的一生苍老,然后在滚水中重生,片片新绿,在水中舞蹈,摇曳出淡淡的清香,尽情绽放。再后来,薄云小雨天气,窗外竹树烟翠,花含苞人悠闲,案头小灯晶莹,此时净手沏茶,随心所欲捧一本书,自由自在的姿态,轻微的幸福感就出现了。

“活水还须活火烹,自临钓石取深清。大瓢贮月归春瓮,小杓分江入夜瓶。雪乳已翻煎处脚,松风忽作泻时声。枯肠未易禁三碗,坐听荒城长短更。”苏轼是中国古代文学最高成就代表者之一,所作的《汲江煎茶》更是经典中的经典,他从茶文化的故乡四川走出去后,当官、饮茶、作诗、作画一路流离,与其他文人一道,把有关的茶事茶文化推向高峰。如此看来,对于爱茶之人来说,茶,是一种人生。茶文化渊深博大,有关从诗经里的茶歌茶谣到陆羽的茶经、温庭筠的采茶录,甚至还有宋帝徽宗赵佶的大观茶论。从茶花茶叶到茶具茶艺,从茶经茶道到茶论茶歌,纷繁驳杂,深远悠久。广为流传的就是苏轼关于被后人用来作为警示“势利眼”典故的“坐请坐请上坐;茶敬茶敬香茶。”的对联。从苏轼茶若人生的生活态度中,让我不由想到,沏茶不过两种姿态:浮、沉。喝茶只有两个动作——拿起和放下。而人生看起来繁杂的一切,其实又何尝不是在浮沉时才能氤氲出茶叶清香,举放间方能凸显出品茶风姿。在一杯茶面前,世界安静了下来,喧嚣、浮华如潮水般地褪去,将尘世喧嚣冲泡成手中的一杯茶,任汤色一点点淡去,好像生活中无欲无求,只剩下最纯净的自己在平凡的世界里,忙里偷闲,苦中作乐,但心灵的高贵如茶香溢满情愫。

茶,亦是真正的生活。月色朦胧,树影婆娑,风从纱窗跑了进来,吹散了一天的烦闷。静静地坐在窗前,泡一杯茶,享受一种淡淡味道,诗意的念想便在这一盏绿茶里,淡淡的茶烟袅袅,这般的安静,美好的情愫绣刻在月白风轻的时光里;绿萝在浓情八月的季节里疯长,瞬间弥漫了小窝的角角落落,紫蝴蝶平淡安恬地开出淡紫色的小花,连同我蓝色碎花裙,在慢煮光阴的温润韶华中,温暖了流年时光。

成都癫痫专治医院治疗癫痫病的苯巴比妥有效果吗贵州癫痫病医院比较好的是哪家湖北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