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海】记忆深处的故乡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小说
一、   “梅雨烂石塔”,母亲一边唠叨着,一边擦着因为潮湿长了些白毛的桌子。端午刚过,天气有些闷热,空气里弥漫着潮湿的泥土味道。   老家的屋子是一间低矮的木结构二层小楼。墙,泥土垒成,用石灰粉刷。屋顶盖着青瓦,由于年代已久,经过雨水从屋檐下不时滴落,雪白的墙面,有些发黑。特别是在梅雨季节,可以看到从墙角往上,墙面黑而发青,甚至长出青苔来。母亲经常洗许多衣服,满满地挂在窗檐下,但父亲劳动回来,一身衣裤依旧可以挤出水来。母亲把父亲的衣裤拿去水里搓揉几下,拿去挂在晾干上。可惜实在没地方晾挂了,父亲说,猪栏屋里也可以去晾一下。老家的猪栏屋,也有些大,一边可以关猪,一边堆放杂物放些农具,在这个时节,晾衣服倒也不错,可惜免不了有些猪屎的气味。   母亲擦干净了那张有些长了白毛的八仙桌,在桌上打起面梗来。我很喜欢看母亲打面梗的样子,母亲张开双手,拿起一根一米左右长的擀面杖,从有些柔软的面疙瘩开始擀,一点一点地,面疙瘩在母亲手里的擀面杖作用下伸展,慢慢的成了一张大饼,然后这大饼整个地卷在了擀面杖上面,再张开,再卷,再张开。一卷一张间,随着母亲的手,竟然发出啪嗒啪嗒的有节奏的响声,那是卷在擀面杖上的面饼,张开时打在桌面上的声音,好听极了。最后,这大饼被做得像整个八仙桌那么大,自然已经很薄很薄了。母亲把大饼卷起来,拿来菜刀一点一点地切了下来,再弄散,居然是一条条长长的面条。等父亲劳动回家时,母亲开始把这长长的面条,下到了烧开水的土灶台上的大铁锅里。老家的女人其实人人会做,人们把这种自己做的长长的面条叫做面梗,制作的过程叫打面梗。面梗可以跟许多蔬菜一起煮,老家有苋菜面梗、洋芋艿面梗,还有咸菜的、青菜的,我最喜欢的是鞭笋煮面梗。梅雨时雨水充沛,天气温热,竹林里鞭笋长得特快,只要想吃,哪怕面梗打好了都来得及。去猪栏屋里拿把锄头,直奔屋后,不出十分种,手里拿着一大把鞭笋就可以回家。鞭笋煮面梗的味道是一个字:鲜。还有劲道的面梗,加上脆嫩的鞭笋,让人食之难忘,吃了一碗还想第二碗,据说隔壁阿刚可以一口气吃五大碗,想来有些夸张。   在梅雨季节,杨梅有些红了。小孩子们耐不住无聊,他们玩腻了蚂蚁搬家之类玩意。听大人们说某某山上野杨梅开泡了,(老家人把杨梅熟了叫杨梅开泡了),便偷偷地商量着去山上摘,他们故意去猪栏屋背把锄头,骗他们母亲去掏鞭笋。到得山上,开始找杨梅树,终于在茂密的树林里找到一棵挂着红红果子的杨梅树。这时刚才还有太阳的天,毫无征兆地下起雨来。孩子们一点不怕,尽管杨梅树有些高,由于下雨树干有些滑。山里孩子毕竟有些本领,还是嚓嚓嚓地上了树。他们脱下衣服,用衣袖来装摘得的杨梅,把衣袖的一头打个结,杨梅往另一头放入。也有的脱了裤子,用裤管装。虽然回家时,家人尝到了酸甜的杨梅,但免不了母亲的笑骂。毕竟这梅雨天天气潮湿,经常下雨,这一身脏兮兮有杨梅渍的衣服,又得麻烦了。      二、   当布谷鸟叫得欢的时候,麦子基本上已收割。大麦跟油菜比小麦早一些收割,已经晒干。喜欢尝新的人家,很快把大麦磨成了粉,以前的人比较粗放,磨粉时连皮带肉磨成一起,这样会有料一些。勤劳的婆娘,手脚麻利地做起了点心。最快最省心的点心是做懒惰麦糕,和了麦粉,加点石灰,在饭架上铺上棕叶,把和了的面粉团摊平放好,蒸上一些时光。等揭盖时,香甜可口的懒惰麦糕,便热通通地捧在手里,热跑火辣地吃了起来。   新油要去镇上榨的,敲出了的油菜籽,已经晒了好几个太阳。有经验的人,用嘴巴咬几粒,就知道可以拿去油厂榨油了。一般早上去,下午就可以回。去时几担菜籽,回来时成了一桶桶的油,还有菜饼。没到家,老远就闻到油香味了。   因为快接近端午了,有些人家要挑担子给新人,或者给小孩。担子除了粽子、衣服鞋帽之类,必须要放几把麦草扇。这麦草扇有讲究,是一门女人必须有的手艺。如果哪个女人能编织一把漂亮的麦草扇,那是相当荣耀的事情。编织麦草扇也很费时、费力、费心,要先编织麦草带,然后圆起来,再加上一根竹子片的柄,圆心里用一个花布包成的扇托,顶住扇心,扇托的布上绣好看的图案,有花鸟、鸳鸯,荷花、牡丹等。编织麦草带的麦草,必须是麦穗下面第一节麦秆,而且必须是大麦。小麦秆壁厚又脆不适合编织,大麦秆壁薄有韧劲非常适合。女人们在大麦成熟时,拿剪刀去麦田里,挑选麦秆剪了回家,又剪下麦穗。然后把麦秆放水里浸泡,等麦秆发白,捞起,放太阳底下晒,干了就放一边。等编织时又把麦秆浸泡到发软,拿起,干一下就开始编织。等编织到一定长度,把织带圆起来,用纱线缝住,再把绣好图案的扇托,钉在扇心,然后夹上做好了的油光发亮的竹片。一把秀气漂亮的麦草扇子,终于完成。这时,一个能做一把漂亮麦草扇的女人是吃香的,会有许多人家请她去做。   孩子们这时也很开心,他们一边在大人晒着的麦草上翻跟斗、打虎跳,一边掐下麦秆做哨子。取一根中心麦秆,一头留节,一头开口。用麦穗下面,小一点的麦秆,划破中心麦秆。一边划一边嘴里念叨:“大麦光光,小麦黄黄,大口田里撒泡尿,小口田里拉泡屎。唔喽唔喽大大响。”再放进嘴里,一吸一吹,划破了的麦秆,在嘴里“唔喽唔喽”地响了起来。害得那些一手拿着懒惰麦糕,一手擦着鼻涕的小一些孩子,羡慕得两眼发光。   都知道布谷鸟叫的是:“阿公阿婆,割麦插禾。”在老家人们认为布谷鸟叫的是:“咯汤咯果,大家吃过。”因为布谷鸟叫得最有劲时,小麦也已经收割完毕。麦田里已经派满了水,就等着耕田插秧。青蛙成片地叫,毛螃蟹也张牙舞爪地横行起来。麦草晒干了,收到了柴火间里。磨坊里很热闹,都是磨小麦粉的人们。最快最容易的面食是糊麦果,用柴火间里的干麦草,在土灶台里生了火。女人手脚麻利地调好了稀薄的粉,用一把铲刀,挑起一团湿湿的粉团,放进大铁锅里,刮了起来。不一会,贴着锅底的粉干了,女人用一个瓷调羹蘸少许菜油,在上面抹几下。一张薄薄的香香的脆脆的几乎透明的大饼,出炉了。吃着考究的人,在饼子中间加些早已弄好的咸菜之类,叠成一团,便嘎吱嘎吱地咬了起来。   多余的菜油,多余的小麦终于收藏了起来,人们慢慢地开始享受收获的甜蜜。然后劳动又开始了,播种、插秧,另一份丰收的希冀又在人们的辛勤中浮现。 郑州癫痫病能治得好吗武汉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呢开封好的羊癫疯医院哪里好佳木斯癫痫病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