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香】你是我的暖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小说
【一】   还记得与杜小蔓的相遇,是在小区门口的垃圾桶边。那天的太阳很大,仿似火烧。我擦了把汗,望着眼前堆积如山的垃圾,继续火急火燎地翻捣。   “你在找什么?……”一声带着浓厚口音的询问传入了我的耳内。   我下意识地转身,四目相对的瞬间,看见了一个削瘦的女子。她皮肤黝黑,身穿清洁工作服。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但脸上却明显带着超越年龄的沧桑之感。   “你是林小溪吧,我在你丢失的钱包里翻出了你的身份证,有你的名字和照片。喏,还给你……”一只消瘦干枯的手紧紧攥着我的钱包递了过来。   我有一丝诧异,望着那张真诚的脸,足足愣了两秒钟。继而惊喜地接过钱包,开始连连道谢:“真是太谢谢你了,若不是你,这次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暂不说钱包里那几百元现金,单单是身份证、居住证、驾驶证等七七八八证件的遗失,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我把这一切归咎于我的粗枝大叶,如若我可以足够的细致,细致到没有把钱包连同垃圾一起丢进垃圾桶,如若我没有到了菜市场才恍然惊觉钱包的不翼而飞,那么,也许就不会有现在狼狈的一幕了。   此刻,钱包失而复得,悬着的心也渐归平静。出于礼貌和感激,我主动邀请眼前的女子去家里喝茶小憩。她脸一红,连连摆手,再三推辞。却敌不过我的好言相劝,最终微笑点了点头,跟我一起上了楼。   在门打开的刹那,我明显看见了她眼中的惊羡。我告诉她,这一套80平米的两室一厅,是父母生前留下的,现在只有我一人独居。泡了壶茉莉花茶,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   “我叫杜小蔓,家在农村,为了给妈妈治病来到城里打工。没文化也没什么工作经验,来了一个月工作也没找到,又被一个自称是中介公司的人骗去了一千块钱。还好这个小区物业的老板人好,收留了我,让我在这做清洁工,每天清理垃圾。还让我免费住在地下室里,虽说那地方有点阴暗潮湿,但凑合还能过……”   杜小蔓用生硬的普通话介绍着自己的过往,语调柔和平缓,丝毫听不出愤世嫉俗和悲天悯人的成分。在这一瞬间,我对她产生了莫名的好感。想起她归还钱包时那一脸的真诚,又想起她遭遇的种种不幸。我开始相信,她是一个穷人,更是一个好人。   我愿意敞开心扉去靠近她,帮助她,而她似乎对我也很信任。原本孤独如一汪死水的日子,因为杜小蔓的出现而变得鲜活起来,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成了好朋友。   杜小蔓搬离了地下室,住进了我家。与其说是住进我家,倒不如说是上门做保姆。她主动承担了一切家务活,洗衣拖地、买菜做饭、整理房间……地板每天擦得光亮如镜,书桌柜台收拾得纤尘不染,就连阳台上几近枯萎的绿萝,也变得愈发绿意妖娆起来。   懒散如我,粗心如我,以前收拾房间总是走马观花,草草了事。而今杜小蔓的出现,让我知道,一个家原来可以这么的温馨,这般的温暖。   有时,我也会劝她别那么拼命,累坏了身体得不偿失。而她总是一边拖地,一边道:“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闲着我这心里就空落落的,还不如忙着踏实……”   有时,我也会偷偷帮她做点家务。而她发现后就立即抢过来,一把将我推进卧室,“我来就行了,你去休息……”   我对杜小蔓开玩笑道,“小蔓,你是不是上帝派来送给我的天使,特地来拯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而她总是嘿嘿一笑,闭口不答,又开始继续忙手上的活。她总是这般,不善言谈,话语不多,只是一副专心做事的样子。   【二】   后来,我帮杜小蔓找了新工作。因为我这个人事经理的介入,她很快通过面试,来我们公司上了班。   上班第一天,面对同事上下打量的目光,杜小蔓俨然慌了神。她支支吾吾道:“大家好……我……我叫杜小蔓……是后……后什么……”   “后勤部……”我在旁边低声提醒道。   “哦,对,是后勤部……”杜小蔓的声音,小的如同蚊蝇低吟。   哗!同事们开始哄堂大笑起来,那笑声仿佛颤动了整个办公室。杜小蔓尴尬地搓着手,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带着明显的不知所措。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谁再笑留下加班……” 话音未落,办公室的笑声已戛然而止。我轻叹一口气,一把拉着杜小蔓走了出去。   “小溪,让你看笑话了。我没事,我忙去了。今天第一天上班,我得好好表现不是……”说完,杜小蔓迈着步子,风风火火地离去了。   我愣在了原地,心里沉甸甸的。望着杜小蔓那因忙碌而不停游走的身影,我怎么也无法安心工作。我不知道她内心在怎样的挣扎,我也不知道她有多大的承受力,才能如此若无其事。总之,在这一瞬间,我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杜小蔓,帮我去楼下买杯咖啡……”   “杜小蔓,帮我洗下碗……”   “杜小蔓,帮我倒杯水……”   “杜小蔓……”   后来的日子,杜小蔓似乎更加忙碌了。公司鸡毛蒜皮的琐事,全落在了她一个人的身上。我总是看不惯这些骄横傲慢的同事,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而杜小蔓,每次只是微微一笑,有求必应,乐此不疲。她像一尾潜水的鱼,默默地游弋在这个水域里,为他人忙东忙西。   很长一段时间,日子就这样在一朝一夕、一笑一语里度过了。其实想想,这样也很好。没有大起大落的生活纠葛,我们的生活越发的温馨、安然。然而,生活就像在上演一场黑色幽默,这种安逸,却在那个清晨,一切都变了。   杜小蔓在擦桌子时,不小心打碎了公司的奖杯。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市长亲自颁发的先进文明单位的奖杯对于公司意味着什么。   “让她滚!立马滚蛋!……”这个胖经理俨然太激动了,他紧喝了一大口刚沏好的热茶,烫得直咧嘴。   “王总,这不公平……杜小蔓她真不是故意的,你再给她个机会……”面对眼前的胖经理,我有些底气不足。   “还跟我谈什么公平!林小溪,你看看你这人事经理都招了些什么奇葩。我看,她分明是来砸场子的!……”胖经理拍着桌子,仿若一头发怒的狮子。   “王总,你……”   话未出口,却被杜小蔓硬生生拖了出去,“小溪,我走就是了,别因为我伤了你们的和气……我也正打算回老家照顾妈妈,也不知道她身体怎么样了。你结婚一定要告诉我,我要做伴娘……”   “小蔓……” 我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一时间如鲠在喉,再也发不出任何声响。   杜小蔓离去的那天,下着绵绵不绝的雨。铅灰色的云层堆积在半空中,像是打翻了水墨的画布。一声火车的长鸣打碎了站台的宁静,零零落落撑伞的人,纷纷从站台的各个角落聚拢而来。   站台前,我和杜小蔓互相拥抱着告别。我分明看见,有种闪闪发亮的液体从彼此的双眼流出。   火车开动了,杜小蔓从窗户向我招手,扯着嗓子喊:“小溪!等我啊!我会回来看你的……”   我愣在原地,拼命的地点。小蔓,我相信。   【三】   日子在漫不经心地流逝,我开始学着杜小蔓的样子去收拾房间。每每此时,眼前总会闪现出杜小蔓的影子,仿若她未曾离开一样。   窗台上的那盆绿萝也变得更加生机勃勃,嫩绿的叶子渐渐舒展开来,沿着新枝,伸出盆沿,爬满了整个窗柩,小小的花盆俨然已经容纳不下它。   杜小蔓在电话里断断续续的告诉我:她的妈妈因病情加重,最终还是离她而去。而她为了遵从妈妈的遗愿,答应嫁给了同村的王胖子,那是一个老实憨厚甚至近乎木讷的男人。妈妈临终前告诉她,这样的男人靠得住。   听完这些话,我唏嘘不已。我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更不知道该作何回应,是捶足顿胸表示安慰还是笑着拍手祝福?而恰恰此时,我和男友已经订好了下个月的婚期。这个男子,我从来没想过会这么快遇到他,会这么快成为我谈婚论嫁的对象。然而,爱情来了无人能阻挡,也没有人能轻易地跨越爱情这条河。   于我来说,他是一个完美的结婚对象。温柔体贴,懂得浪漫,帅气的脸上总挂着一抹微笑。和所有热恋中的情侣一样,我们在一翻海誓山盟之后,准备携手步入婚姻的神圣殿堂。   在我结婚的前两天,杜小蔓特意风尘仆仆地从老家赶过来。她悄悄躲在楼下的一角,却始终不肯上楼。   看见我来了,她赶紧从编织袋里掏出两大包土特产递给我。接着又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卷用牛皮纸层层包裹的钱。那卷钱带着股汗液浓重的咸湿味道,我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几欲落泪。   “小溪,一年没见,你又漂亮了。我就不上去了,见见你就成了,地里还有活等着我呢。”杜小蔓一边说,一边几欲转身离开。   “等等!……”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我这才发觉,那是怎样的一双手啊?皮肤粗糙,像老树皮,还裂了好几道口子。   “小蔓,你不给我当伴娘了?……”我一脸疑惑,问道。   “嗨,算了吧,我可不给你丢人……”杜小蔓嘿嘿一笑,脸上尽是尴尬之色。   气氛在这一刻忽然变得好浓重,我忽然觉得我们之间出现了微妙的距离。为了打破这种尴尬,我提议两人一起出去吃饭。   【四】   这是个悠闲的傍晚,天空中的晚霞渐渐变换着颜色,由明到暗,由深到浅,直至消失殆尽。   “冷玫瑰”是我们常去的一个西餐厅,这里装修别具一格,每次走进都有无比熟悉的感觉。音乐在缓缓流淌,张学友用高难度的颤音,一遍一遍固执的唱着: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   城市傍晚的霓虹被关在窗外,两个人选个靠窗的位置点好餐。   我一边切牛排,一边漫不经心的问:“小蔓,你爱他吗?”   “啥是爱?……”杜小蔓一脸疑惑,问道。   “就是那种很自然的感觉,看见他你会心动。看见他,就想跟他厮守一辈子……”我若无其事的回答。   “这爱不爱啥的我还真不知道,我就知道他人挺老实,对我也好。能踏实安稳的过日子,这比啥都强……”杜小蔓半认真半含糊的回答,见我不说话,又接着问,“小溪,那你呢,爱他吗?”   我连连点头:“嗯,爱!”。   这时一男一女恰巧从我们座位旁经过,两人勾肩搭背,显得异常暧昧。女的用嗲嗲的声音小声说道:楼上包房那个女的太幸福了,那么大束的玫瑰,999朵啊,你这没良心的,9朵都没给我送过……”   男的俨然喝醉了酒,扯着嗓门喊道:“宝贝,我实话告诉你吧。这男的啊,我认得,是我们部门经理。名叫章一心。还一心呢,我看是花心才对。在公司都没少勾搭女人,这不,不知道谁家的姑娘又上套了。哎,还真不知道谁这么倒霉,会嫁给他……”   女的一把揪住男的耳朵,“你可给我老实点,敢学他,我可跟你没完!……”   这两人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进了我的耳膜,章一心,好熟悉的名字。是巧合还是?我心里一惊,不敢再想下去,拉着杜小蔓直奔二楼而去。   透过门缝,我看见了那张被玫瑰映衬得娇羞的脸倚在一个男人的怀里,那个男人正是我的未婚夫章一心。   一股热血直冲脑门,眼泪像绝了堤的河岸,哗哗直往外涌。两条腿象踩在棉花团上一样,动弹不得。   “小溪,你怎么了?”杜小蔓急了,抓着我的手,拼命的摇动。   “章一心……他怎么能欺骗我?我对他还不够好吗?……”我一边擦眼泪,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哽咽。   杜小蔓急了,一脚踹开包房的门。此时的章一心看见我进来,大吃一惊,双手颤了一下,一大捧玫瑰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狐狸精,敢勾引我姐妹的老公!”还没等那女子回过神,杜小蔓上去就是一巴掌。我看呆了,一股感动油然而生,这还是我心中那个唯唯诺诺的杜小蔓吗?   这个打扮及其妖艳的女人发出一声尖叫,叫嚣着指着我的鼻子嚷嚷:“敢找人打我!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你算什么东西?”说罢怒气冲冲的朝我打了过来。杜小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在了我面前,只听那个巴掌啪的一声,重重地落在了杜小蔓的脸上。   女人没打着我,心有不甘。转身朝章一心撒娇,“老公,我肚子疼,都怪她,你看啊......”   我彻底怒了,像个濒临崩溃边缘的疯子,正要冲上去,却被杜小蔓一把拉住了,“小溪,你是有修养的人,别跟这狐狸精一般见识。你人好,又漂亮,这臭男人早晚会后悔。我们走……”   【五】   那天之后,我和章一心彻底断了联系。但我还是没有轻而易举地走出挫败后的阴影,不得不说,在这场关于爱情骗局的游戏里,我始终都是一个失败者。   我像变了一个人,整个人不苟言笑,甚至近乎于麻木。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面颊浮肿,眼神空洞,眼皮有气无力地向下耷拉着。   郑州癫痫病患者的护理措施武汉羊羔疯哪里治疗癫痫应该如何急救?武汉主治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