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南山】汗水泡茶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小说
摘要:对于我来说,就算遍尝人间佳茗,这世上最好喝的茶,还是母亲带我用汗水冲泡的那一杯。 是母亲和茶叶养育我长大的。说起茶,我总是很自然的就想起我的母亲。   记忆中,每年都有大半年时间,母亲要到山上去采茶。从两岁多开始,一直到十八岁,不上学的日子里,只要母亲去采茶,我都会跟着去。我背小篮子,用来装一芽一叶,那可以卖更好的价钱;母亲背大篮子,装一芽二叶,价格要低一些;大篮子里面,通常还会有一个布袋子,拿来装没有芽的外叶,这个不卖,我们炒制了自己喝。   茶好喝,但难采。   前半时节天气热,上山采茶必须带水。可我家里只有一个可以带水的壶,每天都是还没到地里,水就被我喝得只剩半壶了,茶还没有把篮子底盖满,我就又渴得不行。实在渴得受不了的时候,我就喝一小口。每一次喝水,我都要母亲也喝一口,但母亲都说她不渴,就算我把壶口递到她的嘴边,她也坚持说自己不渴,连嘴唇都不动一下。   就算是有水喝,在没有庇荫的茶地里接受太阳的洗礼,也绝对不是一件享受的事情。我老是觉得头晕眼花,四肢无力,恶心想吐。   累到不行的时候,我常常会提议母亲休息一会儿。可母亲总说不累,让我休息,然后,摘几片老茶叶放到嘴里咀嚼。她说,她喜欢那个味道。不知怎的,每次都是只要听到母亲说“不累”,我的困倦就会消逝一大半。这样下来,我也每天都能咬牙坚持不歇气到天黑。   夏天来临,雨水渐渐多起来。起初是高兴的,但慢慢的,我却又开始怀念那些可以在烈日下采茶的日子。下雨天采茶,虽然披蓑戴笠,但要伸手去采茶,雨水总是顺着胳膊流经腋窝并一直向下,有时还要上树去采摘长在高处的茶叶,不用多久,整个人就一纱也不干了,脚趾和手指都泡得发白、打皱。   夏末初秋,茶树上会长出许多奇怪的小动物,最常见的是毛毛虫、青刺蛾,还有花碌碌的饿饭虫。毛毛虫刺得人奇痒无比,青刺蛾烫得人嗷嗷直叫,饿饭虫一动不动的堆在一起,你伸出手去,它们立即齐刷刷地伸出花碌碌的脑袋向你鞠躬,并发出窸窸窣窣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声响,把人吓得清醒白醒。   茶树上长了虫子,再去采茶的时候,母亲就让我在后,她在前,但每天我都还是无法避免的会受伤。碰到毛毛虫了,母亲就立刻用针一根一根帮我挑出来,末了,再用她的麻花辫尾帮我扫几遍;挨青刺蛾烫了,母亲就用嘴帮我吮吸干净,然后,抹上一点清凉油。但在我的记忆中,母亲从来没有吃过这些小家伙的亏。我从来没有帮母亲挑过,也没有用嘴帮她吮吸过,她也从来没有擦过清凉油。   采来的茶,我们大多拿去初制所卖了,只有当茶叶过多初制所不收的时候,我们才自己制作。按照茶质茶色的不同,制成绿茶或红茶。   炒制绿茶极其辛苦,得在滚烫的铁锅里炒,手还要贴着锅底,炒出来的茶成色才好。茶出锅以后,得立即揉制,凉了再揉就揉不动了,那样揉出来的茶叶粗,色和味也要差些。所以,每次制绿茶,我的小手总难免要烫出几个水泡。   制作红茶少了烘烤滚烫之苦,但生揉却更费力,发酵晾晒都得掐算着时间,不是小孩子能把握的,大多是母亲来完成。   这些辛辛苦苦精心制得的茶叶,我们都不喝的,全拿去卖了,买来油盐米面、书纸笔墨和粗布衣裳。那时候我们喝的,是装在小布袋子里只需简单揉制的卖不出去的粗茶叶。   如今,粗枝大叶养大的我,也断断续续遇到过一些精挑细选的茶叶。可无论碰到什么样的金枝玉叶,我看到的,都只是那些在烈日下风雨中一芽一叶轻轻摘取的记忆,那些在铁锅里簸箕中一丝一片用力揉捏的艰辛,还有母亲那张饱经风霜依然平静的脸。   不是亲手制作的茶叶,也曾喝过一些的。可对于我来说,就算遍尝人间佳茗,这世上最好喝的茶,还是母亲带我用汗水冲泡的那一杯。   郑州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癫痫治疗方法都有哪些呢癫痫病人日常应注意些什么癫痫到底如何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