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西湖雪景(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茶艺

从来谈论西湖之胜景的,大抵注目于春夏两季;而各地游客,也多于此时翩然来临--秋季游人就渐渐少了,入冬后,则更形疏了。这当中自然有所以然的道理。春夏之间,气温和暖,湖上风物,应时佳胜,或“杂花生树,群莺乱飞”,或“浴晴鸥鹭争飞,拂袂荷风荐爽”,都是要教人眷眷不易忘情的。于此时节,往来湖上,陶醉于柔婉芳馨的情趣中,谁说不应该呢?但是春花固可爱,秋月不是也要使人喜欢么?

四时的景色不同,而真赏风景的人各能得其佳趣;高深父先生曾告诉过我们:“若能高朗其怀,旷达其意,……揽景会心,便得真趣。”这是前人深于体验的话。

西湖的雪景,我见过两次:第一次是在十年前的冬天,初下雪的第三天。我于午前十点钟时才出去,一个人从家里乘车到湖滨,下车,走出钱塘门,经白堤,旋转入孤山路,沿孤山西行,到西泠桥,折由大道回来。此次雪本不大,加以出去时间太迟,山野上盖着的,大都已消去,所以没有什么动人之处。现在我要细述的,是第二次的重游。那天是09年的一月廿四日,因为在床上感到意外冰冷之故,清晨醒时,便推知昨晚是下了雪了。果然,当我打开房门一看时,对面房屋的瓦上全变成白色了,天井中一株木樨花的枝叶上,也点缀着一小堆一小堆的白粉。详细的看去,觉得比以前两三回所下的都来得大些,因为以前的虽然也铺盖了屋顶,但有些瓦沟上却仍然是黑色,这天却一色是白的了,并且都厚厚的,约莫有一两寸高的程度。

以前的雪,虽然铺满了屋顶,但于木樨花树,却好像全无关系似的,这回它可不免受影响了,这也是雪落得比较大些的缘故。我跑回房里,把他叫醒之后,他犹自带着几分睡意,“今天外面有没有下雪?”我回答他说:“不但是下雪,并且很大。”他起初怀疑着,直待我把窗内的红色布幔拉开,让他望见了屋顶才肯相信。“老公,我们今天到灵隐去吧?”我很高兴的拉起他说。他想了想“恩”的应了一声。我们在门口上车时,大约己九点钟左右了,时小雨霏霏,冷风拂人如泼水。从车帘两旁缺处望出去,路旁高起之地,和所有一切高低不平的屋顶,都撒着白面粉似的,又如铺陈着新打好的棉被一般,路上的雪已经大半变成雪泥,车子在上面碾过,发生唧唧的声音,与车轮转动时,磨擦着中间横木的音响相杂。我们到了湖滨,以前这条路线的人是相当热闹的,现在却很冷落了。当车驶过白堤时,我们向车外眺望内外湖风景,但见一片迷蒙的水汽弥漫着,对面的山峰,只有辨不清楚的薄影。葛岭、宝石山这边,因为距离比较近的缘故,山上的积雪和树木,大略可以看得出来,但地位较高的保傲塔,便陷于朦胧中了。到西泠桥近前时,再回望湖中,见湖心亭四围枯秃的树干,好似怯寒般的在那里呆立着。

车过西泠桥以后,暂时驶行于两边山岭林木连接着的野道中。所有的山上,都堆积着很厚的雪块,虽然不能如瓦屋上那样铺填得均匀普遍,那一片片清白的光彩,却尽够使我感到宇宙的清寒、壮旷与纯洁了。常绿树的枝叶上所堆着的雪,和枯树上的很有差别。前者因为有叶子衬托着之故,雪片特别堆积得大块,远远望去,如开满了白的山茶花,或如乡下的水锦花。后者,则只有一小小块的雪片能够在上面粘着不堕落下去,与刚著花的梅李树绝对相似。实在,我起初几乎把那些近在路旁的几株错误了。野山上半黄或全黄了的枯草,多压在两三寸厚的雪褥下面,有些枝条软弱的树,也被压抑得歪歪倒倒的。

路上行人很稀少。道旁农人的屋里,时而见有老人、孩子,在围着火炉取暖。看了那种古朴清贫的情况,仿佛令我暂时忘怀了我们所处时代的纷扰、繁华了。到了灵隐山门,我们便下车了。一走进去,空气怪清冷的,不但没有游客,往时那些卖念珠、古钱、天竺筷子的小贩也不见了。石道上铺积着颇深的雪泥。飞来峰疏疏落落的著了许多雪块,冷泉亭及其他建筑物的顶面,一例的密盖着纯白色的毡毯。一个拍照的,当我们刚进门时,便紧紧的跟在后面,因为高兴,我们便在冷泉亭旁照了两个影。好奇心打动着我,我悄悄地移着步向前走。老公也不声不响的跟着我。以灵隐寺到韬光庵的这条山径,实际上虽不见怎样的长,但颇深曲而饶于风致。

这里的雪,要比城中和湖上各处都大些,在径上的雪,大约有半尺来厚,两旁树上的积雪,也比来路上所见的浓重。曾来游玩过的人,该不会忘记的吧,这条路上两旁是怎样的繁植着高高的绿竹。这时,竹枝和竹叶上,大都着满了雪,向下低低地垂着。关于雪,“在竹林间最雅,山村寒夜,听雪洒竹林,淅沥萧萧,连翩瑟瑟,声韵悠然,忽而风力交集,一声脆响,风折竹断,就听哗拉拉雪花纷纷落地的呼呼声息”这种风味,即使不看只是听,已然令人陶醉。

在冬天,本来是游客冷落的时候。何况这样雨雪清冷的日子呢?所以当我们跑到庵里时。别的游客一个都没有,这在我们上山时看山径上的足迹便可以晓得的。而僧人的眼色里,并且也有一种觉得怪异的表示。我们一直跑上最后的观海亭。那里石阶上下都厚厚地堆满了水沫似的雪,亭前的树上,雪着得很重,在雪的下层并结了冰块。旁边有几株山茶花,正在艳开着粉红色的花朵。那花朵有些堕下来的,半掩在雪花里,红白相映,色彩灿然,使我们感到华而不俗,清而不寒;因而联忆起那“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的佳人来。登上这亭,在平日是可以近瞰西湖,远望浙江,甚而至于那缥缈的沧海的;可是此刻却不能了。

离庵不远的山岭、僧房、竹树,尚勉强可见,稍远则封锁在茫漠的烟雾里了。本来是在僧房里吃素面的,不知为什么,竟跑到山门前的酒楼喝酒了。老公不能多喝,我一个人也就无多兴致干杯了。在那里,我把在山径上带下来的一团冷雪,放进在酒杯里混着喝。服务员看了说:“这是山顶上的冰其淋呢。”

哈尔滨治疗癫痫比较可靠的医院有哪些?原发性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是什么癫痫发作时会出现暴力倾向么